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故事:和大我十七岁的叔叔(图)

2016-1-7 07: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325| 评论: 0

摘要: 秋天总是让人低迷,尤其是这种下雨天,坐在窗边上,看着远处冒雨前行的行人和车辆,使得我不由得又想起了他…… 认识他纯属是个巧合,一个人开车从SD省回家到GS省,多远啊,你可能在想这人是不是疯了啊,其实是陪领 ...
无标题文档

秋天总是让人低迷,尤其是这种下雨天,坐在窗边上,看着远处冒雨前行的行人和车辆,使得我不由得又想起了他……

认识他纯属是个巧合,一个人开车从SD省回家到GS省,多远啊,你可能在想这人是不是疯了啊,其实是陪领导出差到XA市,领导坐飞机赶回去开会,就把我给扔了,想想离家不远了,就200多公里,干脆回家算了。

那天也是淅淅沥沥的下着雨,高速上不敢开窗户,车内空气使得我昏昏沉沉的,似乎一个不小心就能睡着一样,我强忍着让自己保持清醒,不知道有走出多远,我感觉车要撞上护栏了,一个激灵,不自觉的一脚刹车到底,只听到一声急促的刹车声,车停住了,原来真的是睡着了,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去年看一个电影王宝强睡觉开车,居然开出2小时,当然我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勇气,这时候才发现车真的差点就撞到护栏了,都说人有潜意识,这次可能真的是潜意识救了我,这时候身上已经被吓出了一声汗,我从倒车镜中看看后方没有车,我又开着车慢慢悠悠的上路了,经过这么一吓,真的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又经过了1个小时左右吧,终于要下高速了,我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整个人浑身感到轻松,交了钱继续往前走,说实话回老家最令人头疼的是下了高速就不到100公里的国道还有两个收费站,国家是不是真的这么缺钱啊,也难怪物价天天涨,领导个个费的流油了,国道上面窄,而且车流量比较大,我小心翼翼的开着,快到收费站了,我放慢车速抓起车仪表盘下方的零钱准备递过去,这时候收费大姐冲个一个蒙娜丽莎的微笑,这不笑还好,这一笑让我浑身掉鸡皮疙瘩,我真想拿钱砸过去糊住她那两个兔子似的大门牙,我说“你好”,话出口感觉不对啊,人家都是收费人员给司机说你好的,我这怎么反了……哭啊……“美女”大姐终于开金口了,小伙子今天不收你费了,又是一个微笑,这句话让我浮想联翩,怎么个叫“你不收我费了”。感觉好像去了那种地方办完事哪位姐姐说的似的,但是心里还是窃喜,又可以省10块钱了,娃哈哈。、。可能是我这个人息怒太容易暴露了,美女说“先别高兴,有条件的,你帮我把那个人带到市区”。我差点碰饭,原来是有条件的啊,看来天下真的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哦了一声,然后美女就给我开闸放行了。

我顺着美女刚才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人拎着个包在那站着,可能是冷的原因吧,那双手抱在胸前来回踱着步,我开车到跟前停下,那人顺手就把车门拉开了,坐进来第一话就是“小伙子长的挺精神啊”,我喷,心想不精神能给领导开车吗?看我不说话,他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这鬼天气,真冷啊,衣服都有点湿了”。听见这话,我顺手把车窗彻底关起来,之前害怕自己又睡着,就放下来一个小口通风的,然后伸手打开车内的暖风,他看见我的动作,嘿嘿一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还有颗小虎牙。脸上还有个小酒窝,心里想,这位大叔长的还挺好看的啊。心里没了那么严重的排斥感。也就开始和他聊起天来。

“小伙子车开的挺好啊,开车多长时间了?”

“一般,有三四年了”

“听你口音,是本地人吧”

我哦了一声,刚开始还纳闷明明听见我说的是家乡话,他怎么会问出这么个问题,突然明白,车牌是外地的,所以他还以为我是外地人呢。

“是的,出差,顺道回趟家”

“家里有什么人啊”

“父母,还有个弟弟”

“哦,那结婚了吗,我看你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

心里想,这大叔是干什么的啊,眼里劲这么好,一下就能说出我的年龄来,纳闷……

我哦了一声,还没结婚呢,光棍,没人要啊……

“呵呵,这么帅一小伙子,怎么可能没人要呢,条件太高了吧”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想谈下去,一般和别人谈论结婚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立马转移话题,“大叔你到那里下车啊?”

可能是我这个转移话题弯拐的太猛了,直接熄火了,把本来等着结果的大叔给弄的愣了一吓。

“哦哦哦,我在市区交警队下”

“交警队”

我以惊讶的口气说出这三个字,大叔以疑惑的眼神看向我,“是啊,怎么了”

这时候我发现大叔的眼神已经由疑惑变成了怀疑,他肯定是在想,这小子是不是犯什么事了,不会是个前逃犯吧……

“没什么,只是我家也在那一块,所以感到惊奇”

“哦,这样啊,看来咱两还是邻居呢,你住那个小区”

砰的一声,打断了我和大叔的谈话,我一脚刹车停住,感觉车子猛的往侧面倾斜,划出一小段距离后,车子停稳了,可能是刹车太猛了,大叔的头磕在了车门上方的把手上,他正伸手揉着头发,脸吓的煞白。

看他这幅可爱的表情,我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这时大叔以丑恶的眼神看着我,“干嘛,你想要了我的老命啊,还不赶紧去看看你的破车怎么了!”

我说不用看,你坐的那边爆胎了。

这时候大叔惊讶的啊了一声,而且还托的老长的尾音。

想起他说我这破车二字,怎么也是个奥迪啊,怎么就成了破车了。我存心想逗逗他“还说我的破车,都怪你老人家太肥啦,车胎都给我压破了”

“滚,说什么的,我还能把这车给压坏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打开车门下车看看,果不其然,右前轮胎破了,这时候大叔也下车了,看了看,拿出电话找着号码,我说“大叔,干嘛,你可不能找个车把您老接走,把我一个人扔到这里,我车都是您老人家给坐坏的。”

他瞪了我一眼,可能是准备刺激我两句,电话通了,“小王,你安排个事故车到XX路来,这里有个破奥迪给拖到修理站去”

我又听见他说我的“破车”,而且还专门在这个破字上加重了语气,气的只想上去爬耳朵边上大吼一声,谁的车是破车?不过听见他说的好像是在帮我解决问题,心中还是暗暗窃喜。

他打完电话了,我嘴上可不能认输,大叔,我这破车只是爆个胎,你老至于给找个拖车吗,找个补胎的就行了啊。他翻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两就这样等着,我拿出一根烟递上去,他说不抽,我自己点上,哐哐哐,不争气的打火机怎么也打不着,大叔说话了,“年轻人少抽点,抽烟不好,”

我没说话拿下嘴上的烟又装进了烟盒,他两眼直直的盯着我一举一动,我说大叔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小孩,还挺听话的嘛我那是打火机打不着火,什么叫听话啊。

这时我才仔细看清楚了大叔整个样貌,短发,方脸,夹克,西裤,一米七左右的个头,最凸显的就是他那个肚子,看着眼馋啊,他可能注意到我在看着他的肚子,伸手拍拍肚皮,上了年纪都这样,等你到我这岁数比我还难说,呵呵。手还在肚子上摸着,跟怀孕了似的。

被人发现的感觉总是不太好,我当时脸估计红的跟个苹果似的。

这时候他叫的车来了,事故清障车,车上明显的写着这几个字,我恶狠狠的用眼神瞪向他,而他看了一眼,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径直走向了来车,不知道和来人说了什么,转身又向我走来,小孩,车钥匙给我。我不解的问他,“车钥匙?”我都不认识你,给你车钥匙,你把车给我弄走,我找谁要去?而且车还不是我的,就我这点破工资打拼大半辈子估计才能买的起。

估计他明白了我的意思,“还不相信我,”

伸手往夹克里面的口袋掏东西,等他把东西拿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傻眼了,警察大叔你是警察?

那你以为我是坏人啊我嘿嘿一笑,挠挠头,没说话,把钥匙交给了他,然手他又把钥匙交给来人,“车修好后开到我家楼下就行了。”

哎呀,看来大叔还是个小官官啊,“那咱们两怎么回去,”我发问了。

放心吧,我已经叫人开车过来接了,稍微等会,本来不想麻烦人的,都是你的车不争气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2-9 16:23 , Processed in 0.157009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