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军警同志小说:流氓和警察(图)

2016-1-7 06: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241| 评论: 0

摘要: 序 “路线是轻松、狗血而时有小白的,结局是最为标准的大团圆的当然过程会有一点点小虐小虐怡情么” 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 ...
广州同志会所

“路线是轻松、狗血而时有小白的,结局是最为标准的大团圆的当然过程会有一点点小虐小虐怡情么”

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

“呃,什麽意思?”龙在天看著林宇扔过来的书,抓抓头,不解地问。

林宇压了过来,不怀好意地低语,“意思就是说,拖鞋配小强,红花衬姑娘,你这样的,也只能配我这个流氓了……”

这是一个披著流氓皮的小白,和一个披著警察皮的流氓之间的故事

两个流氓,会如何相爱?

第 1 章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

秋高气爽,好风如水。

秋季真是个美好的季节!

不过,中医说,秋五行属金,肺也属金,故而,秋季人总会容易肺热。进而内燥,呼吸不顺,饮食不思,形容消减。

龙在天最近就出现了这些症状,胸闷、气短、厌食、消瘦。不过,他这不是秋燥,他这是心头有事闹的。

在经过一周长吁短叹的烦恼、一夜缠绵悱恻的斗争之后,翌日一早,龙在天戴上了墨镜,抱着一种壮士断腕的悲壮出了门。

进医院大门时,龙在天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但考虑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和幸福,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靠,头掉了,也不过碗大个疤。他心底给自己鼓了鼓气,没错,这孩子也就是看武侠小说看多了,不自觉地就用了这切口。

状若自在地排队,挂号;排队,候诊。

中国人就是多。不到车站,不知道出门的人多;不进医院,不知道有病的人多。要说,一般人看到这么多人,都会觉得不耐烦。毕竟,我们办事情时,都希望尽快能办好,而且,越快越好。

龙在天显然不这么想。他看了看专家门诊前面的队伍,心底居然有一些高兴。他觉得高兴,是因为对龙在天而言,在这种事情上,比起做那个扛所有不幸于一肩的英雄,他还是宁可有人能分担他的不幸。所有人都不幸,总比自己是那个惟一不幸的人来得要好。

他想起那个著名的评论,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更何况,这是事关其一辈子幸福的事情。

没错,今年二十三岁的龙在天,某部位□方面有问题了。或者,俗话说的,阳痿了;或者更学术些,ED了!

知道一群男人ED,自然比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ED,心理要稍微舒坦那么一点。

不过,在他褪下裤子,躺到那张狭窄硬板的诊床上时,这种有人分担不幸的庆幸,就立刻变质了。

他看到一圈人围着自己,毫不客气地注视着他那本应属于非礼勿视的部位,龙在天后悔了。他希望一个人战斗,一个人,一个人就好了。

他心底的这些声音,显然是没有人听到。围在他周围的,除了那个老专家,都是些跟自己年龄不相上下的年轻人,大部分是和他同性,却还是有异性在。

显然是因为时间的问题,对今天上午最后问诊的这个人,老专家想好好安排一次实践教学。毕竟,年轻而且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患了ED,是个不多见的病例啊。

所谓枪打出头鸟,就是这个样子。

那些女孩子,显然是实习生。想要装出老练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脸红。脸红是脸红,可目光丝毫没有躲闪,甚至比男生都更直接大胆。

龙在天自15岁开荤,这7、8年来,也不是没有玩到疯的时候。诸如双飞,诸如冰火两重天,诸如泰式按摩,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加之他们老大近年做得越发风生水起,龙在天也可谓是万花丛中采得那么几多了。

龙在天干吗的,真正算起来,也就是个街头流氓。

可私底下再怎么疯,那是私底下。私底下再怎么禽兽,出门时也都要衣冠整齐不是。街头再怎么耍,那也是大家同流合污,没有谁是真正一清二白。他隐约觉得这样的情况下,他似乎可以提出什么要求。可具体是什么要求,他一时半会儿真想不起来。

唉,没知识,就是没力量啊。

日后,林宇听说他这么一回之后,很不客气地嘲笑他,你至少可以提出让那些女的回避啊,笨!

不是笨,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而已。而且,他心底里,那道理可是都知道的。

当时,林宇听了他的话,把人拉到跟前,很是语重心长地说,“知不知,上;不知知,病。这句话,一定要记住。”

龙在天听到林宇的话,眼底的崇拜霎时就亮了起来,“林林,我就知道你最有学问。”这就是龙在天,凡是林宇说的,那就是对的;凡是林宇说的他又听不懂的,那就是值得崇拜的。这种崇拜,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一直四肢太过发达,天天想着怎么吃喝玩乐。这样,他自然不可能读得好书。可越是读不好,越是对那些看起来很有学问的人羡慕和崇拜。

而眼下,龙在天对林宇却是又恨又怕!

一位头发灰白、容颜和蔼,但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专家级的医生,站在他旁边。不时和身边的学生交谈几句,顺便考下学生的功底如何。

龙在天看着老先生挺直的背,暗暗念叨,他们是读书人,读书人,要尊重他们,权当为了科学献身了。可是,龙在天不知道还有一句话,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最是读书人。所以,他没有看到有些人的表情当中,嘲笑的成分也很明显

而因为这样的盲目相信读书人,龙在天日后其实也吃了个不小的苦头。当然,那是后话,留待后面再慢慢说。

“根据患者所提供的材料,初步判断,没有器质性问题,可能是心理原因。”一个斯斯文文的男孩子,在仔细检查了那个老实,不,应该说受到惊吓的男性关键部位,语调平稳地说出自己的意见。

老教授点点头,“嗯,治疗方案?”

“既然是心理原因,恐怕得先找出原因,而后进行心理辅导比较好。”这男生说话做事,都稳稳当当,老先生颇为满意。“辅助治疗手段呢?”

那男生开始说出自己的意见。

龙在天还躺着,身体僵得他都有点酸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医生,请问我可以起来了吗?”

那些人纷纷看向他,龙在天起了一半,不敢动了。

其实,这些人看他,只是觉得有些讶异。这个头发染得像扫帚毛,手臂上刺了一条青色蟠龙,穿着黑色紧身背心、牛仔裤、大花夏威夷风格衬衫的男孩子,明明一副街头小流氓的打扮,居然会像一个好孩子一样,说请问?

我们是多么习惯以貌取人,而且还自以为是地说,相由心生。

老先生看了看他,和颜悦色地对他说,“起来吧!”医者父母心,这个男孩子虽然看过去有点痞,底子却不坏。只看眼睛,就能看出来了。多半是没有人好好管束,所以有点流气。

就像一棵树,没有人把那些太早横生的枝丫砍了,树干自然也就不够挺直修长。

可,该怪他么?

龙在天坐在车上,看着手里的诊断书。本来,上面写什么,他自然是看不懂。可老先生可能觉得这次实践教学对象太合作了,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于是龙在天的问题,悉数得到了权威回答。

上面两个漂亮的花体字母,ED,前缀是功能性。

功能性ED!

他盯着那两个字母,直到它们开始跳起舞来,龙在天才转身,把那诊断书扔到摩托车后面的储物箱里头。发动车子,离开医院。

停在十字路口等绿灯时,龙在天的心情也极为矛盾。

向右,那是回家的方向;向左,那就是去找那个害他落到这种地步的家伙。他才二十出头,大好年华才刚刚开始,居然下半身和下半生的幸福都悬了起来!

对一个男人而言,还有比这更严重的问题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2-8 04:15 , Processed in 0.147008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