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军警同志:我们这一帮迷彩(图)

2016-1-7 06: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066| 评论: 0

摘要: 1经过十二年寒窗苦读,终于换得一朝金榜题名,当我手捧着足以使我光宗耀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学院录取通知书时,激动得眼泪差一点要飙出来。那一年是1999年,我十九岁一个月又五天。我之所以高兴,是因为我将 ...
广州同志会所

1经过十二年寒窗苦读,终于换得一朝金榜题名,当我手捧着足以使我光宗耀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学院录取通知书时,激动得眼泪差一点要飙出来。那一年是1999年,我十九岁一个月又五天。我之所以高兴,是因为我将要成为一个军人,实现我从孩提就有的梦想;二一个是大学期间全部费用由国家承担,对于我们低收入家庭来说,将大大减轻家庭负担,有什么理由不高兴?

学校就在省城,我家也住在省城,我是提前一天到学校报到的。进入花园般的校园,面对着耸立在楼顶上厉志口号,我无比的激动。在校园兜了一圈,我才去注册。我以为我是第一个注册,领了军服和铺盖到了宿舍后,才知道还有早来人,这个人独自端端正正地坐刚铺好的床上。见我进门,他立刻起身接过我的行李,和我握手。新人见面,经过几句交流就知道彼此都是同一个专业就交换了姓名,他叫盖虎川,仅仅比我小两天,来自本省边远山区小县农村。其实从他的面孔我就看得出他是农村的孩子,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的眼睛,黝黑的皮肤,这就是南方农村人的名片。当他得知我家就在省城时,显得很兴奋,问我会不会讲白话,我说会呀,他说以后跟我学讲白话,来省城读四年书学不会讲白话真是笑死人。

宿舍是三张上下铺铁架床,住六个人,中间拼着六张小书桌供我们自习用。盖虎川先到,已经占了靠窗口的下铺,他把我的行李铺在他的上铺,他说象征我们同睡一张床。盖虎川真是能聊天,大概是考上军校带来的亢奋,一边帮我铺床一边问我在省城地铁怎样刷卡呀,游乐场的过山颠是不是很疯狂呀,哪条商业街最热闹可不可以砍价呀,能不能收到香港的电视呀……等等,我都一一回答。还问我看不看武侠小说,有没有女朋友,家住哪个小区,说星期天到我家玩呀。说到女朋友,我说我没有,反问他有没有,他说他有啦,他马上拿出一张一群中学生春游合影的照片给我看,指着其中一个女孩子说:“就是她,同班同学,叫阿珍,珍珠的珍,这次考上外省的职业技术学院,读旅游英语专业。”

我端详他指的女孩,长得很漂亮,笑得得灿烂,身材很好,觉得两人不般配,想问“可能吗?”又开不出声,因为我和盖虎川刚认识,多少给他留一点面子。

宿舍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聊得很开心,吃晚饭、洗澡还在聊,一直聊到关灯睡觉,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聊到阿珍的时候,盖虎川更兴奋了,爬上我的床和我睡,他说他最喜欢聊天,喜欢两个人睡,特别是跟我聊天最过瘾,又能学讲白话,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2“哇!你怎么穿裤子睡呀?我都是裸睡,快把裤子脱下来!”盖虎川说着,把我的三角裤扒下扔在他的床上。

“你真的没有女朋友吗?”盖虎川又一次问我。

“没有就没有,我不会讲假话骗人。”我说。

“不是骗老百姓吧?我是瓜佬都有女朋友了,你们城里人怎么会没有呢?”盖虎川说着,把手放在我的胸膛上慢慢抚摸起来。

“你上过阿珍没有?”

“没有,摸都没摸过。”

“切!你摸我胸膛摸得那么肉麻,我以为你将摸阿珍的动作演示给我看,原来你是放空炮,可笑,可笑……”我笑了起来。

“不过,我梦里摸过她这里了。”盖虎川的手滑向我的肚脐下面,抓着我的用来小便的器官说:“临高考那天晚上,我梦到我和阿珍去游泳,一起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我摸她的那个地方,摸着摸着一下子就夜梦遗精,醒来时发觉草席也湿了一大滩……”

“哈哈!做梦真是做梦,像是井底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没等我说完,盖虎川“哎哟”一声惊叫起来,爬起来去开灯。瞪大眼睛向我喊道:“哇!你这条东西怎么这么长呀,又粗……”

“哎哟什么呀,大惊小怪,没见过呀?哎哟哎哟的,我以为你挨谁打了。”我说道。

“真的没见过,吓死人了!”盖虎川要我下床,两人靠在一起,他把两条硬梆梆的小便器用手抓着,惊叹道:“哇!起码比我这条长6 厘米,7厘米!”

连我也感到意外,像盖虎川这么粗壮彪悍的人,不仅没有男人应有的体毛,连小便器也这么短小。

关了灯,我们上床躺下,盖虎川继续给我撸小便器。

盖虎川家是水库移民,原来住在江边小平原,因为修水电站,整村整乡搬到山上。山里交通闭塞,他父亲在小镇上开了间打铁铺,盖虎川十二岁就跟父亲打铁了,先是抡六斤锤,后来抡九斤锤,十五岁起就抡十二斤锤了,所以盖虎川练得宽厚的肩膀和一身腱子肉。他六年中学的学杂费和生活费,就是靠两父子叮叮当当打出来的。

盖虎川在我耳边讲述他的经历,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他粗壮的手给我带来的快感……

第二天,吃过早餐,盖虎川提出要我陪他逛步行商业街。我虽然出生在省城长在省城,但只逛过两三回步行街,从来不进这些高价店,尽管商店门口天天贴着“跳楼价”“换季商品三折起”“感恩大回馈 全线大让利”“只要来钱快 黄金当铁卖”等大幅标语,也没有吸引我跨进门坎半步。既然他提出了,我只好以省城人的名义尽力而为,说实话,我很喜欢带乡里人逛省城,可以出点风头,当年爷爷和奶奶从河南乡下来看我们,逛街时就是我带的路。

盖虎川上身换了一件崭新的篮球运动衣,他对我说他是中学篮球队队长,年初获得全县比赛冠军,这件球衣就是获得冠军的奖品,名牌货!我看了衣服质地和手工,虽然打有名牌标志,感觉很可能是假冒劣的地摊货。不过,我没有揭穿人家西洋镜的习惯,未可置否地说了声“哦”便问道,你就穿这件运动衣出门?盖虎川回答,那当然,穿这件衣服显得风华正茂。我接着说:这次逛街无论坐车、饮食或游乐,都实行AA制,街上小偷多,每人身上带100元钱就够了,问他这样好不好?盖虎川笑着说:“哈哈!我原来也是这么想,怕你有异议,不敢先开声,你既然先说了,就照你说的办,OK!”

到了步行街,我不时注意盖虎川的眼睛,看他有没有惊叹的眼神,他说话有个特点,遇到感叹的事,先“哇”一声才讲话。这不,他说着“哇,满街这么多人,踩得我鞋跟都掉了。”“哇!店铺的商品琳琅满目,和电视上介绍一样,看得我眼睛都花了。”“哇!这些店铺装修得一间比一间豪华,超高档,超高档!我们县没有一间像这样的店铺!”

到了一间黄金玉器工艺店门口,盖虎川发觉这间店顾客很少,只有一两个人,售货员比顾客还要多,他提出进店去看一看。我拦住他,说:“别进,在门外瞄一眼就成了,我们这种打扮要是进去准给人家当作劫匪。”

“为什么?”

“人家一眼就看得出我们不像买金器的人。”

“放屁!”盖虎川笑着说:“他们这么了不起看得出我没钱买金器?为什么不看我像禾草盖珍珠的大款?”

“那你一个人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我也笑着说。

盖虎川不听我劝阻,一个人进去了,他装模作样沿着柜台走走停停地看这看那,他的举止很快成了闲在柜台内的售货员的注目,大门的自动玻璃门慢慢地关上,一个手拿电棒的保安凑近盖虎川指着我好像在说话,盖虎川满脸通红两手比比划划着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看到他的样子有点尴尬。

过了几分钟盖虎川出来了,我问他:“那个保安跟你说些什么?是不是把你看成预先来踩点的劫匪?”

“他问我,外面的靓仔是不是我的伙记,要我叫你一块进来买金器,还说,店内装有多部摄像头,在此购物是非常安全的。”

“你怎样回答他?”

“我骂了他的娘!这个破保安分明是讽刺我,气死我了,恨不得一拳打死他!”盖虎川咬牙切齿地骂道。

看到盖虎川的狼狈样,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说的没错吧?让人怀疑了,篮球队长!”

盖虎川更气了,说:“我进去看,要看什么你知道吗?我想起在初中的时候我看了一篇故事,讲有一间金店,在柜台摆有一尊一寸高的西施象牙雕像,说是猜一个字的哑谜,谁猜中可以把这个象牙雕像拿走……”

“哈哈!这是咸丰年代的事了,这篇故事我也看过,这一寸高的西施塑像就是一寸隹人的意思,一寸隹人四个字组成繁体的‘夺’字,对吗?”我一番话逗得盖虎川也笑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0-19 23:47 , Processed in 0.083004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