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警察同志小说 刘所长和周老板的故事

2015-12-29 11: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194| 评论: 0

摘要: NO1   我叫刘毅,很通俗的名字。在30岁之前,认识我的人叫我小刘。步入不惑之年,我捞得一个芝麻官,他们叫我刘所。我毕业于暨南大学行政管理专业,东莞本土人士。   认识周岩的时候,那年我32岁,他37岁,我们 ...
广州同志会所

NO1

  我叫刘毅,很通俗的名字。在30岁之前,认识我的人叫我小刘。步入不惑之年,我捞得一个芝麻官,他们叫我刘所。我毕业于暨南大学行政管理专业,东莞本土人士。

  认识周岩的时候,那年我32岁,他37岁,我们都是70后的人。那时我们都已婚,各自有小孩。我的是boy,他的是girl,我们孩子是同一年出生的。

  第一次见周岩,他并未引起我注意,这个皮肤白皙,但矮矮胖胖,一副色迷迷表情的中年!一看他,觉得他是烂醉在饭桌上的生意人。

  周岩工厂拖欠工人三个月工资,工人罢工,整天有人到我们单位投诉。我们发过警告涵,要求尽快处理问题。一个星期过去,问题还是没解决,我不得不亲自走一趟。2007年起我调到东区,负责这块劳动事务。这也是我第一次走进周岩的厂,那时他厂规模不大,七八十人的用工。

  我们穿了制服过去,周岩很识趣,拉我们进招待室招待。我们前来的目的,他自然了解。周岩的厂是生产手机外壳,主要供应到深圳去。合作的都是山寨手机厂,这意味着风险高很多,因为山寨厂实力有限,说倒闭就倒闭。周岩工厂发不出工资,因为一宗大买卖,对方迟迟未付货款。

  第一次见周岩,他满脑烦恼,工人罢工,生产线断了,天天有人闹事,行政部门像只母老虎,整天来唬人、施加压力。

  这样的故事我们听多了,不能尽信。然而我们拿工厂没办法的,我们要做的就是留意老板会不会把值钱的东西带走跑路。

  我们的交流都为彼此的工作,谈不上交情。对方没留我们吃饭,我们看到他们实在困难,又无能为力,只好拍拍屁股走人。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让下属到周岩的厂走一趟,看有什么情况发生。大概到了第五天,周岩的命运逆转了。他终于追回那笔货款,他有钱给给工人发工资了,而且一分不欠地发。工人罢工闹事瞬即停息。工厂的待遇也不差,此事之后周岩给工人调高基本工资,工人因此都留下来继续工作,事情从焦急的状态恢复平静。

  祸不单行,周岩很倒霉,也没过几天,他厂又出事了。有个工人心肌血管堵塞,夜间死在宿舍里。死者是本地人,家属认为是工伤,向周老板索要赔偿。周岩据理力争,认为死亡跟他工厂无关,只愿意赔抚恤费。东莞本地人普遍有排外思想,死者的家属就到处找关系,“托人办事”,非要按工伤来赔偿。结果,当官的也欺负到外地人头上来了。

  事情闹大了,司法介入。周岩向我们劳动管理所求助,要求事情按程序走。周岩开始请我们吃饭。那阵子,他对我甚至可以用阿谀奉承来形容。

  有天夜里,周岩独自来到我家,悄悄给我送一万块现金。这属于外交手段,对很多事情来说,它很有力。那晚,给我说了他创业的辛酸史,冲着这些感动,钱我没拿,但我拍心口,答应帮他办事了。

  这事最后鉴定工人死亡为非工伤,风波平息了,周岩只赔偿死者家属两万元抚恤金。为解决此事,我不但没赚,还倒贴一笔“人情费”。

  通过这件事,我跟周岩关系自然好了起来。

  我的小舅一直在做点小生意,那年他回东莞也搞山寨手机。有一天,小舅问我有没配件生产商,我便联系周岩。周岩为了报答我,给我小舅以最优惠的价钱生产了一批手机配件。人情就是这样生产出来的,人情的好处是从迈出不计较的第一步开始。

  有一天,我们办完了公事,一间大厂的老板请我们吃饭,然后唱K、桑拿。这是人际关系所需。在江湖,有时也是身不由己,上下半身都要豁出去。

  那晚喝了很多酒,我感到头晕脑胀,进了房间后,我又穿上衣服出来要热饮。小姐本来要帮忙,我不肯,主要时我想多走动,挥发酒气。出了门,我迎头便撞到周岩,他也来这地方消遣。后来知道,那天他要请客,为了一单买卖,要让客人舒服。

  周岩也喝了酒,他脸红红的,羞涩不已,加上他皮肤嫩白,那晚看起来像个大姑娘。周岩让我第一次睁大眼睛打量。我脑子灵闪了一下,我马上让部长给我换个双人房。周岩对我的决定,欣然同意。

  我们进去的时候,小姐还没进来。周岩沉默不语,我感觉他会紧张,会害羞。这样状态的他,让我有征服欲,让我有支配他的冲动。

  我不知那根神经出了问题,趁没人之际,突然抱起他。他也不反抗,笑着看我。我见他这样安驯,我更大胆了,脸往他脸上蹭。他还是没反抗,还配合起来,发出微微笑声。

  放肆的我,最后把嘴往他小嘴一靠。他也不躲,就这样,我轻轻吻了他。我们都认为大家喝醉了,一直没松开怀抱。

  也没多久,小姐就敲门进来,我才猛地拆开我们的身体。周岩竟然有些陶醉,擦了擦嘴。此时,我的下面居然有了反应。

  虽说是双人间,但中间是隔着屏障,我跟周岩各自做什么是看不见的。开始,我们聊起话来。后来,我就不说话了,享受起别人的服务。

  完事后,我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对周岩说我要出去了。周岩即刻说等等他,一起走。

  反正今晚我没开车,正好可以坐他车走。

  在车上,我们接着疲劳原因,都不说话。但我此刻清楚地想起吻周岩的情景,以致我不时地望着他。周岩每次与我对望时,会微微挤出笑容,很是好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8-25 14:48 , Processed in 0.099006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