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同志小说:宅男情人

2015-12-28 20: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50|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黄诚荣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小蛋糕,小蛋糕是最小的六寸,做成了圆型,蛋糕店的老板附送了生日快乐的蜡烛、切蛋糕的刀子、碗盘,算是该附的,店都附上了。   他买了巧克力的口味,因为他不知道魏方城喜 ...
无标题文档

第一章

  黄诚荣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小蛋糕,小蛋糕是最小的六寸,做成了圆型,蛋糕店的老板附送了生日快乐的蜡烛、切蛋糕的刀子、碗盘,算是该附的,店都附上了。

  他买了巧克力的口味,因为他不知道魏方城喜欢吃什么口味,他想巧克力是一般人都能接受的口味,方城应该也不会排斥吧。

  想起魏方城英俊的身影,他的脸庞不自然的浮起一阵红晕,就算是大学同班,但是他跟魏方城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大学又因为课少,他们的朋友都是不同族群的人,所以彼此几乎没有交谈过。

  但是就在升上大四时,也大概是三个月前,魏方城跟他同课的讲义忘了带,他硬挤着坐他身边,他英挺的身高,就算只是坐着,也比他高了半个头,身上洒上淡淡的男性香水味,让他几乎不能适应。

  是听过魏方城很花心,也常常有外系的女生等他下课,才是大学生的他,已经开着双B的轿车,身上也多是名牌,他所在之处,就会听到笑语如珠,好像他的身上发着光,会吸引他人与他结交。

  他听说过他家很有钱,是个小开,来往的也多是浮夸的同学,但是实际上认识之后,他才知道那些都是流言。

  魏方城是个正直、很有内涵的人,第一次跟他讲话,因为紧张,又因为不太认识,所以他几乎口齿不清,从乡下到北部来求学,他不太能习惯北部的同学能够口若悬河,立刻跟别人打成一片,他这个乡下小孩就像土包子一样。

  因为口齿不清,他在他面前出尽了糗,但是魏方城一点也不以为意,他们在那一天成为朋友,他没有想过自己内向的个性,竟然能够跟富家子弟,既外向又健谈的魏方城成为朋友。

  渐渐的,他能够跟魏方城谈他自己的梦想,他说他很喜欢读书跟音乐,希望在自己的保守封闭家乡有朝一日可以盖一座图书馆与视听馆。

  他可以跟他分享自己看过的书籍,不怕他嘲笑自己沉溺在书中的幻想世界,才一个月的时间,不知情为何物的他陷入了爱河。

  被魏方城第一次亲吻时,让他几乎眼眶涌出了泪水,他从没想过魏方城这样的男生,竟会接受同样是男生的他的感情。

  才第三个月,魏方城已经抱了他,他不太适应这段恋情的速度,魏方城却告诉他这很正常,大家都是这样,但是这段恋情来得太快、也太过于躁进,让他有点害怕,怕这像美梦一样,很快就会破灭。

  今天是魏方城的生日,他的家庭并不像魏方城有钱,父母亲还是老派的作风,认为助学贷款就是借钱,正当的人死也不能借钱,于是他的学费都是家里一分一文省下给他缴学费的,家里务农,并不宽裕,他的生活费就靠打工,并没有多出来的闲钱可供挥霍。

  但是这是方城的生日,再怎么没有多余的钱,他也希望能跟他一起过生日,于是他瞒着他,带着最小尺寸的小蛋糕,希望能为他庆生。

  魏方城家里在台北最繁华、最贵的路段,捷运、公交车都可以到达,为了省钱,他挑了公交车,下车后还要走一段路才会到达,他很小心不让小蛋糕碰撞到,所以紧紧的抱在胸前,他可以想象魏方城惊喜的面容,这段想象就带给他无数的快乐。

  魏方城有给他门卡,警卫也见过他几次,并无刁难的让他上了电梯,他拿着魏方城给他的钥匙,轻轻打开门,才一开门,就听见客厅里传来十分喧闹的大笑声音,跟电视的声音,看来方城在款待朋友。

  “有你的,方城,哈哈哈……”

  “是啊,方城,你简直是太神了,这种不可能的任务你也能达成,电影不应该叫汤姆克鲁斯演,要叫你去演啦!”

  第二个说话的人声音又尖又细,是同班另一个同学,黄诚荣不太喜欢他,总觉得他目中无人,不把别人当人看。

  “方城,三个月够了吧,我好无聊,都不能打电话给你,你说你要怎么赔我。”说话的是女音,而且声音很娇嗲,听起来就像赖在男人的身上撒娇。

  “赔你?叫方城买个最新的凯莉包给你,或是寒假带你出国玩……”

  “你这死阿四,没人问你,我在问方城,而且方城才不会那么小气,他一定是两个一起给我,才不会叫我选凯莉包或是出国玩,对不对,方城?”啾的一声,女孩子亲吻的声音非常响,让那些男生全都笑成一团。

  因为电影的炮弹音响非常响亮,黄诚荣开门的声音没有被这里的任何人听见,他们又坐在不会看见玄关的地方,黄诚荣却透过装饰用的玻璃,看清了客厅的人。

  里面大概坐了六、七个人,全都是魏方城常常在一起的朋友,唯一一个他没见过的,是个非常漂亮的女生。

  她长发垂背,化着很美的妆,身穿小可爱跟七分裤,她坐在魏方城的膝头上,她两手按着他的肩,魏方城一手环着她的腰,正在抽烟。

  他脑袋一阵晕沉,纵然再搞不清楚状况,但是光看两个人的坐姿,就可以明白两个人绝非只是普通朋友,更何况女孩子刚才的话,若不是男女朋友,也不会要求对方送东西给她。

  “方城,我下次不敢跟你赌了,连男人你也骗得下去,我这次输得心服口服。”

  说话的又是另外一个男生,不是他班上的同学,却常跟魏方城在一起,魏方城不置可否的笑笑。

  别的男生凑上前插话道:“等等,还不算方城赢,一个月要亲吻,三个月要钓上,你们到底上床了没,要上床才算真正的赢。”

  “拜托,别说那么恶心,还真的跟那个阴沉的丑男上床,你以为方城那么没有身价啊。”

  刚才的男生一脸邪笑,“不管,当初就说好了,赌一万,只要能把上黄诚荣,我不只给一万,还随传随到,要叫我帮方城洗脚都行。不过当初有说好,一个月要吻,三个月要上床才算,方城也说可以的。”

  “一个月已经吻了。”魏方城终于熄了烟说话了。

  那群男生再度笑成一团,“你真吻得下去啊,方城,那个阴沉男,连一个人吃饭的时候,还会对着天上的云微笑,我看他脑袋有问题,而且那家伙一看就知道是童贞啦,你吻他的时候,他有没有咬到你的嘴唇?哈哈哈!”

  魏方城浓眉微皱,“说话能不能斯文点,你们都是读书人。”

  “噗!哇哈哈……,方城,这个绝,你跟那个阴沉男在一起三个月而已,说话方式就变这么奇怪了。”

  旁边的人听魏方城的说话,更是笑得前俯后仰,狂笑得按住肚子,就像肚子笑得很痛、很难受。

  魏方城被笑得有点火大,他脸上有点涨红的怒道:“我才没受他影响,那种同性恋,要不是打赌,我连看也不会看一眼,好了,你们要知道事实是吧,对,上床了,还不只一次,总共三次,他一上床,就任我宰割了,乖得很,叫他吻就吻,叫他舔就舔。”

  旁边的男生全都发出怪叫声,那个漂亮女生笑得花枝乱颤,“真的假的,方城,你真的跟他上了。”

  “当然上了,我打赌从来没有输过,我们第一次是用后背位,因为很痛,他还哭了,第二次是用正常体位,第三次是在这个沙发发生的,你要我讲得多详细,我都讲得出来。”

  为了以示真实,他甚至发出了豪语,愿意讲出详细的内容,而站在玄关的人,却无法制止的脸色苍白。

  男生的怪叫声更大声了,“不会吧,是你编的吧,那我问你,插男人的感觉如何?他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没特别爽,他毛很少,那个地方的尺寸大概这么大。”他用手指圈成了一个圆型。

  魏方城的爽快回答让这群男生笑得几乎脱力,女生则是乱叫恶心的高声叫着。

  黄诚荣退了一步,再退了一步,他浑身颤抖,因为太过震惊,所以他扶着墙壁才能行走,他的脚虚软得就像不是自己的,若不是怕被里面的人发现,他可能会当场跌在这里,再也无法行动。

  “才三个月就上了人家三次,你真是恶男啊,不过真的在这沙发上做过吗?”

  “当然是真的,气氛正好,而且那一个晚上,他眼睛湿湿的看我,一副就是想要我上的样子。”

  “哈哈哈……,你真敢说,把人家说得这么淫荡,不过也看不出来那个阴沉男会这么大胆。”

  黄诚荣终于走到了门口,他无力再负载手中捧载的重量,蛋糕留在了门旁,他快速的搭了电梯下楼,还未走到一楼的公共场合大厅,他就已经干呕起来。

  “你不舒服吗?需要帮你叫救护车吗?”

  警卫眼尖的发现他苍白的脸孔,立刻就扶住他,黄诚荣捂住嘴,他眼里含满了泪水,急忙摇头:“我没事,没事。”

  “帮你叫救护车吧?”

  “不必了,请帮我叫出租车就好。”

  这里他一分一秒也待不下去,他坐进被call叫来的出租车,拿出原本不多的伙食费缴了车钱,才进了自己租的小房间时,他已经嚎啕大哭起来,他掩住脸,羞愧得几乎想要自杀,泪水从他的指缝滑出,顺着手掌,流下袖口,湿透了整个袖口。

  泪能流干,但是破碎的心却再也无法拼凑完整……

  五年后。

  “很好玩,这个新游乐园的声光歌舞弄得很豪华。”说话的女人,一身流行的打扮,就连她的眼影,也是今年新春最流行的苹果绿,擦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的确很诱惑人。

  她正在讲上个周末跟她男朋友到某个知名游乐园去玩,她说话很大声,目中无人的态度,让午休想要休息的女职员林依丽忍不住瞪她一眼,要她识相点,别打扰别人,不是每个人都想听她跟她男朋友的事。

  坐在她身后办公桌的黄振洋却依然双臂合拢可以睡着,这让林依丽差点笑出来,她没见过这种男人,一脸呆样,他也是李爱芬进办公室以来,唯一没对她大流口水的男人。

  也幸好他没对她大流口水,要不然以李爱芬的恶毒嘴巴,一定会把黄振洋批评得一文不值,只要她看不上眼的男人,都逃不过她毒嘴的修理,这女的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留些口德。

  黄振洋,长得非常的其貌不扬,他学历只有高职而已,他已经算这间公司元老级的人物,却还是普通职员。

  他办事效率不差,只是不会抢功,就好像他非常安于现状,是个一点野心也没有的男人,好像能过这种平凡的生活,就是他最梦寐以求的日子。

  也怪不得啦,像这种胸无大志的男人,怎么可能交得到女友,林依丽也曾经大发慈悲,想要介绍自己的几个女性朋友跟他认识,但是黄振洋这个人可奇了。

  平日工作还算头脑清楚,但是只要一讲到要介绍女朋友,他就像哑巴一样,露出满脸蠢样,简直要气死她。

  结果她的朋友没一个看得上他的,只好继续他孤家寡人的生活,而他自己好像也没多大意愿交女友。

  有时候她真的是可怜他,虽然黄振洋不爱讲他自己的私事,但是她与他工作久了,能够断定他在台北没有亲人,再加上生活单纯,所以他的社交生活非常狭窄。

  她能做的唯一方法,就是常找他来她家,跟她与她老公吃个饭,以免他一个人在假日寂寞孤单。

  “对了,你们有看报纸吗?就是龙野集团的小开,他长得好帅,我们公司不是接下龙野集团的设计广告吗?今天他要来我们公司开会耶。”

  他们公司并不是广告界的大公司,这次竟破天荒的能接下龙野集团的设计广告,这就像一剂强心针一样,让全公司的人都振奋极了,除了一脸呆样的黄振洋。

  不过反正他本来就是个慢半拍的人,所以也没有人想要理他的反应。

  林依丽终于发现,为什么李爱芬今天穿着薄衫的洋装,也为什么今天的妆特别的精致好看,原来是小开要来公司,她当然想要试试能不能好运攀上。

  林依丽摇了摇头,真受不了她。她要趴下休息一下时,却忽然发觉了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就是午休时一向睡得昏头的黄振洋站了起来,他走出了公司门口,就像终于受不了李爱芬的多嘴。

  “您好,魏总监。”

  魏方城身高非常的挺拔,让广告设计公司的经理还得仰头看他,他露出公事化的微笑,“你好,我这次来是要商谈有关于公司这次新推的产品,所要呈现的广告印象。”

  “是,请到会议室来,我们有专员为您解说。”

  魏方城的到访,让公司里的女职员频频补妆,李爱芬这个平日认为倒茶是小妹做的事,竟然抢着要到会议室倒茶,看得林依丽差点笑死。

  “喂,黄仔,你清醒了没?那就是那个老是跟明星混的小开。”

  盯着手里的报表,魏方城进来所引起的骚动,对黄振洋一点也没影响,他照样做他的事情,写他的企划书,而林依丽一向叫他黄仔。

  “男人长得那么帅又有男人味,怪不得明星倒贴也要贴上他。”

  林依丽叹息的道,虽然她已经结婚,老公长得也算不错,但是看到帅的男人,还是心口忍不住怦怦乱跳。

  “那种老跟明星混的男人有什么好。”

  他的说话非常小声,林依丽没听过向来沉默的他会批评别人,她一愣,黄振洋却又一脸平静的写着公文,就像刚才批评的话不是他说的。

  林依丽大大叹口气,黄振洋人长得丑也就罢了,平常也不打扮,又配上最丑、最不合他脸型的眼镜跟发型,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会议室的门被经理打开,经理朗声道:“黄振洋,你进来一下。”

  黄振洋呆愣了一会,他慢吞吞的移动椅子,进入会议室,会议室人人望着他,经理更冒着汗,朝他眨眼示意,暗示他别说错话,一边介绍道:“魏总监,这份企划书是这位黄振洋所写的。”

  魏方城愕然,眼前顶着一头乱发的男人,根本就是他从未见过的可怕人种,他的头发不是那种设计感太前卫的人设计的,就是路边巷口初学美发的小妹妹剪的,岂止不适合,简直只能以恐怖来形容。

  而他的品位也极有问题,穿上最不适合自己的衬衫,色彩更是乱七八糟,连领带地摊一百元买来的,恐怕还比他有品位多了,他不敢相信这个人竟设计的出如此美丽的文案,当初就是这个文案,让他选择了这间业界里的小公司。

  “这是你设计的文案吗?”黄振洋好像认不出自己的作品,他看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话,他慢吞的行为虽然公司内众所皆知,但是不代表魏方城受得了他的温吞,害得经理又流下更多的汗水。

  “是,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我觉得很好,想要采用这份文案,可是感觉这份文案还没有完成。”

  “嗯,是还没有完成。”

  黄振洋的回答让为魏方城露出爽朗的笑容,“可以在下个礼拜前完成吗?这个新产品的推出,对我们公司开始进入美容保养界有非常大的帮助。”

  黄振洋将头低下来,嘴唇嗫嚅了几下,他非常小声的道歉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什……什么?”

  这句大吼声不是魏方城出,而是经理气得快要心脏病发的狂吼声,黄振洋是他们公司学历最低,偏偏他设计的文案常能得到客户的认同,所以虽然他慢吞个性让人难以忍受。但是他在公司还稳如磬石,怎知到了公司有大客户的最重要一刻,他竟然得罪大客户。

  魏方城露出满脸茫然,但是他并没有很生气,他只是很错愕,他有多少年没听见他人的拒绝,只听见旁人的奉承声。

  就在那一霎间,黄振洋低下的眼神与他相对,不知怎么回事,他心口猛然一震,那是绝望眼恨意一点一滴积聚而成的眼神。

  一霎间。那眼神再度消失不见,变成了原本的空虚、空白的眼神,好像黑洞一样,什么也填不满。

  “为什么不能做?”魏方城的声音放轻,望着这个绝对称不上好看的男人。

  “因为我想不出后来的创意该怎么做……”

  他的回答非常的微弱。就像他的人一样卑微,经理立刻踏前一步,朗声道:

  “没问题的,请交给我们团队,我们会以这个设计样稿为基础,将它完成。”

  魏方城迟疑了了一下,望向黄振洋,黄振洋将头看着地板。他弯着肩膀,曲着腰身。整个人好像要变成融入背景的影子,他没看过有人这么没有存在感的,或者是试图让自己这么没存在感。

  经理立刻把他的身影挡住,怕引起他的不悦,连忙陪笑,“魏总监,对不起,他很少开会,所以非常紧张,请您不要介意,而且您公司这次新产品的设计也不是全由他负责,如果他让您感到不愉快……”

  他举起一手,让经理滔滔不绝的话停下来,这此一年来社会的历练,让他已经不是当初的毛躁小子。

  “我没有感到不愉快。”

  “是,您大人有大量,当然不会跟我们计较。”

  经理又长又臭的话让他觉得不耐,他的眼光再次绕过经理的肩膀,看向黄振洋,黄振洋已经走到门边,他小声的打开门,然后消失在门口,就像他从来没进来一样。

  “等一下,难道不能请他负责这次的文案吗?”

  经理皱起眉头道:“魏总监,我们公司有刚从美国一流广告设计公司回来的人才,而黄振洋才不过高职学历,他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么大的企划案,我想他不太适合领导整个团队。”

  他是客户,无权要求对方的团队使用什么人,他站了起来,“那我再考虑一下。”

  此言一出,让经理脸色惨绿,考虑的意思,就是可能不会将这笔生意给他们做。毕竟双方没有签契约,这次只是先行的讨论而已。

  魏方城走出会议室,黄振洋无精打采的坐在办公桌前振笔疾书,并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周遭环境的骚动。

  魏方城再度的看他一眼,他终于也抬头望着他,只是他的目光宛如行尸走肉,毫无生气。

  魏方城没有看过有人有这种宛如死人般的冷寂眼神,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他虽不是针对他,但他眼里有股东西,让他背上窜起了凉冷,更让他回想起不堪回首的凄惨往事。

  他笔直的走出了这家公司,司机已经在楼下的停车场待命,他坐进了轿车里,揉揉疲累的双眼,一见到那双冷寂的眼睛,他怱然觉得好累、好累,就像他多年前的心境一般。

  只是再多的懊悔,也无法挽回那段伤害别人的日子,纵然他一直告诉自己一切已经过去。其实发生过的事,还是深深的刻画在他的心里面。

  “先生,您累了吗?”司机关心问道。

  “只是眼睛酸而已,开车到妮妮那去吧。”女色是他现在唯一的慰藉,妮妮的撒娇跟可爱之处,让他能暂时抛开烦人的公事。

  “是。”

  车子驶出停车场,魏方城闭眼休息,却在一片黑暗中想起那个丑陋男子宛如死人般的眼神,跟他设计文案里活泼可爱、曼妙存光里的情景完全的相反,让他几乎不敢相信他那么满意的文案,竟是由一个像是死人一样的人设计出来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8-19 03:13 , Processed in 0.092005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