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农村同志故事:小山

2016-1-1 15: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386| 评论: 0

摘要: 序 “水牛儿水牛儿,先出犄角后出头儿,你爹你妈,给你带来的烧羊肉,你不吃不给你留,在那儿呢?在坟头儿后头呢。水牛儿水牛儿,先出犄角后出头儿……”——北京童谣 一 呼啦啦的一片鸽子腾空而起,白的灰的斑点的 ...
无标题文档

“水牛儿水牛儿,先出犄角后出头儿,你爹你妈,给你带来的烧羊肉,你不吃不给你留,在那儿呢?在坟头儿后头呢。水牛儿水牛儿,先出犄角后出头儿……”——北京童谣

呼啦啦的一片鸽子腾空而起,白的灰的斑点的各自展着翅膀朝着太阳初升的蓝天飞去,鸽哨就悠扬的吹起来了。鸽哨是北京城的清早不可缺少的风景,鸽群在空中一会儿冲过去,一会又打着旋的飞回来,扑打翅膀的声音是别样的安静祥和。 一大片屋顶各异的平房在阳光底下泛着统一的青砖灰色,顶着光秃秃的枝丫的树木就点缀在这房屋的海洋里。

“山啊,下来吃饭了!”有点发福的杜奶奶围着围裙从院子里的小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盘腌黄瓜,另一只手抓这一把筷子冲着房顶上挥舞着竹竿赶鸽子的杜小山喊。杜小山嘴里答应着,手里的竹杆收回来,慢慢的顺着墙根放到院子里。两只手插在腰上,仰着头看他的鸽子都飞到哪了。里边有只灰雨点,那可是宝贝里的宝贝,在信鸽协会里都挂了号的。

顺着墙边的梯子下来,杜小山拍拍手上的土回到屋里,在放好的小饭桌跟前刚想坐下就被奶奶拎了耳朵就到水龙头跟前洗手。杜小山一边洗手一边委屈的嘟囔:“又拧我耳朵,回头都给您拧大了!”

“大点好!瞧你那小耳朵没福相,真能给你拧大了倒好了!”杜奶奶一边剥蒜一边说。孙子那都好,小模样小身板都比别的孩子漂亮精神,尤其那双眼睛水汪汪的,跟两颗黑葡萄似的招人喜欢。就是一双小耳朵,没福气。从一出生就给他捻,到现在17了,也没捻成大耳朵。

“看人家强子……”

“又看强子,强子耳朵再大他大得过猪八戒吗?明儿我给您抱个猪崽当孙子吧!”杜小山洗完手,搬个小板斧(违规词)坐在桌子跟前开始吃早点。从小跟着奶奶生活爸爸妈妈工作的地方很远,为了将来上学什么的方便,杜小山基本上就没离开过奶奶。倒是自己家成了亲戚,隔三差五的去走动一趟,顺便那点零花钱。

奶奶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顺手塞在他手里一个咸鸭蛋。花卷稀饭就这一盘腌黄瓜,两个人的生活全靠小山爸妈为数不多的工资供着,就是奶奶会过日子,也是紧巴巴的不舒展。就是这样,小山一样长得眉清目秀挺顺溜的一个少年。

吃饱了饭,小山顺手把饭桌上的东西收拾到厨房里,刷洗完了甩着手上的水珠出来 ,跟奶奶说了一声拿了两本书就走出去了。今天是星期天,杜小山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出门就是胡同,北京城的小胡同可是标志性的东西。大胡同套着小胡同,小胡同连着中胡同,七扭八拐的能当迷魂阵使。胡同大的能走三轮开汽车,小的对面来个胖子就得有人掉头往回走。杜小山就倒霉,迎面胖二叔横着就过来了,离着一丈多远就喊:“小山啊,回去吧!”

“您让我回哪去啊?得了,我溜边。紧着您过。”杜小山把自己贴在墙上,留出空来让胖二叔过去。也不知道是二叔肚子太大还是胡同太窄,挤得个杜小山嗷嗷直叫:“二叔诶,您留神甭把我们早晨的馒头挤出来!”胖二叔使劲收肚子:“我这就过去了!”

“您是过去了,我们成相片了!劳您驾带会把我揭下来。”

倒是没把他揭下来,胖二叔抬手给了他脑袋一下。把杜小山从墙上打下来,撒丫子跑了。

穿过两条胡同,杜小山在一个小院门跟前站住,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去。院子里,杜小山的二姑正搬倒大白菜。几百斤白菜围成一个堆儿,得隔三差五的把里边的白菜倒出来,把外边快冻成冰棍的白菜倒进去。再用塑料布啊麻袋之类的东西围起来保暖。虽说现在各种的反季节蔬菜满街都是,但是在长达三四个月的漫长冬季里,大白菜还是北京一般家庭的看家菜。二姑看见杜小山进来问了一声:“山哪,放假啦?吃早点了吗?”杜小山走过去跟着一块把白菜用塑料布稻草围起来,答应着:“吃完了。我哥还没起呢?”

“他昨晚上做功课睡得晚,你别先别吵他,让他再睡会儿。”

“知道了。”杜小山答应着钻进里屋。小小的里屋出了一张写字台和满架的书以外,一张单人床占了剩余不多的空间一大半。床上的被子里裹着一个人,背对着门口还在睡,乌黑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杜小山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坐在床头上。

睡着的人轻匀的呼吸着,白皙秀气的面颊因为沉睡染了一点红润。耳坠很大很丰润,奶奶羡慕得要命说人家孩子才是个好福相的。挺直的鼻梁很是好看,眉峰像是修剪过的,有型有款,标准的剑眉。男人眉毛鼻子好看了,其他的零件好歹长长就是个英俊小生的胎子。何况人家的零件还真没一样残次品。杜小山低着头看着,手指头小心翼翼的划过那高挺的鼻梁。

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来,从自己鼻子上把杜小山的那只手抓了下来。眼睛睁开了,韩强直勾勾的看着嘿嘿直笑得杜小山。

“星期天也不多睡会儿,一大早就跑来折腾我。找揍呢吧!”

杜小山嘻嘻的笑:“我那敢啊?这不是给您老人家请安来了吗?托您的福,我这回模拟考得还不错。第一时间向我哥哥汇报成绩来了。”杜小山的英语不太强,于是作为表哥 ,已经是大二的韩强在考试之前责无旁贷的作了辅导老师。韩强把杜小山的两只手都抓过来放进自己被窝里暖着,笑着骂:“少跟我来这套,哪次你不是偷着把冰爪子放我身上啊?哪暖和你往哪放,你把我当暖水袋了?”

杜小山没回嘴,是没心思回嘴了。半趴在床头上,韩强被窝里暖暖的气息直冲进鼻子里,像只小毛刷似的在心上扫来扫去,很痒。韩强没有穿背心的上身半露着,白皙健壮,充满了年轻男子的诱人气息。杜小山真想一头滚进他的被窝,把自己的爪子直接放上去连摸带抱。可惜,那只能是小时候的福利了。好像从小学毕业以后,就没钻过哥哥的被窝了。那时候小不知道珍惜,钻了也是白钻。现在知道了也晚了。怪不得古人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杜小山伤感的吸吸鼻子。

“山哪!”院子里二姑在喊,杜小山赶紧答应着,恋恋不舍的把手从韩强的手里抽出来,跑到院子里。二姑已经收拾完了,正要上班去。一边用抹布擦着自行车鞍座上的霜,一边说:“我上班去了,中午饭都在厨房里,你们哥俩自己热着吃,别犯懒。要不中午就上你奶奶那吃去。”杜小山嘴里答应着,帮着把院门打开把自行车推出去。二姑上班的地方很远,到了冬天大风大雪的天儿就很受罪。还常加班,可是二姑一天的假也不敢请,儿子上大学,哪哪都用钱哪!

看着姑姑走远了,杜小山关上院门,搓着手小跑着回屋。韩强已经起来了,正叠被子收拾房间。外屋的桌子上,早点都用盘子扣着。杜小山把盛着豆浆的小锅放在炉子上热着,坐在旁边看着韩强刷牙洗脸。他又高了,去年他一米八四,今年又长了吧!浅灰色的毛衣套在他身上显得那么精神,弯腰的时候后背就显现出来。杜小山在他后面看着,眯着眼睛托着下颌想着那毛衣里边的腰身健壮修长,肌肉结实的样子。

吃完早点,韩强打开杜小山的英语书和练习卷,仔细的看着。每个周末他都要从学校回家里来,给他的小表弟补习功课。杜小山靠在他旁边:“你昨晚上又做什么功课啦?”韩强学的是建筑,一半是为了实习,一半也是为了贴补自己的费用,他现在就开始帮别人搞一些设计图。二姑不会说,只知道儿子那是很重要的功课。能赚钱的。

“有个装饰公司找我,一份设计图。我做了三天了,昨晚上总算弄完了。”韩强拿着英语书躺在枕头上看,杜小山顺势躺在他身上。

“上个星期我给你留的作业都完成了吗?”

“你可以检查啊!”

“行,拿这段给我读一遍在翻译出来。”韩强指着一段课文。杜小山接过来,摸摸鼻子开始认真地读。韩强伸出手揽住杜小山的脖子,手指开始习惯性的捻他的耳朵。 杜小山躺在他腰上,被他捻的痒簌簌的浑身过电。真想闭上眼睛全身心地享受 这份比什么都宝贵的待遇,可是杜小山不敢。强打精神念课文,这可比什么都累。

“你赚了不少吧?你个资本家。嘿嘿嘿,见面分一半,至少你得请我一顿!”杜小山念完一段突然的张嘴说话。韩强笑着把他的耳垂一拉:“ 小没良心的,我为了你隔三差五的就得从学校跑回来,你还好意思敲竹杠!”杜小山贴着他的腰,笑眯眯的:“别这么绝情啊,我不挑食,凭您老人家赏,给什么吃什么。”韩强笑着捏他的嘴:“臭小子,乖乖的给我念书。都做完了,下午带你出去玩去!”杜小山一骨碌爬起来煞有介事的:“我得找录音机笔记本去,记录以后找公证处公证去。”韩强好笑的给了他*一巴掌,杜小山美滋滋的抹着*找笔做作业去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交友 天津同志交友 河北同志交友 山西同志交友 内蒙同志交友 上海同志交友 江苏同志交友 浙江同志交友
    安徽同志交友 江西同志交友 广东同志交友 海南同志交友 湖南同志交友 湖北同志交友 河南同志交友 辽宁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云南同志交友 贵州同志交友 广西同志交友 福建同志交友 吉林同志交友 山东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贵阳同志交友 太原同志交友 一同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8-25 15:34 , Processed in 0.088005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