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情:小爸,我爱你

2016-1-7 06: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71| 评论: 0

摘要: 第一章 我的身世 我没见过母亲,不知道她在哪里,对她的一切都是一无所知。我的出生地也不知道是哪里,父亲说他是在下班的时候在一个垃圾箱旁边捡到的我,这是在我结婚以后父亲告诉我的,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是父 ...
广州同志会所

第一章 我的身世

我没见过母亲,不知道她在哪里,对她的一切都是一无所知。我的出生地也不知道是哪里,父亲说他是在下班的时候在一个垃圾箱旁边捡到的我,这是在我结婚以后父亲告诉我的,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是父亲亲生的孩子。父亲一直劝说我去找我的亲生父母,然而我一直都没有行动,主要是心里不想。也许我的出生对于我的亲生父母来讲就是一个包袱,所以他们才放弃了我,那么这么多年以后,我又何必去打扰他们安静的生活呢?我不想用“抛弃”这个词,毕竟他或她还在包裹我的棉被里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我的生日以及一些为什么放弃我的理由和感谢好心人的话。世上的幸福各有不同,而不幸却大致相同。 我可能注定会是别人的麻烦,我的到来使父亲一次又一次地失去了结婚的机会,以至于我都四岁了父亲仍没有结婚,毕竟哪个女孩也不愿意一进门就给人当后妈,这也使父亲跟他的父母之间的关系疏远了。

后来我问父亲为什么不把我送到儿童福利院,父亲笑着说:也送过一回,可是回到家以后又特别想,每次去福利院看你,走的时候你都是拼命地哭,后来就把你接回来了。我听了,也是笑,可眼泪总是在眼眶里打转。 我的家在东北,父亲更是典型的东北男人,长得又高又大。记得小时候,父亲用他的一只大手就能把我托着很高,也喜欢用他坚硬的胡茬在我的脸上蹭来蹭去,然后就留下一些红印,他的宽厚的肩膀上也总是坐着我的小*。只是我的家不像别人家那么明亮,厨房里锅碗也很乱,不叠被子成了我们爷俩儿的共同爱好,吃得也不像别人家那样一天一个样,可能父亲会做的菜也很少,就是连我的裤子短了他也没注意到。东北的水土很硬,能把男人养育成像山一样挺拔,父亲就是这样的;东北的水土又很暖,能把男人养育成像春风一样细腻,像冬雪一样纯洁,像晨露一样晶莹,小爸大概就是这样的。

第二章 小爸

在我五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男孩,长得特别好看,也很亲切,大大的眼睛,一看到我就笑,还给我买了一大兜好吃的。父亲对我说:“以后这位小叔叔就住在我们家了,好不好?”我就说:“那他能陪我玩吗?”

那个男孩笑着蹲下来,对我说:“当然能了”。从此,这个男孩就住在了我们家,刚开始我管他叫小叔叔,后来父亲让我管他叫小爸,这一叫就叫了三十五年。那一年小爸二十五岁,父亲三十五岁。 自从小爸来到我家,家里就彻底变了样:屋子里明亮了许多,收拾得井井有条。父亲和我的被子也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我们的衣服也是平平整整,干干净净的,我也不用不吃早饭就上幼儿园了。家里的饭菜样式也多了起来,父亲和我也总是吃现成儿的,最重要的我学会洗我的小袜子,那时候跟小爸一起坐在洗衣盆前洗袜子是最高兴的事儿了,有很多的肥皂泡,我就拿起一些吹向小爸,小爸就对着我笑,父亲也在一旁笑。每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小爸总是轻轻地拍着我,嘴里哼唱着,没有词只有曲调,那应该是属于小爸的摇篮曲吧,他天天唱给他最爱的儿子听。有时候我问小爸要是梦到大怪兽怎么办?小爸就说,别怕,小爸会打败怪兽的。遇到晚上下雨打雷,我会被吓醒,这时候小爸就会跑到我床前,把我抱在怀中,告诉我:别怕,小爸在这儿。我特别爱闻小爸身上的味道,很好闻,那应该是慈祥的味道。

第三章 回家见爸妈

小时候父亲的父母很少来我家,我只见过几次。有一次是我要上小学的时候,他们来送了一千元钱。父亲说孩子上学的钱己经交够了,我们三口人过得还行。奶奶就说,拿着吧,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临走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爷爷说:好好对人家,人家跟你不容易。父亲就嗯了一声,这时我看到小爸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以后,父亲与爷爷奶奶的关系好了很多,遇到节日父亲就会领着小爸和我一起去爷爷家吃饭。

小学一年级那一年的暑假,小爸对我说我们要一起回小爸的老家去看看我那里的爷爷奶奶。小爸的老家在农村,那是一个很偏远的地方,到处是山。当我们出现在小爸的父母面前时,我的这位农村爷爷板着脸,没有任何表情,或是算有表情,那应该是暴发的前兆吧,冷冷地问小爸:“这就是你说的跟你一起的男人和你的儿子?”小爸点了点头,父亲结结巴巴地送上一句:“伯父好”。奶奶的脸上则是收敛的喜悦,忙前忙后地为我们准备饭菜。这一顿饭可能是我一生中吃的最压抑的饭了,父亲给爷爷倒酒,爷爷喝了,父亲就又倒一杯,然而却什么也不说,只有奶奶给我加菜说:“来,孩子吃菜。”这一顿饭吃得漫长而沉闷,我非常害怕,不知道父亲和小爸会怎么样。 饭后我和父亲到了另一个屋里,小爸和爷爷奶奶在那屋不知道在说什么。后来就听到了爷爷像豹子一样的吼声:我养你算是白养了… …你给我滚,永远不要再进这个家门… …你改不改?再后来就听到了类似鞭子的东西发出的抽打的声音,也听到了奶奶的声音:你个死老头子抽什么疯,孩子们有什么错?你要打就打我吧,是我生了他,你连我也打死得了。我不知道什么是母爱,我想这就是吧,无论何时,母亲总会以朴实和宽宏的心来爱护着她的孩子。等到小爸回到这屋的时候,他的胳膊上,身上都有一道道红红的口子,嘴角也破了,我很惊讶小爸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流泪,他问小爸:疼吗?小爸点点头,父亲就用手抹去小爸的眼泪,父亲又问:恨吗?小爸摇摇头。 我们收拾了一下,到车站坐车回去。车刚开出不远,就听到车后有人喊小爸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奶奶,她在后面跑着,但跑得很慢;她追着,但却跌跌撞撞,风吹起她的花白头发,奶奶真的老了。

车停了下来,奶奶从车窗递进来一卷钱,说:头一次来没什么给你们拿的,这钱给孩子买衣服吧,别怪你爸,他就是那样的人,脾气不好,但人没有坏心眼儿。有时间你就给妈来个电话,妈要是想你就坐车去看你,既然在一起,就跟人家好好过日子。车开了,小爸回头一直看,泣不成声。奶奶站在那里,一直看着车上的我们,她像一棵树,一棵站在村口等孩子归来的树。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交友 天津同志交友 河北同志交友 山西同志交友 内蒙同志交友 上海同志交友 江苏同志交友 浙江同志交友
    安徽同志交友 江西同志交友 广东同志交友 海南同志交友 湖南同志交友 湖北同志交友 河南同志交友 辽宁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云南同志交友 贵州同志交友 广西同志交友 福建同志交友 吉林同志交友 山东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贵阳同志交友 太原同志交友 一同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2-11 00:49 , Processed in 0.136007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