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军同小说:我的战友,我的爱(完整版)

2015-12-26 14: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15| 评论: 0

摘要: 序言   故事的开始其实很偶然,我当兵了,当兵之前就喜欢看小说,看过许多文章,所以一直对军营充满着无限的幻想。也曾经问身边的床伴:“部队是那样的吗?”他曾经也当过兵,他说:“差不多,就是没有写得那么轰轰 ...
无标题文档

序言

  故事的开始其实很偶然,我当兵了,当兵之前就喜欢小说,看过许多文章,所以一直对军营充满着无限的幻想。也曾经问身边的床伴:“部队是那样的吗?”他曾经也当过兵,他说:“差不多,就是没有写得那么轰轰烈烈。”记得很清楚。那年四月,我心中的偶像南康白起自杀,让我失落了很久,我喜欢他文章中的美好,喜欢他那种惬意的生活。可是这件事告诉我,爱情是很脆弱的。所以那时我就下定决心,我要将我的军旅生活变得轰轰烈烈。

  第一章 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曾经我也是个坏小孩,喜欢在公园钓菜。我坚信李安电影里的那句话:“每个男人的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这句话让我坚持走下去。所以我一般都很自信,也就是这份天真的自信让我两年间吃尽了苦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好了,从头开始说吧。

  像许多军人同志小说一样,我的第一个目标也是我的新兵班长,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想法没什么可操作性。他练武,有肌肉,但似乎少了些许温存,总之不来电,所以计划还未实现就已经流产了。

  好了好了,不多说了,主人公该出场了。名字就叫秃秃好了。理由嘛,因为他头发少。

  对于当兵我一开始心里没什么概念的。也是第一次离开家,我尽量的照顾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过好每一天。新兵的几个月对我而言可以说度日如年吧。新兵班11个新兵,略略统计了一下,都有社会习气,而这种人正是我平时所摒弃的,可想而知处理起来要有多难吧。所以环比一群土卡卡而言,就有一个人浮出了视线,没错就是秃秃。我想要是放到现在也许他只能做浮云吧。但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有总比没有好。

  我们那时都十八九岁花一样的年龄,记得很清楚那时可以对任何人都大言不惭。他那时已经二十五岁了,好“老”,不过皮肤很白,为我多观察他奠定了一个先决的基础。手型也是我喜欢的那种修长型的。有点小气、挺搞笑,固执、偏激。开始总觉得他有点公子气,还有洁癖。但慢慢的我们谈了几次心。了解了他的过去,一个单亲家庭,所以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解释他性格中的某些缺陷了。有几次战友们拿我开涮,他也总能站到我这边。所以我挺感动的。最后,大家都起哄就管我叫了大嫂。纯属玩笑那种。

  其实我不是在这里不写细节,一是没有什么具体的事,二来有点琐碎。精彩在后面。

  在整个新兵排里,我一直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当然本能的反映有点躲着他,怕事情进展的太快不能把持。

  对于这个阶段的小小空白,我也只能爆料自己的一件糗事了。

  新兵的时候,我说实话不怎么合群那种,这群小子没事喜欢说说黄段子,熄灯后比赛打手枪什么的,我从来都是若无物。后来有一天,这几个小子算计到了我的头上,一个把风,剩下的人上下其手……哎。后果我自不必多说想必你们都能猜到。通过这件事。好像明明中我突然成了局内人,经常看他们一起做这事,还乐此不疲,当然我的角色永远是观众。顺应战友们的玩笑,久而久之所有的人都习惯了,包括我自己。偶尔战友们会说“秃秃,什么时候娶美女呀?”我也有时会打趣:“你认为咱们连谁最帅?”他们也早已心领神会,“那还用说,当然是秃秃了。”

  新兵下连后,会有许多不适应,不习惯,有抱怨,有委屈。基本上都交给了他,他也一样把倾诉的话都说给我听。但是关系还是淡淡的那种。

  同年三月我离开了,装载着我以前哀怨的部队,去大连学习。到了新的环境一切都要从新做起。不过相比较而言要比在本部队好待的多。生活突然间安逸了。又都是同届兵自然相处起来更容易些。我毛遂自荐的去了中的的板报组,又成功的担任了组长。我们组有二个帅哥,后来就成功的成了我的1号老公和2号老公。一个是唐山人。平时说话就和说相声似的。老逗了,人长大一般,但为人仗义。第二个是新疆人,自不必说长相了,那一身的肌肉就够让人垂涎的了。开始以好朋友相处,到哥们、在到老公。只是口头上说说那种,没有各位看客想像的那样。就这样宠着、爱着、玩着、闹着,度过了我军旅生涯中的第一年。总体而言我在第一年中还是比较单纯的那种。但风云变换。第二年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我九月份会部队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生疏之感。虽然以前都熟悉,但时隔一年,好像又有些陌生了吧。待了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分外不适应,这时可恨的秃秃又生病住院。一时间我便成了孤家寡人。这时我有选择了毛遂自荐去当文书。

  在当文书之前我们还迎来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光缆施工,我以前从没干过什么活,可想而知其中的压力和辛苦。不过除了每天的压力和辛苦外,还有种自由的氛围,这个是比较喜人的。我们以班为单位住在老百姓家,一个班一家,在一个村平均要待四五天左右。故事也就随之而来了。我们第二个站点是磐石的※※村。我们班去的那家是个养牛的,孩子到县里上高中住校。媳妇回娘家了,好巧。家里到很干净的那种,两个屋,晚上睡觉的时候问题出现了,炕有点小。不够睡,因为我比较乖,除了干活外都不用他操心的那种,就让我和那个大叔凑合着。大叔很爽朗的同意了。农村汉子喜欢裸睡,这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我就不习惯。但没办法,人家说了,他这炕今天烧的足,不脱了,容易上火。哎。没办法入乡随俗吧。说实话乡下人的身材真不是盖的,虽没有健身官里的那样分明,但已经不错了。哎。当时比较单纯也没多想。主要是没敢多想。在我昏昏入睡的时候,他才忙完,上床。问我困不?(你说呢?)他饶有兴致的打开电视,说老婆不在家,来点刺激的。(我猜到了)声音调的低低的。一个不错的外国片,以前看惯了,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有点困还是想睡觉。大叔可不一样,像个处男似的,小脸红红的,那下面涨的。最后也无视我的存在了,打了起来。为了发扬互相帮助的精神,我用了我的独门绝技。让大叔飘了起来。说实话耐力这不错,第二天我都差点没起来。把他乐的,晚上我们回来时,炒了几个小菜,说要和我们喝点。说我昨天受累了。说的我差点喷了。最后几晚,依然如故。他有点舍不得我们走了。哎。真没办法。最后班里人问我,他问什么这么客气,我只能说。他睡觉有毛病,爱被过气,专业的说叫呼吸间停。有几次都是我救了他。大家这才明白,班长还说“这几天辛苦了,下次让饽饽去”那饽饽的脸绿的。说不上他半夜上厕所看到了什么也说不定。不过没关系,重在参与嘛。

  第二章 我和球球的故事

  故事要从入伍第二年开始说起。

  那时我还是连队的文书。虽然白天很忙,任务量大,但让我唯一欣慰的是有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晚上9点以后熄灯了。连部里通常没那么早睡觉。连长和指导员总喜欢吃点什么夜宵之类的,无非是方便面和面包。要么看看电影,要么给家里打个电话。所以连部的灯总是亮着的,一直到很晚。我呢,这段时间是自己的。通常我处理完手头的任务后,把连部收拾一下。烧壶开水,洗个脸。充杯牛奶什么的。在部队,这可是相当的奢侈了。要知道,即使是最老的士官,也不等天天都用的上热水。唉。有一利就有一弊。虽然我不训练、不站岗、不劳动。看似很清闲有有实权。可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怎么能不滋补一下自己呢?呵呵。所以对现在的生活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好了,书归正传。我要介绍一下第一个出场人物,我简称他为球球。他比我高一届。是个士官了。我刚当新兵的时候,我们关系很好。他常常教我怎么样在连队生存。说实话我很敬重他。他是四川人,头发是自来卷。因为在部队不让留长发。短短的头发还打着卷,想一团钢丝球。所以战友们叫他球球。因为有鼻炎,所以说话闷声闷气的,再加上是慢性子,说话像没了电的录音机,慢慢的特别逗。

  我是个比较喜欢开玩笑的人,也喜欢闹。和球球也如此。我们连队的门岗叫“内卫”当然有些连队也叫“大值日”,我们连是每个班一天站内卫,自己班协调着站岗。一天下午,我刚忙完手头的事情,出去遛遛,发现内卫是球球,就去逗逗他。我走到他身后冷不防的抱住他(这个动作在部队很常见),然后咯吱他。但是还觉得不过隐就大胆的把手伸到他衣服里,去挑逗他,呵呵。当时没多想就是想逗逗他而已。谁知道他当时的表情特好玩。那种享受的神情好像真怎么回事似的。呵呵。我大喜,找到了他的软肋。以后就用这招对付他好了。后来想想“真的会有那么舒服吗?呵呵,那表情太逗了”。我还拿这件事取笑了他很久。呵呵。

  自那以后,我和球球的玩闹就开始了。我特别喜欢摸他的头发,卷卷的硬硬的,有点扎手。闻起来有种特别的香味,他虽然是老兵但却也不怎么生气,总是……(@^_^@)……羞答答的像个小媳妇。

  故事进一步发展,呵呵。说起来有点传奇色彩。那天团里通知新师长要来巡查,各部门快速反应,每个干部都若有其事的带着对讲机,哇哇的。好不忙碌,好像电影里的警匪片。全连大扫除之后,连里怕师长进门,帅全连战士,气势高昂的一溜烟儿的就走了。走之前还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相信你能出色的完成这次组织上赋予你的艰巨任务。”就消失了。全连只剩下我和内卫。呵呵。可巧的是内卫是球球。

  此时心里的感觉就像“嘿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感觉”我冲他一个浪媚的飞眼之后,他打了个寒战,嘿嘿。好像预料到了什么似的。我冷不防的上前一抱,他全身僵住了。我脑袋一热,把舌头放到了他嘴里,使劲的搅动,大概很久以后。我才放开他。他眼神呆滞。嘿嘿。完全蒙了。表情老有意思了。我再次进攻。这次他变聪明了许多。要紧牙关不让我进去。呵呵。这可难不到我。我很轻松的就撬开了。嘿嘿。胜利哦。

  当时我什么都没想,要是当时师长来我们连,看到我们,天。结局一定很有意思。可是老天帮我。那次师长没来。从那以后,我每次抱他,他都会条件反射的捂住嘴。但是由于个子小,力气也小。我几乎次次成功。太有成就感了。

  几天之后又是一个天赐良机,我的命可真好的不得了。

  我们团组织手榴弹实投,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就是投真的手榴弹。场地开设等内容自不必说。忙乎了好多天。可是没有我的事,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事要发生,连长问我:“你去不?”我说:“我投过就不去了”天。这么冷的天多冷呀。全连就我没去。哎。没有新任务,好无聊。这时候,外面站岗的回来了。是球球和另一个士官。呵呵。心里又起了邪念,想去“调戏调戏”他,我上楼到了他的班级,也就是他的寝室,他躺在一个空铺上,我一进门他就嚷着他困了。我们部队的寝室中间的两个上下铺是和在一起的,他旁边的上铺也是空的,我爬到了他旁边的空铺。他乎的跳了起来,把我放倒。“嘿嘿,老子不发威你那我这个班长当病猫呀,这几天你就没大没小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他便上来咯吱我,我岂能示弱。我把手一缩伸进他裤子里,抓住了他的弱点。嘿嘿。看你还嚣张。你顿了一下。也不示弱。也想伸进我的里面。我身子一扭一扭,他始终不得要领。最后甩了一句:“我也要,才公平。”小嘴一撅。我心想:“好吧,占了你那么多次便宜,让你一次好了。”我身子一挺,放他进去了,其事早就有反应了,要是没反应那就不正常了。他也有了反应。第一次,还是个老兵,曾经敬重的班长。心里好兴奋也好激动。我们上下运行着,他贴着我的耳边,脸红着小声的说了句“好大哦”,没多久,他便一泻千里了。那种沉醉的表情,太搞笑了。我握着手中的粘稠,对他说:“嘿嘿。你输了”他更搞笑的憨憨说:“嘿嘿。是我输了”

  后来,他班长休假了。全班除了他以外不是新兵就是上等兵。他住的是下铺。晚上,大约11点多,因为9:00熄灯。两个小时后,大部分人都会睡熟了。他也是,可大概这个时候我还没睡着。我就摸得他寝室。微微一碰,他就行了,说了句谁?好像警惕性多高似的,其实是自己害怕了。我搭了句。手便伸了进去。这样的生活过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我开始发现我喜欢上他了。渐渐的,我们在白天开始亲近了起来。还是像开玩笑的抱着他。

  重点说一次的对话吧。A是我A,B是他。

  A:我好喜欢你。

  B:我也喜欢。

  A:我的比你大,以后我就叫你媳妇(到现在也这么叫)。

  B:不你做媳妇。

  A:好。

  B:以后我把我的东西给你,我每天都要来看你有没有照顾好它。

  A:我也是。

  这段话以后成了常用语,“我来看我的东西”、“换我东西”……

  有一次,做的最海的。

  为了保持内务标准,他住到了上面的空铺。晚上我来了,我对他说我冷了,他就邀请我进来。那晚,是我们最……的一次。人真的不能太贪心,我们的相识总觉得是天命,但如果我每天都去,或者想办法,比如让值班员改岗本什么的,就往往不能如愿。

  还有一次不得不说,我们新来了个营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头几天喜欢不睡觉,各连各班的查铺。真巧我和球球在Z爱。只听门卡的一声,一束强光照射进来,我心想这下可完了,肯能是夜巡,谁知一看是营长,这更不得聊,我把他往被里一塞,他个头小,也看不出来,营长见我没睡还好心说,哎睡觉怎么不盖好被子,着凉了怎么办?晕,他居然没发现床下的鞋有好几双,终于走了,他吓的脸都绿了,为这事我还笑了好久。哈哈

  后来,他渐渐的疏远了我。当然偶尔的“相遇”还是有的。

  那天我起得很早,连部在一楼,厕所也在一楼,起来上厕所,后来内卫也进来上厕所。这次发现是球球。可他看到我后就不动了,直直的看着我。我没提裤子,他红着脸说:“你没有啊?”“我的不是在你那吗?”涛声依旧……

  再后来,他找我谈过。他说不想这样了。

  后来,经过了一段尴尬的时期。到我退伍才有所缓和,可是没有以前那样了。记得他送我。我忽略了别人,他哭了,我也哭了。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结局。现在想想看也不错。至少曾经拥有过彼此。虽然,很短暂,但我想这就够了。

1234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2-10 08:13 , Processed in 0.118007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