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地区交友 上海地区交友 广州地区交友 深圳地区交友 重庆地区交友 成都地区交友
天津地区交友 河北地区交友 太原地区交友 江苏地区交友 杭州地区交友 福建地区交友
长沙地区交友 河南地区交友 东北地区交友 昆明地区交友 贵阳地区交友 湖北地区交友

重庆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故人床事

2016-1-7 15: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315| 评论: 0

摘要: 1、狂欢之夜   C城一家隐秘的俱乐部,每个周末都有狂欢夜,人满为患且不收女客。   台上表演自然精彩,最受欢迎的却是三个客人。这三个男人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条件都属顶级,只1不0,在鞘多剑少的圈子堪称偶像。 ...
无标题文档


7、拒绝诱惑

  闻熙没有给穆冬城太多思考的时间,当晚就把电话打过去,用甜蜜的回忆和许诺继续游说。

  这一聊超过半小时,对方带着睡意的鼻音让他亢奋,电话还没放下,另一只手已经去抚慰自己的小弟。

  旧时他们的那场初恋算得上纯情,最亲密的动作不过是69,他还记得第一次除下对方的裤子抚摸隐秘的部位,那张绯红的脸蛋就像要滴出血来,害羞的少年全程紧紧闭着眼睛,完全不敢看他。

  第一次试着用手指侵入那个小小的洞口时,对方疼痛和紧张的样子也令他不忍,只好跑到浴室冲了许久的冷水澡,事后还因此感冒一周。

  他在对方身上有过的第一次实在不少,却因为太过喜欢怜惜,错过了第一次完全占有。如今想来,就连那个生涩美好的初吻,也不知道对方那时是不是在骗他。

  他一边听着对方的声音Z慰,一边在自嘲中猜疑愤怒,这种矛盾的刺激很有感觉。

  变得沉重的呼吸让电话那头沉默下来,几秒后才又响起,语气带了焦急,“你是不是生病了?叫你不要吹风。”

  他忍不住无声冷笑,装模作样地咳嗽几声,“我没事,会吃药的,你睡吧。”

  “嗯,你也早点睡,我挂了。”最后一句带上甜腻的尾音,声音的主人似乎真的很开心。

  放下电话,他的欲望很快也跟着平息,他已经很久没有靠自己的手度过长夜,没了那把性感嗓音的刺激,自然偃旗息鼓。

  照对方今晚的表现,应该不用几天就能攻克,反正总要找一个合眼的情人,何必舍近而求远,现在的穆冬城恰好很合他这几年在床上的口味。

  孟楚的担心其实多余,他不是什么无聊的报复者,不会亏待任何交往过的对象。只不过也不可能像十九岁的自己一样,傻兮兮地对谁许下一生一世,他曾经许过的承诺早已被无情拒绝,所以永远不可能再来一次。

  他完全没有料到,第二天早上再打电话过去,穆冬城就变了卦,以郑重疲惫的声音,毫不留情又把他拒绝。

  “闻熙,我想了整晚,很抱歉,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闻熙差一点把手机摔了出去,自信心遭到强势打击,强忍着咆哮的冲动温柔询问,“你在顾虑什么?你不相信我?你说不能,不是不愿,那就是你其实喜欢我,但是有其他的顾虑,对吗?”

  “我昨天真的很高兴,看到你这么成熟这么好……你对我说的那些,就像做了个美梦,但醒了又觉得荒唐。”

  穆冬城顿了顿,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是,不真实。我们已经是大人了,你有你的事业,我有我的日子要过,你将来……我们即使复合,也是没有将来的。”

  果然,这么快就要求关于未来的承诺,还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闻熙压住内心的愤怒,“只要你心里愿意,什么阻碍都不是阻碍。你不要说了,先好好想想,我晚上来接你下班,见面细谈。”

  他决然挂断电话,把主控权换回自己这边,忍了半天还是把床边的一台落地灯砸了。

  赶着去上班的穆冬城也好不到哪里,微深的蜜色皮肤遮不住眼底黑青。他一整晚没睡,巨大的诱惑就像无边无尽的棉花糖,把他粘在甜蜜的味道里出不来,甚至根本不想出来。

  但他还有剩余的理智,他经过的磨难早已把他变成另一个人。人生只有爱情怎么会够,他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所以早在十七岁的时候,他就拒绝过闻熙一次。

  现在更加不可能,他不再正常健康,但拒绝的理由说不出口,他实在是怕了闻熙的那些追问。

  他看到了高大英俊又成熟的闻熙,好好活着,还会继续好好过下去,而他是一个安然旁观,但不会跟闻熙太过亲密的老同学,这样不就够了?

  为什么要贪心的追求更多,以至于把一切变得更糟,当初的他也是因为贪心,把一切拥有的、想要的全都失去。

  8、不是每个人都能被原谅

  穆冬城精神很差的在上班,但还能保持专业水准,一上午接待的客人不少,快到下班时才被熟悉的声音叫住。

  他服务时脾气一向很好,看到这个人却也头痛……齐业非带着新女友施施然走来,用很亲密的语气叫他,“冬城,这是我女朋友小琪。”

  他避开对方想要搭他肩膀的手,对挽住齐业非手臂的年轻女孩微笑,“你好。”

  “小琪,他是冬城,我好朋友。你发现没,你长得有点像他,该不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吧?”

  小琪皮肤白皙,身材苗条,一头短发,耳朵上打了很多洞,眼睛不太大但形状妩媚,五官乍一看确实与穆冬城有点像,只除去肤色不同,还有鼻子不如他那么高挺。

  女孩脸上立刻浮现敌意,“有多好的朋友?你们睡过?”

  穆冬城只能继续微笑、听而不闻,齐业非却火上浇油道:“差点睡过的好朋友……如果他是女孩子,我早娶他了。”

  “齐业非,少捣乱,你两三个月就换一个女朋友,换女朋友就换一张新床,老拿我挡枪干嘛?”穆冬城忍无可忍,不想再忍。

  小琪回身一巴掌甩在齐业非脸上,“难怪带我来买床!”

  齐业非捂脸惨叫,不顾飞奔而去的小琪,抱怨穆冬城,“我照顾你生意,你还拆我台。”

  “现在你可以照顾我生意了。”穆冬城挑眉看他,“你需要咨询吗?不需要就请离开。”

  “我……”齐业非悻悻忍下恼怒的情绪,自己都觉得自己好贱,“我需要。”

  缠着穆冬城把店内所有的新款都介绍一遍,他很快又眉开眼笑,只要能占据穆冬城这么多时间,他就变态的感到开心,开始重提那个说过一百遍的话题,“冬城,原谅我吧。”

  穆冬城一眼也不看他,紧抿着嘴直接无视。等他说到第三遍才不厌其烦,“齐业非,你到底想要怎样?”

  齐业非受伤地看着他,“我只想让你原谅我。”

  “有什么可原谅的,过去的事早就过去了。”穆冬城皱着眉头,别开目光。

  “但是你没原谅我。”齐业非无赖似的逼近他,被他闪身躲开。

  “离我远一点!”穆冬城额上冒出汗珠,手掌紧紧握成拳放在身体两侧。

  齐业非看他反应,知道不能再逼,只好嬉皮笑脸,“我是真的后悔,你就不能给个机会?我们以前可是最好的朋友。”

  穆冬城忍不住闭了下眼睛,“齐业非,你放过我,不要再提朋友这个词。”

  “我就知道你还在恨我。”齐业非终于正了面色,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他。

  穆冬城冷笑一下,“上班时间不谈私事。你到底要买哪一款?”

  “好吧,你恨我吧,也比前阵子不跟我说话强。”齐业非又笑起来,带着神秘的语气压低声音,“闻熙回来了,你知道吗?他设宴请了所有同学都不请你,真是够混蛋的。”

  穆冬城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迈步,“我要去忙了,好走不送。”

  齐业非情急,伸手拉他,“你还喜欢他是不是?听到他名字就这样。他不值得!当年他那样对你……”

  穆冬城终于大力一推,在几步之外怒视齐业非,这个人完全没有再提别人怎么对他的资格,“滚!”

  9、医生游戏

  下午六点,闻熙自己开车去接穆冬城,发现对方精神很差,确实一副没有睡饱的样子,看到他脸色更是白了三分。

  闻熙不动声色,仍然温柔得如沐春风,只说一起吃饭。等对方在车上困得睡着,却直接把车开去自己住处。

  停车后穆冬城茫然醒来,他拉开车门关怀微笑,“我看你这么累,外面吃饭会吵,不如我亲手做给你吃。”

  穆冬城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但随后露出向往神色,“好吧,谢谢。”

  闻熙回城也是自己独自居住,周末才回祖宅吃饭,两人直上电梯顶层,踏进只属于闻熙私人的一方天地。

  屋内装饰风格简约,用色黑白为主,处处泛着金属质感,唯独卧室的一张大床豪华浮夸,与整体格格不入。

  闻熙带穆冬城参观到这里,看到对方脸上现出尴尬表情,不由倾身在眼前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正要开口时被极其用力的推开。

  穆冬城像见鬼了似的瞪着他,表情痛苦中夹杂歉疚,“对不起。”

  闻熙不知这人还要玩多少花招,耐性都快用尽,勉强笑道:“是我冒昧了。我先去做吃的,你随便坐坐。”

  带人回家本是临时起意,他就着冰箱的食材随手发挥,记得穆冬城口味转变,只做了简单的四菜一汤。他常年独居,手艺还能入口,餐桌上穆冬城吃得不多,但紧张的表情早已缓和,对他时时露出信赖和赞许笑容。

  餐后两人一起收拾碗筷,他又有意无意贴近对方,发觉每次都有抗拒反应,不知是否故作矜持。

  待到他兴致消散打算放弃,穆冬城又出声叫他,紧蹙眉头、嘴唇发白,“我……我们谈谈。”

  闻熙淡淡说声好,两人一起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穆冬城犹豫良久,深吸一口气才开始说:“闻熙,我有病,不能跟你在一起。”

  “什么病?严重吗?”闻熙并不十分当真,这一招是这人常用手段,昨晚就对别的男人用过。

  “我……”穆冬城脸都涨红了,表情仍然痛苦,“我那种事不行,已经很多年了。”

  “哪种事?”闻熙真的有点想笑,穆冬城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会是“不行”,恐怕是“太行”了才玩出毛病,他微带恶意地故作不懂,欣赏对方难堪的窘态。

  “就是……”穆冬城俊朗的五官都快皱成一团了,“床上的事,你明白了吧。所以,你如果要跟我在一起,我那方面恐怕没有办法让你满足。”

  闻熙没有露出一点震惊的表情,伸出手指抚摸眼前的脸,“没关系,我带你去看医生。”

  穆冬城额上渗出汗来,身体也开始发抖,别开面孔低低地说:“不行的,我看过几次……再也不想去了。”

  闻熙一怔,下意识抱住对方,感觉到挣扎的力道也不放开,“嘘……没事,他们给你怎么治的?你最开始又是怎么生的病?”

  “我打了医生……我不想多说。”穆冬城抖动的身体被他温暖的怀抱压制着,慢慢平静下来,甚至也笨拙地伸出双臂回抱了他,“闻熙,我很想你,但是我已经废了。你去找别人吧,你就当我是个老同学,我也会很高兴的。”

  闻熙感受到背上轻柔的抚摸,仿佛蕴藏极深感情,一时竟也投入气氛,“不,我只要你。就算不上床,我也不介意。但是你要告诉我,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只要还能治,我们就去治好。”

  穆冬城在他耳边用蚊子似的音量说:“医生说,是心理性的……生理上没有问题。”

  “那就不会有问题,我来给你治疗。”闻熙听到这里,认定对方在进行特殊方式的调情,只不过演技实在逼真,差点把他都骗过去。

  他一只手滑到穆冬城的腰际,果然弹性极佳,另一只手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穆冬城又要挣扎,被他凑近嘴唇在耳边诱哄,“没事的,冬城,是我。”

  于是,被他压在身下的温热躯体变得顺从,虽然还是绷得很紧,一被碰触就轻轻颤栗。那人紧闭着眼睛,一个接一个深呼吸,任由他把上半身所有的扣子打开,献祭般的姿态十分诱人,但硬邦邦的肌肉处处显示防卫,让他无从下口。

  还真要把医生病人的游戏玩下去?他不禁莞尔,随之笑纳。

  眼前这幅男性身体已经完全成熟,看得出还有规律性的锻炼,蜜色皮肤应该是特意晒出来的,不会太黑也不会显得孱弱,正是最受欢迎的那种,也同样符合他的审美。

  他有信心演好医生的角色,俯下身脸贴脸、嘴对嘴,先在对方唇上温柔地亲了一口,才以他人口中盛赞过的醇厚嗓音开道,“冬城,睁开眼睛,看着我。”

  穆冬城战战兢兢地睁开眼来,眼珠漆黑,瞳孔放得有些大,还有湿润的泪意,不知出于兴奋还是恐惧,身体僵直得一动不动,就像猎物将要被箭射中。

  这种绝对的示弱和被动非常撩人,闻熙几乎一瞬间就硬了。

  他声音变得更低,眼睛牢牢锁住对方的,“我是闻熙,我喜欢你,冬城。你要相信我,把自己完全交给我。”

  “唔……”穆冬城慢慢点了头,额上开始渗汗,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似乎想要确认这个人真的是他。

  闻熙动作舒缓,脸上只有温柔,先从对方的额头吻起,逐渐向下亲过眼皮、鼻梁、脸颊、下巴,最后回到那张颤动的嘴唇,紧贴一会儿才舌尖用力,抵开唇瓣轻舔两排洁白的牙齿。

  穆冬城鼻间“嗯”了一声,再次闭上眼睛,双手不自觉回抱住他的背脊,牙关放松、微微开启。

  他放一只手到那人脑后,充满安抚和鼓励意味的揉摸,也阻住退路,让那张发出甜腻味道的嘴唇无处可逃,只能败倒在他灵巧的舌技下。他以舌为刃,不匆不忙扫过那湿热口腔的每一处,再吸住对方柔软无措的舌头戳刺挑逗,直到怀里的身体整个软了下去,才恋恋不舍与那张嘴唇分开。

  穆冬城不知何时又睁开了眼,看着他的眼神惊异而感动,湿漉漉的嘴角还带着刚才留下的水迹,脸颊浮起两片酡红,声音沙哑中透出软糯,“你……怎么……”

  闻熙在那张变得艳红的嘴上再啄一下,“怎么,不舒服?”

  “不是……”穆冬城又诚实起来,红着脸点头,“很舒服。”

  闻熙审视这男人软化的面孔和半裸的胸口,都染上了情欲颜色,继续做下去肯定没有问题。

  但两人都没洗澡,实干未免仓促,念及对方不知有过多少性伴,他更无法现在就上全套,于是揽住男人的腰微笑,“我们去洗澡。”

  “你的意思是?一起?”听到洗澡两个字,穆冬城整张脸都红透,他们从前交往的时候也曾共浴,每次都图方便在浴室里相互抚慰。这个词对过去的他们而言,简直等同于求欢讯号。

  闻熙从这人的反应,也想起过往旧事,只是现在想起,反而有几分扫兴。过去的他纯情到傻,无数次机会可以干到本垒,都在不舍得的心态中放弃。现在的他早已纯情不再,眼前这男人也早已不值得珍惜。

  他摇了摇头,把煽情的滥调甩出脑海,不再与穆冬城玩深情对视,起身将之一把拉进怀中,“我家浴室不错,你会喜欢的。”

  到这一步了,他今晚势必要见识这男人床上功力,医生病人也好,童男破处也好,玩什么play他都会使尽本事、奉陪到底。

  10、处男Play

  两人进了浴室,大到过分的浴缸让穆冬城发愣,整幅落地镜也太过嚣张。闻熙打开阀放水,回头笑得隐晦,“个人癖好。”

  穆冬城放松许多,不再如昨日拘谨,开他玩笑,“你从来都这么自恋。”

  闻熙笑而不言,动作利落脱下全身衣物,抬眼看身边男人,已被他健硕身材吓傻了似的,表情又怕又羡,眼睛只轻扫过他下身就赶紧望向别处,一副青涩到不得了的小处男模样。

  果然又换游戏了……闻熙对这模式颇为受用,故意邪恶地微笑着往前挺身,“怎么?吓到了?”

  他经过前一阵厮磨,下体早已直直挺翘,硬度惊人,长度快到肚脐,粗壮的茎身极具攻击意味。

  穆冬城被他那个挑衅的动作吓了一跳,竟往后退开两步,脸上神情似害羞又似害怕,再度紧张起来。

  演得真投入……闻熙忍不住笑了一下,撇撇嘴角示意,“脱吧。让我也好好看看你。”

  穆冬城上半身衬衫大敞,皮肤光滑紧致,浴室黄色的灯光下,半裸姿态极为性感。听到他催促,穆冬城垂下头慢慢脱掉衬衫,再侧过身脱去长裤,闻熙来不及欣赏那副细腰长腿,已眼尖地看到男人背上浅浅的疤痕。

  他猛然想起那一晚听到的,“被他玩过的人很惨,背上全是疤……”

  一股怒意直冲脑门,他倾身抓住穆冬城的双手,将之整个翻过去抵在浴室墙上。

  穆冬城猝不及防地叫了一声,身体紧缩、嗓音变调,挣扎的力道险些让他压不住,“你干什么!”

  “别动……”他压下翻涌的情绪,轻声哄道:“我只想好好看你。这是谁干的?你自愿,还是被迫?如果是别人欺负了你,你告诉我。”

  “闻熙,你先放开。”听着他的话,身前的躯体安静下来,穆冬城扭过头注视他的脸,“只是出了点意外,车祸……已经很久了,我没事。”

  这个男人当着他的面,看着他的眼睛说谎,为了维护那个玩虐待的变态。他胯下的小弟都跟着变得半软。

  闻熙轻笑,他怎么又傻了,这男人的事他根本不必去管。

  都没真刀真枪的插过,连炮友也算不上,他竟傻到想要提前犯规。

  他转过那男人的身体,面对面紧抱住,这样就可以把扭曲的表情隐藏在对方的肩膀后面,两只手已经顺着指尖触到的线条向下滑行。

  因为那些疤痕,男人的背不是那么光滑,这未免有点不敬业,去疤手术其实用不了太多钱。

  他从那条脊椎间的凹槽一路摸下去,伸入男人内裤下摸到紧实的P股,很是色情地捏了一把,再张开手掌整个托住,往自己这边用力一提。

  胯部突来的碰撞让那男人呻吟出声,两只手抵住他胸前就想往后退,他凑过唇舌温柔吻住那人想要躲闪的嘴,还放在对方臀上的手却很不客气,拽住内裤边缘就把它扯了下去。

  穆冬城又虚弱地叫了一声,像受了伤的猫科动物,即使被猎人射中还妄想逃走。挣扎中被他整个按倒在铺满瓷砖的冰凉地面上,出于本能地弹起又把自己送进他的怀里。

  闻熙居高临下欣赏这人迷乱的表情,慢条斯理从那双长腿上拉下廉价的内裤,一丝不挂的两具身体都跟以前不同了。

  穆冬城胯下的部位还没有一点反应,软软的垂头丧气,颜色倒是十分漂亮,干净又鲜嫩,跟从前差别不大,安静躺在稀疏的体毛之间。

  这男人保养得真算不错,自制力又未免太强,闻熙忍不住愣了一下,还凑头过去亲了一口。

  穆冬城“啊”地一声抬起腿来,想要踢他却被他用手架住,在他不耐烦的眼神中缩了缩身体,呐呐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脏。”

  他这才想起卫生问题,微笑着把男人扶起来推进浴缸,自己也随之跨进去,面对面坐着注视对方一脸不自在的表情。

  “没关系,你不要紧张。”

  “嗯。”

  穆冬城摆出顺从的姿态,眼睛总往他这边偷瞄,被他看到又羞涩地躲开。这种故作纯情的游戏把他都感染了,还真是别有一番乐趣。

  他闷笑一声,为打开僵局伸手挠上对方的痒处,他曾经熟知这个人身上每一处怕痒的地方。

  穆冬城没一会就笑到不行,边笑边躲,还敢回手挠他,眼中因为大笑而渗出了泪水,把那双充满欢乐的黑眼珠衬得天真动人,仿佛这么多年的时光都消失不见。

  闻熙看到沉迷,俯身下去又开始求吻,这一次穆冬城不再有任何抗拒,闭上眼主动伸出舌尖。

  他玩过好几个深吻,才顺着对方的下巴一路往下舔,到胸口处又往上舔到耳侧。

  这里是穆冬城从前的敏感带之一,只要轻轻碰触就能让下面挺起,但现在的这幅身体似乎还不行。他皱了皱眉,改用手指玩弄男人的耳朵,唇舌再次吻上那张颤动的嘴,吸到酥麻后才往下挪到已经有点反应的乳尖。

  他用舌尖吸吮,来回转动,手指弹拨轻摁另外一边,胯下也模拟X交动作压制摩擦。

  男人喉间果然发出慌乱的声音,伸手想要推开他的头。

  他暂且放开,低声调笑,“以前你这里就很有感觉。”

  “唔……”穆冬城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胸口和喉结大幅度起伏,沙沙的声音都被掌心捂住,“别……别弄那里。”

  他听着男人越来越重的喘息,微有成就感地把手向下伸去。

  那个刚刚还很萎靡的小东西已经半硬,被他握住就跳动了一下。

  “它很高兴……”闻熙带着笑意慢慢地说:“这么久不见,它急着跟我打招呼。”

  说罢,他用双臂抬起穆冬城的大腿,让那个久别多年的“好朋友”靠近自己唇边,轻轻吹气,“Hi,你想我吗?我很想你。”

  穆冬城实在忍受不住这种刺激,闷叫一声挺直了腰,再被他舔一口就完全硬了。

  闻熙就势把它攒在掌心,细细清洗,顺便借着湿滑撸动把玩,间或抬头看看穆冬城的脸。

  对方沉浸在情欲里的眼神并不单纯,似乎夹杂了复杂的情绪,不再故作羞涩地闪躲,而是瞪大着深深看他,断断续续叫他的名字。

  “闻熙……是你……真好。”

  “是我。”他心里突然有点酸,因为对方总要再三确认的固执,尽管这种唯恐叫错名字的举动不算什么好事。“是我,冬城,不是别人。”

  “嗯。”男人脸上浮起做梦般的神情,挣开他钳制自己腰部的手滑进水里,凑过嘴来主动吻他。

  他热烈回应,仍然伸手去握男人隐藏进水里的肉根,手势老到地快速撸动,连带抚慰紧缩上提的两颗囊袋。

  就着吻在一起的姿势,男人鼻间不住泄露模糊的呻吟声,只过了几分钟就开始反抗性的挣动,一手推开闻熙的脸,“不……不行了……”

  闻熙又有一点吃惊,但把这种反应归结于许久不见的亢奋。不管怎么说,他们曾经那么相互吸引过,身体可能也是一样,总会留着深刻的记忆。

  “放……放开……”穆冬城整个人软倒在他身上,唯有那一处硬热弹跳,“要出来了……”

  “那就射吧。”闻熙咬着男人的耳朵,手上更加卖力。

  “呜……”听着男人极力压抑却还是没有忍住的声音,他在对方喷射的刹那,凑过头把眼前艳丽的嘴唇吻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交友 天津同志交友 河北同志交友 山西同志交友 内蒙同志交友 上海同志交友 江苏同志交友 浙江同志交友
    安徽同志交友 江西同志交友 广东同志交友 海南同志交友 湖南同志交友 湖北同志交友 河南同志交友 辽宁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云南同志交友 贵州同志交友 广西同志交友 福建同志交友 吉林同志交友 山东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贵阳同志交友 太原同志交友 一同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21-9-24 20:43 , Processed in 0.301241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