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短篇同志小说:一个人远走

2015-12-26 21: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48| 评论: 0

摘要: 我梦见了大熊。梦见我俩要搭不同的飞机,我去北京,他去一个我醒来后就忘记了名字的地方。 我们没赶上机场大巴,在跑的过程中失散了。我找他找不到,以为他已经赶上了飞机,没来得及道别就飞走了,就像几年前一样, ...
广州同志会所

我梦见了大熊。梦见我俩要搭不同的飞机,我去北京,他去一个我醒来后就忘记了名字的地方。

我们没赶上机场大巴,在跑的过程中失散了。我找他找不到,以为他已经赶上了飞机,没来得及道别就飞走了,就像几年前一样,没说再见。我沮丧地决定放弃我的航班,结果发现他没有飞走。

他带我去机场附近的他朋友家。

他要送给我一本书——我曾经送给他一本书。递给我的时候是翻开的,翻开的那一页他手写了一段文字——我曾经送给他一张亲手画的贺卡。他没说别的话。我双手接过来的时候,书合上了。于是我一页一页地翻,要把他写了字的那一页翻出来。可是我从头到尾翻了个遍,始终找不到那一页。我很着急。我觉得那段话肯定很重要,或许他在里面表白了,他要和我破镜重圆。我看他的表情和态度,对我不亲热也不冷漠。他的朋友倒是在旁边对我很热情,像是在我和大熊之间打圆场,撮合我俩。

在没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之前,我醒了。

我在一次唱歌活动中,认识了大熊。

计划要来唱歌的人原本没有他。快下午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说他也要去。他还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条件,问我能不能把消费发票给他。

他问清了地方。我指示他坐什么车到哪里下。我们已经唱了几首,他才发短信给我说到公交站了。我就蹭蹭蹭下楼去接他。

我看到一个个头高高的人站在公交站,一眼就确定他就是要接的对象。我淡淡地说了句:跟我走吧。我没有问他是不是我要接的人,他也没有问我是不是认错了人,就跟着我进了包厢。

房间里的沙发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同志。我拨开人群,给他腾出一个靠边的位置。大家都自顾自玩得比较嗨,我也就没有拉着他们一一介绍,只是让他跟周围的人互相介绍了一下。

我站了一会儿,想坐下,已经没有位子了。我选了张人肉沙发,坐在了一个好朋友的大腿上。

没坐多久,朋友就开始嗷嗷叫,埋怨我太瘦,磕得他骨头痛,叫我换双大腿坐坐。一边说一边就把我往旁边的大熊身上推。我也顺水推舟地往大熊身上挪,还转过头问他:坐一下不介意吧?

他笑了笑,说坐吧坐吧不要紧。

朋友使劲儿掐了我一把,说我就知道占别人便宜。

整个下午我多数时间是坐他腿上的。他毫无怨言,充分发扬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没喊一声苦,没叫一声累。我偶尔还把身子朝后仰,靠着在胸膛,完全地放松下来,毫不客气地把整个重量压他身上。

他没有唱歌,我也头一回没了唱歌的兴致,坐在他身上看别人唱得鬼哭狼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0-19 10:26 , Processed in 0.075004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