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总裁观察日记》

2015-12-30 21: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236| 评论: 0

摘要: 第1章 他想包养他   连希成找包工头要钱的时候,包工头着实愣了一下。如果是换了别人他大概想都不想就直接驳回。但对方是连希成,他就觉得这事有点儿奇怪。连希成不多不少也跟他干了三年了,不敢说对对方有多了解 ...
无标题文档

第1章 他想包养他

  连希成找包工头要钱的时候,包工头着实愣了一下。如果是换了别人他大概想都不想就直接驳回。但对方是连希成,他就觉得这事有点儿奇怪。连希成不多不少也跟他干了三年了,不敢说对对方有多了解吧,起码知道这小子本性不错,不是那种有始无终的人。

  于是他略想了一番便说:成子,你是不是有事着急用钱啊?如果是,那你跟大哥说一声,大哥先给你拿了用就是。

  谢了大哥,但是我这回真是不能多留了。连希成一屁◇股坐到成堆的PVC管上,将手上脏得已经辨不出颜色的棉线手套摘了下来。他的样貌本就十分出色,所以只是这么个简单的动作却也让人看得十分舒服,你就给我把两个月的钱结了就行,我就当休息一段时间了。回头你接了别地儿的活你再联系我,我还来。

  那是为什么啊?包工头戴着安全帽,一手拄在膝盖上半侧身,一脸疑惑地打量连希成,你小子身子骨儿这么好,你可别说你病了啥的,说了老子也不信。说完自个儿先笑起来,别不是找着媳妇儿打算回老家结婚了吧?

  连希成闻言皱了皱眉,哪儿啊。复又咂咂嘴,也跟着笑,不过是看上我那人不对我心思罢了。可是人家里又特有钱,我摆弄不过,这不就想着去躲躲么。

  去,个傻小子,有福不知道享。对方有钱还不好啊?包工头用脚踢了踢连希成,好像在说你小子生在福中不知福。

  连希成飞快地一躲,反正我得尽快离开这儿,大哥你帮我这一回。

  包工头并不是那么不尽人情的,连希成也算是十分熟悉这人了,若是人品下成他也不可能跟他干这么长时间,更不能开这个口。

  包工头一时没说话,斟酌好半晌才又开口:你说说,是不是跟顾总有关?我今儿早上可是看见顾总的助理来找过你。

  连希成听了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仍是风清云淡,大哥你就别问了,反正我打算休息两个月再说。

  包工头一思量,这小子肯定是不想多说了,便叹口气,那妥,等晚上吧,咱哥俩出去喝两杯,我再把钱给你。

  连希成一听,当下把手套戴上,那我去干活了大哥,你忙完了记得叫我。

  去吧去吧。包工头摆摆手,忍不住有点儿郁闷起来。连希成可是他队里出了名的三最。最帅,最能干,最讲义气。这小子可是队长来的,这一走他还真有点儿失了左膀右臂的感觉。论理说他们包下一段工程之后在完工之前是不会给工人分钱的,因为基本上没完工前开发商也不会把钱交到包工头手里,行里的规矩就是如此,所以每年都到了年底要回家的时候才会把钱分给个人。但是连希成这小子跟他干了几年了,人勤快,又从不耍奸打滑的,所以他才觉着对这小子照顾这一回也没什么不行。

  连希成可管不了那么多,戴上安全帽,边干着活心里边寻思着等要到钱之后回老家一趟。反正这地方是说什么也不能继续呆了,顾总的助理这个月都已经来找他三次了,这次甚至气得让他忍不住挥了拳头。他对这位云腾集团的总裁助理了解的也不多,所以他说不好这次把人打了会不会有什么大麻烦。

  反正得尽早抽身,要不是因为几个月的工钱有点儿太多,他都想直接走人了。

  不过现在只能先按耐住这些心思。

  就是他?远远的,一名穿着迷彩服,约三十来岁的男人寻问身边西装革履的青年,秦助理,万一动手时不小心伤了人怎么办?

  我兜着,你尽管把人给弄到顾总办公室就行。秦政说罢右手忍不住揉了揉左肋处。之前被连希成挥了一拳头,到现在还疼得厉害呢,那小子手劲可着实不轻,要不是他平时一直也有锻炼身体,估计都能打骨折了。

  那您回去等着吧,我一会儿肯定把人带到。保安队长蒋松说完扔了手里的烟头,径直朝连希成走去。

  连希成正往吊车上摆成袋的水泥,就感觉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转身,见是蒋松,他忍不住在心里蹦了两个脏字,面上却是笑出一口白牙,哟,蒋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平日里这人不是尽跟在顾总身边的吗?之前顾总带人来现场视察的时候他见过两回。听包工头说这人是退伍兵,手里有两把刷子的。

  这不是你小子太难请了吗?可是咱顾总脾气不好啊,再不把你请去我们就都得丢饭碗了,所以你小子看是不是跟我走一趟?蒋松说着搂住连希成,压低声问:你总不想看着大家伙一起倒霉吧?

  这不是难为人呢嘛?连希成露出苦笑,我都说了我不愿意。

  什么不愿意?

  就是反正就是不愿意!连希成说完继续往吊车上搬水泥,看起来已经是十分不耐烦了。蒋松甚至觉得这小子连呼出来的气儿,冒出来的汗都飘满了不爽的气味儿。

  其实蒋松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不愿意,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顾总找连希成到底是什么事。在他眼里,这两个人一个是身家过亿的地产公司老板,一个是只靠卖力气赚钱的民工,这特么根本就是地球与火星的距离,差得也太远了,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可是偏偏就产生了交集。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他必需把人带到顾总的办公室,不然的话他之前说的话可不是玩笑,他们真的都得丢饭碗。

  想到这儿,蒋松赶紧收拾了用不着的心思,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今儿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你都得跟我走。你要是走了还好,不走咱这些人都得跟着遭殃。你不知道顾总那人的脾气。

  怎么着?还想来硬的不成?连希成气过头反倒笑出来了。干他老祖宗的,听说过抢良家民女的,没听说过抢良家民男的。顾云腾这王八蛋,也不知道脑子里装的几坨狗屎,居然要包养他。虽然秦助理来的时候没明说,但是他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一个月给三万,负责洗衣服做饭,没事一起散散步吃个饭,讲个笑话什么的,其它不用干。

  脑残了才会相信其它不用干!

  果然,秦助理还有没说完的。

  他说偶尔可能还需要帮忙洗个澡什么的。

  或许偶尔,还得一起睡个觉什么的。

  那是不是偶尔还得一起抱着上个床什么的?这话连希成没问,因为他当时直接换成一拳头把秦助理给揍了!

  特别特别解气!

  刚回顾完,蒋松就说话了,顾总还用来什么硬的呀,他直接就让我们下岗了!下岗你懂不懂?

  我们?连希成指指蒋松再指指自己,我们俩?

  将松一把拍开他的手,是我们俩加上你们包工队所有的人。懂?

  懂。连希成把最后一袋子水泥放到吊车上,突然朝开车那哥们儿放声大喊:顾总就特么的是个王八蛋!小朋,吊!

  开吊车那哥们儿闻言傻了,成子你说啥啊?

  没说啥!连希成取下手套挥了两下,朝蒋松说:带路吧,还看什么看?

  蒋松暗笑,心道果然猜对了。像连希成这种小子,眸光清澈,笑容真诚,偶尔有点冲动,有些小聪明,应该是那种非常讲义气的类形,所以用这招最有效了。之前秦助理肯定是用错了方法。

  连希成不知道蒋松的花花肠子,一出了工地就给自己点了支烟狠吸两口。

  好么,居然带了这么多人来,感情他要是不妥协这帮人还得强拉他走是吧?

  上车吧,都走到这儿了你再后悔?蒋松推了连希成一把,却听连希成指着车说:你说我这衣服这么脏,坐上去这车座椅套还要不要了?

  那你就甭操心了,干洗费肯定不用你掏。

  连希成一琢磨也是,顾云腾是大财主,给手下的人开的车都是三四十万的车,还能在意那两个钱?索性也就不管了,一屁◇股坐上后车座,半躺在那儿开始闭目养神。

  一会儿他且得好好问问顾总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结果就屁大会儿功夫,云腾集团在K市的办公大楼就到了。蒋松把他拍醒,在数不清的注目礼下把他带进云腾大厦。

  连希成总算明白什么叫凤凰堆里扎进一只乌鸦的感觉,因为他现在就在体会这种感觉。

  常秘书,秦助理呢?蒋松问完接待秘书,指了指连希成,你跟他说一声,我把人带来了。

  常秘书望着连希成的扮相忍不住暗暗皱眉,蒋队你稍等一下,秦助理刚去了财务部,应该马上就回来的。

  那正好,蒋队你先告诉我厕所在哪儿,我快憋死了。连希成之前就一直在瞅,但是都没找着。在工地的时候因为离着厕所有点儿远,所以他那会儿一来懒劲就没去,想着到了这里再说。谁知左右扫了半天一个像洗手间的地方都没有!

  你可真事儿!蒋松翻个白眼,手一指,看见了吗?这条道走到头,左拐,再右拐就是了。

  连希成麻溜地跑了过去,就听蒋松跟后头喊:我说你小子可别想溜啊!

  这里是二十二楼,跳出去显然不可能,而楼梯和电梯都与走廊相接,想从这俩地方离开必然得过他眼,所以跑的可能性太小了。这么一想,蒋松就没跟过去。

  连希成找到洗手间发现里头就一人,但便池却有两个,于是他站到另一头,想都没想就把裤链拉开开始卸货。

  正爽着,却听旁边的人笑说:怎么?终于想通了?

  连希成吓得握着小鸟的手一抖,顿时浇了对面的男人一身!

  顾、顾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0-22 02:14 , Processed in 0.101006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