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爱上我的帅气下铺室友-明子

2015-12-3 16: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40| 评论: 0

摘要: (一)   在聊天室里,我的名字叫做“扑火”。   碰见我的人,通常对我的名字会有三种反应:第一种人会开门见山的对我说:“来吧,我想我应该有能力扑灭你的欲火。”对于这样的回答,我一般只会奉上一句“回去吃你 ...
无标题文档

(一)

  在聊天室里,我的名字叫做“扑火”。

  碰见我的人,通常对我的名字会有三种反应:第一种人会开门见山的对我说:“来吧,我想我应该有能力扑灭你的欲火。”对于这样的回答,我一般只会奉上一句“回去吃你自己去吧!”然后就此打住。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第二种人会很好奇的问我:“你的名字好奇怪,是根据《大话西游》的台词来的吗?”可还不等我很耐心的解答这个名字是来自王菲的一首歌时,那边已经很主动的发出了一串诸如“21/172/54,0”之类的数据,紧接着又是一个很可爱的问号,不过我总是让他们失望。

  只有极其少数的人会问:“喜欢王菲,还是觉得有感触?”于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聊天才算正式开始。

  前两种人总是充斥在这个网上,谈着一场场或真或假的恋爱,而我却总是在聊天室里等待着第三种人。我会与他们聊《红,白,蓝》,聊我以前在电台做VJ的种种遭遇,聊BJOKE的音乐,聊爱喝的饮料,聊蒙克,以及聊那些与我擦身而过的人。这些聊友通常年龄都在25岁上下,所以也才会这么感性,而在他们认识我后,却又因为我找的那些话题,而总以为我是一个2 8,9岁,小资情调严重的单身男子。这对于他们来说,无不是相当刺激的,与一个经济有保障的成熟男人发生一些暧昧的故事,足可以为他们的人生阅历多添一笔。以至他们不管我愿不愿意,就会叫我“大哥”。而其中的某些与我相当熟捻后,也就意味着我们快结束了,原因只是一句话:我们见面吧。

  其实我只是一个19岁的男生,在一所还算是名牌的大学里消费着我的四年。电影,音乐,上网是我消遣的方式,我也只敢在网上和那些网友玩玩文字游戏,而不会接受任何一次见面,因为我不敢犯规。我在别人眼里要么就是“那个口袋里塞满了糖果,看蜡笔小新的可爱男生”,要么就是“神神秘秘,懂好多东西的傲慢家伙”。没办法,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源自我的双重人格,我每天要么扮演穿的红红绿绿的“飘”男生,要么就塞上耳机,放上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旁若无人,面无表情的穿梭于校园中。因此人们对我的了解也就是这样一半一半的了。

  只有明子知道我在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样的心态出现,也只有他,会调侃的称我为“吹泡泡糖的顾城”。

  (二)

  明子是我的五个室友中的一个,睡我下铺。

  我一直都用“惊为天人”来形容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感受。因为在这之前,我想能来我们学校读书的男生应该都是些脸上的青春痘可以用铲子来铲,头上的油可以下面的极品,而他,却着实给了我一惊:一张相当帅气的脸,干干静静,欧式眼窝里却偏偏生了一对中国古典的凤眼,一个相当挺拔,直翘的鼻子,还有很薄很细致的唇。更要命的是,他还会像传说中的男主角一样,随时来一个懒洋洋的微笑。不管以什么标准,都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

  也许因为这样一个前提,我就发现我爱和他接近,爱听他拨弄吉他纵情的嘶吼,也爱和他胡侃乱扯,然后争执不下,扭抱在一起,这些也许很有趣,但我却没发现,我正在向一个无法预知的深渊滑去……

  明子在我生活中对我处处照顾,比如他总是会帮我洗我永远都洗不干净的衣服,然后在干了以后,按标准的叠法放在我的床头;只要有他,我的水杯就永远不会是空的,我也不会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大吵或明晃晃的灯光扰醒睡眠。对于他的这种关怀,一开始我总是战战兢兢,不知所措,直到后来他告诉我说因为我比他小,所以他照顾我是应该的,我才心安理得。

  有了这些契合,我自然而然的把他列为了我的VIP,我细心的记下他的所有嗜好,习惯,对每一天他说过的话都反复温习,然后故不经意的提起,再微笑着看他大吃一惊的模样。

  我在他面前总是很透明,我会告诉他我一天中的林林总总,告诉他我所有的经历,也不知怎么的,那些曾经让我哭泣,疯狂的过往,在他面前,却能被我轻而易举的说给他听,也许是他有一种无可抗拒的安全感。但是他却从来不会对我说他的任何事,他的生活,我只能从一些片言只语中推断所有关于他的一切。有好几次,我都对他抗议他这种“不平等”的态度,每到这时,他总会说:“没有人要求你给我讲你的事呀,所以我也就没有必要交换我的。再说,你认为朋友间友谊的建立是靠互相占有秘密而来的吗?”随即,马上就以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结束争论。对于他的说辞,我无话可说,是呀,他没有要求我说,是我自愿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等,我相信有一天他会向我敞开心扉的。

  而这一天,让我一等就是一年。在这一年,我和他各自经历了一场场分分合合,也都迷茫过,困惑过,但也只有我,还在期待那一天。终于是在一个只有我们两人的夜,他说了许多。

  我心中他的形象也丰满起来:这是一个幸运的男孩,从出生就受到多方眷顾。尤其进入中学以后,简直就是校园明星,受到女生疯狂追逐。而他在过去,也曾有过两段不算精彩的故事,也有一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女孩……听完这些,我想笑,因为我成功了,他终于对我心不设防。但,我又想哭,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那个还惦记的女孩有点耿耿于怀,酸酸的。我被我这种可怕的念头吓着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占满了我全身,于是,我克制自己什么都不想,我告诉我自己那种酸楚的感觉是来自于我和他同样的回忆,不是为什么别的!

  我感谢他对我说的这些,他回报我一淡然的微笑,告诉我:“没什么,因为我们是好兄弟。”

  好兄弟?这个词恰当吗?我们只是注定的兄弟吗?我又有点想哭了。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2-10 08:17 , Processed in 0.126007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