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地区交友 上海地区交友 广州地区交友 深圳地区交友 重庆地区交友 成都地区交友
天津地区交友 河北地区交友 太原地区交友 江苏地区交友 杭州地区交友 福建地区交友
长沙地区交友 河南地区交友 东北地区交友 昆明地区交友 贵阳地区交友 湖北地区交友

重庆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故人床事

2016-1-7 15: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313| 评论: 0

摘要: 1、狂欢之夜   C城一家隐秘的俱乐部,每个周末都有狂欢夜,人满为患且不收女客。   台上表演自然精彩,最受欢迎的却是三个客人。这三个男人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条件都属顶级,只1不0,在鞘多剑少的圈子堪称偶像。 ...
广州同志会所

16、我混蛋,那他呢?

  经过一场恶战,两个混混负伤退散,齐业非和穆冬城也不轻松。

  穆冬城稍好一点,身上反正看不到,只在嘴角处有块青肿,齐业非脸上才叫一个精彩,青红紫绿开了染坊。

  危机解除,穆冬城接着就赶齐业非,“他们滚了,你怎么不滚?”

  “太狠心了!”齐业非捂着脸哀叫连连,“我为了救你受伤,你竟然赶我走!”

  “是我救你吧?说什么为了我,其实是来害我,你总是……”穆冬城赶紧收住。

  “总是怎样?你终于肯说以前的事了?”齐业非贱兮兮地微笑,又被脸上伤口扯痛,“哎哟……”

  穆冬城看着对方那副窝囊样就烦心,挥挥手往卖场走,“我回去上班,你滚吧。”

  “你上班时间还没到!你饭还没吃呢!”齐业非匆忙拉他,被他狠劲甩开。

  “你干什么?少碰我!”穆冬城回头的眼神似受伤的野兽,很危险也很性感

  “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害你了,你原谅我。”齐业非摆出极低的姿态,有种想要跪地膜拜的心情。

  “我不相信你。”穆冬城毫不犹豫,“再也不会。”

  “你……”齐业非眼睛都红了,真的咬牙跪了下去,还抱住他的双腿,丢掉所有脸面大声说:“是,当年是我害你!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喜欢你、羡慕你、妒忌你,我就是受不了你跟他!你这么完美,怎么能被别人玷污!否则,我宁可自己毁掉你!”

  齐业非总是一副花花公子模样,难得这么认真,但认真起来简直不是人……穆冬城被这混蛋抱着腿,眼看周围路人好奇的目光,窘得脸色涨红,胸口却被愤怒的情绪占满。

  “放手!齐业非,别说这些恶心话,你既然做得出,又何必假惺惺地后悔,像个男人不行吗?你害了我,还要我的原谅,那谁又来原谅我?”

  都怪眼前这个混蛋,总来纠缠他,总是让他想起那些曾经差点逼他去死的过往。

  “我知道我害得你很惨!我愿意补偿!你欠的钱我帮你还,你的学历,我帮你找回来!你喜欢念书,我就供你念书,随便你读到什么时候,你别不理我,冬城,我知道错了!”

  “然后呢?”穆冬城忍不住冷笑,“我花你的钱,让你心安理得,还可以看不起我、嫌弃我?凭什么?齐业非,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齐业非身体一震,低下头放开了手,待穆冬城将要转身时又大声叫道:“我是个混蛋,那他呢?你再也不肯信我,但愿意信他?你以为他跟我有什么不同?我是真的想要一辈子跟你做朋友,穆冬城!”

  “对,你要我只做你一个人的朋友,让所有其他人都做我的敌人。齐业非,你去看医生吧,你有病!”穆冬城头也不回,说完就径直走远,把跪在地上的齐业非独自留在众人的眼光中。

  来自每一个方向都只有孤零零的、异样的眼光,现在的自己就像当年被全部人抛弃孤立的穆冬城。齐业非这样感受着,心里突然生出一股诡异的快感。

  穆冬城脚步很快,心绪焦躁,电话响了好多声才听到,接起来的时候还带着怒意,“谁?”

  “是我。”闻熙顿了一下,“怎么,不开心?”

  “没事。”他勉强把情绪按捺下去。

  “吃午饭了吗?我接你出来吃?”闻熙也不多问。

  穆冬城刚要说好,想起自己现在这副尊容,改口拒绝,“不用,我已经吃过了,你忙你的吧。”

  “那好,下午我来接你,我们外面吃?”闻熙声音温柔。

  脸上的伤起码要几天才能好,躲也是躲不过去的,总不能为了隐瞒这点小事,影响到刚刚才复合的感情。穆冬城想了想,放软声音回答,“那你现在过来吧,我吃得不多,还可以陪你吃点。”

  “呵呵,好。”闻熙心情很好的样子,“等我十五分钟。”

  17、真敏感

  约定时间就会准时赶到,这一点上他们相同。穆冬城站在原地抽了根烟,再等了没多久,就看到熟悉的车。他也不废话,直接上车指路,带闻熙去了附近一家手艺尚可的中餐馆。

  闻熙频频看向他的脸,他随口解释,“之前没注意,摔了一跤,过几天就会好。”

  “那都点清淡的菜吧,你有伤口不能吃刺激的东西。”闻熙在口味上迁就他。

  “你爱吃辣,还是点两个辣菜,我们一人两个菜,公平合理。”穆冬城微笑着注视闻熙,跟这个人相处如此平和温柔,真好。

  “嗯。”闻熙也很享受这时的气氛,虽然对方刚刚才说了谎。穆冬城双手关节有明显的防御伤,还带着揍过人的痕迹,谁会摔成这样。但闻熙无心追究,既然要给彼此足够空间,不该问不该管的,就不必多伤脑筋,这样大家都落得轻松。

  不过,在吃完午餐送对方回去的路上,闻熙还是抽空去药店买了碘酒和消炎乳膏,就在车内给穆冬城简单地处理一下伤口,由此得到了主动献吻一枚。

  穆冬城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奔放,完全控制不住心里那股酸酸的感觉,像个陷入初恋的少年般冲动起来,大白天在车里捧住一个男人的脸就亲。

  闻熙当然很享受,化被动为主动,逐渐加深唇舌纠缠。探入对方口腔至少有三分钟,闻熙才把穆冬城已经麻木的舌头放开,自得意满欣赏那男人气喘吁吁的窘态,“真敏感。”

  穆冬城好半天才平复呼吸,苦笑着看了看闻熙,“是你技术太好。”

  “嗯。”闻熙自恋又无耻的承认,同时向对方做出技术建议,“你确实需要多练习,不过有了我,你要进阶指日可待。”

  “你脸皮变厚了。”穆冬城开心中带点无奈,想起过去这个恋人单纯又热情的面孔,忍不住叹了口气,第一次因为过去对闻熙道歉,“对不起,以前的事。”

  刚才还在微笑的闻熙沉默下来,半晌才轻轻摇头,“没关系。我们都别提以前的事了,好吗?都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

  “嗯。”穆冬城也并不想回忆过去,这些年对他而言痛苦远多过快乐,而极少的快乐都跟眼前这个男人有关。

  他在心里再次说了声“谢谢”,看着闻熙专心开车的脸,纵使对方整个人变得成熟,那副专注的表情还跟以前相似,让他永远忘不了那个曾经专心追逐他感情的少年。

  就算仅仅为了那份回忆,他也无法真正拒绝闻熙,但是他不会提起这一点,因为对方说一切都过去了,他们需要的是重新开始。

  闻熙不会知道,他的人生多么贫瘠,闻熙曾经留给他的回忆,就是他快乐的全部,在他差一点撑不住的时候,一次又一次的撑住。

  还是在早上下车的地方,闻熙把他放下道别,他这一次主动约了晚餐,“下班了还是去你家,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闻熙的神情有点惊异,像是没想到他会做饭,他则对闻熙的表情感到吃惊。

  “我十几岁就能做饭给全家人吃。”这件事没有对闻熙讲过?连他自己都吃惊了。

  “哦……你第一次说。”

  “晚餐后我要回去住,昨晚就没回家,屋主会生气。”他有点抱歉地看着闻熙。

  “屋主……”闻熙似乎想问什么,随后勾起嘴角淡淡地笑,“算了,你先去上班吧。”

  18、游戏规则

  下午六点,闻熙去接穆冬城,开车不到十分钟,就听到对方电话在响。

  穆冬城皱着眉接听,等那边说了一大通话才干脆回绝,“不好意思,闵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想浪费你时间。”

  那边又说了一会,他平和而坚决地回复,“吃饭就不必了,我不想让你夫人误会。我很感谢你帮过我,你是个好人,没有在我最难的时候逼我,但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

  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大,连闻熙都听得清楚了,“只是约你吃饭,你都不给面子!少拿我老婆做借口!我跟她分居很久了!”

  “抱歉,那是你的家事,你不需要跟我说,我真的不适合你……”穆冬城对这个人耐心十分的好。

  “阿城!都这么多年了,你总不能一直单身!总要找个人的!”那边可以算是咆哮了。

  穆冬城顿了一下,偏过头用眼角扫过闻熙的脸,“我有交往的对象了,谢谢关心。”

  “你说什么?你骗我!”电话彼端的吼声让穆冬城不得不拿开手机。

  等那边没声了,他才把手机放回耳边,“闵先生,我没有骗你,我就是因为真的感谢你,才不能骗你的感情。你对我说过的那些,我很感动……但感动不是爱情。如果你只是想找个床伴,条件比我好的,玩得起的年轻人很多。”

  “你明明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真他妈脑子坏了才喜欢你这么久!”

  “那就不要再喜欢了,我不值得。对不起,闵先生,我手机快没电了,先挂了好吗?”穆冬城温和而残忍地道着歉,把电话挂断了。

  听到这一切的闻熙,心里难免有点获胜者的得意,又有点兔死狐悲的同情。

  穆冬城还是这样,对别的人都宽容和善,对喜欢自己的人却是和善着残忍。闻熙几乎可以确定,闵峻达是真的有几分喜欢穆冬城,但这男人就跟从前对付自己一样,轻轻松松对付了闵峻达。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闵峻达被这男人不知吊了多久了,而且很明显,一直没有发生过实质关系。

  至于为什么穆冬城现在选择委身于自己,还用这一点来打发闵峻达……那人多年来都没有离婚,比起已经长大成熟又单身、甚至还出柜了的自己,条件之高下优劣立现。

  想着这些,闻熙弯起了嘴角,真实虽然并不那么美好,但也算不上什么丑恶。越优秀的男人越能拥有美丽的性对象,而且还能进一步达成性垄断,人类历史从古至今都是这样,这就是权力的象征。无数男人因此流血流汗,拼搏一生,成为胜者总比失败者要好得多。

  起码在目前,自己就是那个雄性斗争中的胜者,战利品已经提前享受过,还将继续享受一段时间。至于这段时间到底延续多久,是自己说了算,也因为亘古不变的胜者定律,大家都要遵守游戏规则。

  闻熙沉默着神游,穆冬城以为对方在介意那个电话,一起上楼时措辞解释,“那个闵先生,你认识的……他帮过我的忙,我欠他人情,所以不好对他太失礼。”

  “冬城,你不用跟我解释的,我说过会给你足够空间。”闻熙不置可否听完,微笑着回答。

  看到穆冬城脸上露出有点复杂的表情,不知是释然还是难过,闻熙握了握他的手,笑得更加温柔,“我相信你。”

  “嗯。”穆冬城也笑了笑,似乎变得开心了。

  19、理所应当

  两人一起进了屋,穆冬城还保持着刚才的快乐情绪,钻进厨房寻找可以用的食材。闻熙早已提前买好不少,只等他大展身手。

  他也很久没有做饭,手脚有一些慢,但凭着身体的记忆还是做得不赖,四十五分钟捣鼓出几个荤素搭配的菜。

  闻熙在他上菜的时候就开始尝,每尝一个菜,都会给一句称赞,“嗯,很好吃的家常味道……真看不出来你做得比我好……看样子就会好吃……颜色真漂亮……”

  穆冬城都被夸得有点脸红了,其实他做的是最普通的家常菜,那时候做给全家人吃,很少有人夸奖他,甚至还经常被骂。

  “你别哄我,我做的菜就没人说过好吃。”

  闻熙略带夸张地低叫:“什么?不会吧!暴殄天物嘛,都是些什么人不识好歹!”

  穆冬城被哄得开心,微笑着想了想才说:“我妈,我继父,我弟,吃过很多次我做的饭。不过……是很久以前了。”

  闻熙本无意过问他的家事,听他语气惆怅伤感,果断转移话题,拉着他就往桌前坐下,递过筷子,“你自己吃,手艺真的不错。”

  他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淡淡笑了,“嗯,不难吃。”

  “比我强很多。以后我们一起吃饭,都你做好不好?”闻熙趁势做出过分要求。

  “可以啊。”穆冬城像是真的很高兴,抬手夹菜放进闻熙碗里,“你要是喜欢,我有空就做给你吃。”

  还真是挺可爱的……闻熙又喜又忧地觉得。

  穆冬城还是吃得不多,闻熙看他的表情并不像心情变差,随口问一句,“你每顿都吃这么少?”

  “有次生病,不能多吃,适应一阵就习惯吃少点了。”穆冬城眼神一滞,答得含糊。

  又是不愿意多讲的事……闻熙明白自己触到对方不知哪个雷点。一个大男人总这样遮遮掩掩,又不怎么可爱了。

  人总是这样,不能十全十美,有可爱之处就必定有可恶之处,哪里会有度身打造的完美情人?

  闻熙尽量放低期待,把关注都放在对方的优点上……样貌这么标致、身材这么火辣、会做味道很温暖的家常菜、可爱起来像个没长大的小孩……还要多少呢?作为一个交往中的情人,已经超过八十分。光凭这些,将来分手的时候,闻熙也绝不会对他有任何亏待。

  眼神在对方身上扫了一阵,闻熙觉得食欲和另一种欲望都很旺盛,赶紧加快吃饭速度,匆忙解决掉这顿就拉起穆冬城,赤裸裸地明示,“去洗澡!”

  “碗还没收。”穆冬城不解风情地说。

  “我来收!你先去洗,记得洗干净一点。”闻熙压低声音对他耳朵轻轻一吹。

  “呃……好。”穆冬城脸又红了,“我洗完在房里等你,但是先说好,我今晚要走。”

  “嗯。”闻熙才不管他现在说什么,真的累了,谁还能走得动,“我放在浴室的东西,你要记得用,待会我要好好的检查,满意的话……给你奖励大餐。”

  听闻熙讲得神秘,穆冬城好奇走进浴室去看是什么要用,结果一看到那个新加入浴室的成员,他就僵直身体微微发抖。

  浣肠剂……他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印象深刻的东西,但是已经很久没见过。

  他不敢碰也不敢动,只站在原地怔怔地盯着它,一步不挪,就像看到了什么伤人的猛兽。

  然而闻熙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冬城,你自己行吗?要不要我进来?”

  “不用了!等我一会!你别进来!”穆冬城如梦初醒,咬咬牙走过去拿起它。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放不下,一直在愤怒……但那些跟闻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能用自己的梦魇,去惩罚无辜的闻熙。

  他的病已经好了,这不过是X爱前常见的清理工作,做好这一步,闻熙才能对他更加满意,这是身为一个恋人……理所应当做到的事。

  20、惩罚你

  在穆冬城的感觉里过了很久,他才两腿发软地走出浴室,闻熙看他脸色很差,久候的不悦暂且抛到脑后,“怎么了?很不舒服?”

  “不是,太久没弄,有点不习惯。”穆冬城慢慢坐在床上,对闻熙微笑,“你去洗吧,我等你。”

  闻熙无心多想,快速但不失仔细的洗了个澡,回到卧室时看到穆冬城还是保持先前的姿势,坐在床上缩紧身体,表情也很紧张的样子,不禁有点奇怪。

  每到要上床的时候,对方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不能落落大方坦然相对,搞得自己也跟着心情紧张。

  “冬城,如果今天你不想做,我们就不做。”闻熙坐在他身边,摸了摸他带着湿意的头发。

  穆冬城偏过头抓住对方伸过来的手,这么温暖而体贴,他把自己的脸也贴了过去,这样就不会再觉得冷。

  “我想跟你做。我只是……今天摔到了,身上不好看,我怕你感觉不好。”

  闻熙释然地笑笑,伸舌在他嘴角舔了一口,随后捧着他的脸离远一点细看,“你在我眼中怎么会难看……这样就不会疼了,对吧?”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就让穆冬城轻松了下来,也眯起眼睛笑出声,“嗯,好傻。”

  “你敢笑我傻?”闻熙做出一个凶狠的表情,以恶虎扑羊的姿势骑在他身上,顺势拉掉他腰间的浴巾,“我要惩罚你!”

  “呵呵……”穆冬城扬起头眨了眨眼,用天真的表情反问,“你要怎么惩罚我?”

  闻熙压低声音,用特别邪恶的语气说:“我要一点、一点的吃掉你!”

  穆冬城被对方夸张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胸口剧烈起伏,随即却倒抽一口凉气,眉头也皱了一下。

  闻熙看他胸口和腹部各有一处泛青的伤,伏身下去用唇舌极轻地舔舐,热暖湿润的感觉让他不再感觉到疼,只有一丝丝酥麻的情欲升起。

  “唔……”他鼻间泄露出无意识的哼声,不自觉伸手去摸闻熙的后颈。

  闻熙抬起头看他一眼,已经开始迷乱的身体躺在黑色的真丝床单上,性感得似乎全身都在发出莹润的光,而且那一点碍眼的伤,更增添几分真实与野性,越发增添惹人毁坏玩弄的诱惑。

  但是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掌控者,闻熙不会太过急色,无论惩罚还是奖赏,身下的这幅躯体都很值得。

  在将要进行下一步之前,闻熙撑起身体凑在对方耳边问,“冬城,你最近有做过健康检查吧?”

  穆冬城微微睁眼,对这个问题不明所以,这个时候关心起他的身体,是怕他嗨过头吗?还是担心他的病?

  “嗯?我很健康,不用担心我身体……再说,昨天我们就做了,今天还问什么。”说到后面,穆冬城声音减低,脸又开始发红了。

  “好。”闻熙一想也对,从对方昨晚的表现来看,近期并没有频繁地做过,像穆冬城这样聪明的玩家,显然很珍惜自己的身体,不会轻易而廉价的选择性伴。

  “冬城,把腿张开一点,我要吃你了。”闻熙身体向下滑,舌头从穆冬城的嘴唇、下巴,一路舔到小腹下弯曲稀疏的体毛,还拍拍对方两条轻颤的大腿催促。

  “嗯……”穆冬城闭上眼睛,两腿顺从的向外分开,任由闻熙操纵他的身体,只要不去看,他脸皮也可以厚上很多。

  21、快给我

  闻熙很满意眼前所见到的,微笑着先在对方半硬的蘑菇头上亲了一口,看到它弹动着打了招呼,才深深把它含进自己暖热的口腔。

  穆冬城的这一根并不算太大,难得的是跟主人一样干净漂亮。含在嘴里,口感也很不错,并不粗壮却硬度突出,一点奇怪的气味也没有,在男人里面确实算好吃的。

  闻熙一上口就使出厉害本事,吸住那根快速全硬的肉具灵活玩弄,等到对方忍不住挺腰的时候又放出来,转而舔弄下面的囊袋,手指也轻按穴口周围,感受那里柔软和湿润的程度。

  前后交攻的感觉太过强烈,穆冬城很快就缩起身体想要往后退,闻熙用力把他企图合拢的腿压住,声音和表情都极其色情,“我说过,今天要让你吃大餐。”

  “你……你就快点做吧,我不行了……”穆冬城从没想过,一个人的舌头会有这么神奇,只要对方舔弄过的地方,都像被点了火一样。

  “那个还早,你慢慢享受。”

  闻熙很有诚意让穆冬城彻底爽到,再次把头埋进对方胯间,十根手指加上一根曾被誉为“灵蛇”的舌头,孜孜不倦探索男人已经硬到不行的茎身,还有小小的穴口。

  湿热的舌在穴口周围转动舔弄,等它贪婪地微微张开,才试着用上力度向里刺入。

  被这样对待的男人羞窘到快要发疯,腰却软得没有一点躲避的力气,或许他的内心也在遵从身体的指示,已经抛弃思考能力只想当机。

  他发出一连串自己都不知道意义的呻吟声,双手只能够用来捂住自己的眼睛。对他做出这种事的闻熙实在太奇怪了……他从来没想到过会有人对他这么做。

  那根像蛇一样的舌头越来越深入,仿佛要整个侵入他的体内,他忍不住一阵一阵的颤栗,这种陌生而隐秘的快乐让他觉得肮脏和罪恶,但这种亲密到毫无自尊与秘密的感觉,又让他无法抵抗,他甚至是喜欢的。

  “啊……啊……别……好脏……好怪……”他勉强找回语言的能力,断断续续与体内汹涌的快感对抗,闻熙却听而不闻,又伸进一根手指探进他的深处,刺激到那个让他承受不住的点。

  “啊啊啊……不要弄那里!”穆冬城被那种酸胀不已的快感逼得大叫,觉得自己下一秒要昏过去了,等那根手指稍稍退后才活了过来,“不要弄……闻熙,我不……”

  闻熙完全不听他的,再一次摁住那点,还坏心地连续而节奏稳定的擦过去。穆冬城紧闭的眼睛里飙出了泪,双手牢牢揪住床单,挺翘的前端不住渗出透明体液,闻熙还凑唇上去又含又吸,发出很大的声音。

  后面的穴口换上手指耕耘,闻熙的嘴除了伺候那根哭泣的肉茎,偶尔还能抽空语言调戏,“冬城,我要把你舔射,快给我。”

  “呜……”穆冬城的手遮住眼睛都不够,还想去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他从来不知道情欲是这么可怕的东西,让他变得一点都不像他。对他做出这些事情的闻熙,也一点都不像那个成熟的闻熙,但又是这样强势和温柔……

  察觉到穆冬城挣扎的力道变大,闻熙知道他实在忍不住了,笑着含紧那根被舔玩到通红湿滑的东西,嘴上的吞吐动作继续加强吸力,插在对方后穴里的手指也以相同频率加速进出。

  也察觉到了闻熙的意图,穆冬城忍得快要爆炸还在挣扎,用变调厉害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哀求,“放……开……闻熙……放开……”

  闻熙非但不放,还刻意加重了喉间喘息的声音。

  短短几秒之后,穆冬城浑身抖动着射在闻熙嘴里,然后……哭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21-9-24 19:47 , Processed in 0.287615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