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年同志小说:老爸的爱人(图)

2016-1-8 14: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307| 评论: 0

摘要: (1) 一个普普通通的星期一,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南方城市中一间比普通略高档一些的公寓中有这样一对在普通人眼中不那么普通的父子,他们是单亲家庭,年轻的父亲只有30岁,听说孩子一出生母亲就去世了;父亲是大公司旗 ...
无标题文档

(1)

一个普普通通的星期一,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南方城市中一间比普通略高档一些的公寓中有这样一对在普通人眼中不那么普通的父子,他们是单亲家庭,年轻的父亲只有30岁,听说孩子一出生母亲就去世了;父亲是大公司旗下的时装设计师,虽然不是那么有名气,也够一般小老百姓们羡慕顺便当作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了;儿子是一名初中生,附近的小孩对他唯命是从……这些事聊久了说不普通也很普通,大家之所以特别关注他们,认为他们和一般人不同的原因是——他们太漂亮了!

时常面带着孩童般纯真羞赧的微笑的父亲雪靖简直就是众人心目中的天使,身高176公分,修长的身材对男人来说纤细了些,但为了儿子及工作长期锻炼到也还算结实,漆黑微卷的头发让他白皙中透着红润的脸庞更具柔和的亲和力,加上温润真诚的黑眸,红嫩的双唇,让人如沐春风的男中音使得这个小区中的男女老少,甚至路边的小猫小狗都心甘情愿的拜倒在他圣洁的光辉中。

至于他的宝贝独子雪彦,他有一张同父亲一样漂亮的俊美脸孔,但上挑的剑眉和英气的双眸比父亲多了几分野性,刚上初二已经长到174公分,体格硕长,个性不知该说是活泼乐天还是霸气粗鲁,总之比起他父亲那纤细的神经,他要粗线条多了,是个不知失败、悲伤、烦恼为何物的开朗的孩子。

本来父子两在这里过着平淡、衣食无缺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雪靖从没想过除儿子以外的事,虽然也相过几次亲,但都被雪彦以“讨厌这种恶心的欧巴桑”为理由破坏了,他到也不介意,反正除了小彦的母亲他也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的女人。

雪彦野兽般的敏感嗅觉警惕的防范着觊觎雪靖美貌的女人(及男人)们,这天他一个失策,没有在放学后立刻回家,而是和几个哥们一起去和邻居学校的小混混打了一架,又不幸被警察发现,直到晚上10:00才回到家。这个失误让他后来足足后悔了一年之久,平静的生活也从此改变。一切都是因为那个闯入者——东聿辽。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雪彦正庆幸自己花言巧语骗过警察被放了回来(其他人要被关一个晚上),进了家门屋里黑黑的,老爸已经睡了吗?奇怪,他不回来他是不会睡的呀!生病了吗?他快步走到卧室门口推开门,眼前的情景简直让他暴跳如雷——一个男人!一个身材高大、赤身露体的男人正把“娇小的待宰羔羊、可怜的雪靖”压在身下,他恶心的手撮弄着他胸前玫瑰色的突起,而他的嘴,这个天杀的变态!正象昨晚他的女人帮他做的那样含住他的……雪靖紧闭双眼,无意识的扭动身体,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

“妈的!臭流氓!你是谁?”雪彦狂怒的冲过去硬是把“变态”从雪靖身上拉下来并且反手就是一拳。

“好痛!哪里来的小鬼?”“变态”——东聿辽吃痛的从地上爬起来,站稳脚后又惊又怒的瞪着眼前比自己矮上一头,浑身毛发竖起,蓄势待发的幼兽。

“少废话,老色狼!”出生牛犊不畏虎,雪彦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和又高又壮的东聿辽打成一团。

瞬时间风云变换,飞沙走石,小小的房间里展开了一场恶战,而战争的起因——美丽的雪靖爸爸翻了个身,抱着枕头继续呼呼大睡。

************************************************************翌日清晨。

“雪彦……雪彦?该起床了!”听到闹钟的叫声,雪靖习惯性的还没张开眼睛就开始大声喊住在隔壁儿子起床。

“雪彦!雪……”迷迷糊糊不甘心的睁开眼,看到雪彦野性的美貌,雪靖吃惊的住了口,平常都要他喊破喉咙才会懒洋洋的张开一只眼睛的雪彦竟然已经穿戴整齐,并皱着一双漂亮的浓眉俯视他。

“老爸,把嘴巴闭上,告诉我客厅里的老头子是谁?”雪彦站起来,从衣柜里找出干净的衣服丢给雪靖。

“老头?我们家不是就咱们两个人吗?”雪靖不解的掀开被子,“诶?我怎么没穿衣服?一定是昨天晚上喝醉了,洗完澡忘记穿上就睡了!”

“不对!是别人帮你脱的!”雪彦的目光斜向客厅的方向。

“是吗?我醉到那种地步了!下次要小心……麻烦你了,雪彦。”身为老爸竟然喝醉酒让儿子帮忙脱衣服,真是丢脸啊!

“不是我脱的!老爸,你酒还没醒吗?快穿好衣服出来,我们一起去派出所告那个变态!”雪彦精光四射的黑瞳对上雪靖朦胧的睡眼。

“什么变态呀?我们家又没有女人怎么会有变态呢?……”雪靖穿好衣服,嘟囔着被儿子硬拉出卧室。

“就是他!”雪彦一指厚着脸皮睡在他家沙发上的“变态”,“还在睡!混蛋,你给我起来!”他一抬脚踹上“变态”瘦削健美的窄臀。

“烦死了!……”“变态”诅咒着坐起身,黝黑的大掌不耐烦的耙过垂落在额前的凌乱黑发。

“天那!东,东先生!你怎么会……你是何时……诶,我是说你怎么会在寒舍的沙发上?”雪靖呆呆的看着“变态”——东聿辽,大名鼎鼎的东家继承人,公司老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到的超级大客户。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站都站不稳,更别说走路了。后来你公司那些女职员很热心的告诉我你的地址,还拜托我一定要送你回来,所以……”东聿辽动了动因为睡在过小的沙发上而酸痛的脖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请问洗手间在哪?”

“等一下,这个‘东先生’到底是谁?”雪彦一把将雪靖拉到身后。虽然论起身高雪靖还比他猛上一点,不过14岁的雪彦在气势上可要强势多了。

“靖,这小鬼是谁?”东聿辽狭长的黑眸一瞥,越过雪彦直接向雪靖发问。

“我儿子,14岁,在上中学。”“老爸,他怎么能叫你‘靖’?恶心死了!”父子两同时出声。

“什么?这个野小子就是你儿子?!”在东聿辽心里,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雪靖的儿子应该是比他的腰高不了多少,说话奶声奶气,用一顿肯德基就可以搞定的小学生,而不是竖起全身毛发,目露凶光,随时准备向他扑过来的野豹。

“没错!我可不是小学生,而且我的经验可比我老爸要丰富多了,别想耍花招!”雪彦的兽类本能在“同类”面前被激发出来,开始仔细估算着“敌人”的分量。

“呵呵~~~靖,你比我想象的要开放多了~~”东聿辽邪恶的笑起来。野小子14岁,也就是靖17岁时制造出来的……没想到啊,这个一逗就会红着脸跳开的小白兔竟然是个“学生爹地”呢!

“东先生,我不是那种随便不负责任的男人,我……”雪靖立刻挺直腰板想在两个纯粹阳刚的“生物”的压迫**现出更多的男性气概。

“我明白,我明白!”东聿辽笑着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然后走出来拎起丢在沙发上的西装向雪靖告辞,“我回家换件衣服,一会公司见吧!”

“麻烦你送我回来,还让你睡在沙发上,真是不好意思!我会努力工作让贵公司满意的!”雪靖客气的送东聿辽出门。

“恩,我相信,很高兴能与你合作!”东聿辽握住雪彦修长的手,故意凑到他耳边说话,热热的气息抚过他的颈边。

“诶,谢谢,东先生,我也很荣幸!”雪靖轻轻甩甩头,甩掉那种怪异的感觉。

“老爸,他是你们公司的?”雪彦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面包大嚼起来,胙晚无故浪费了不少体力,一早起来早已是饥肠辘辘。

“不是,是我们的客户,昨天刚签的合同,老板请他吃饭,没想到我竟然喝醉了。小彦,不要冷着吃,对胃不好,我帮你烤一下。”雪靖夺过雪彦利齿下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面包放进烤箱,同时在不沾锅里打了两个蛋。

“你是设计师,又不是女公关,还要陪酒?”雪彦没等早餐做好,已经解决了一罐牛奶。

“第一次谈判是我陪老板去的,后来他就指名要我接待,老板也一直求我,所以我就……”雪靖利落的作好早餐摆在雪彦面前。

“老板求你你就答应?他是什么大人物?”

“他就是著名东家的继承人东聿辽。”

“你以后离他远点,他是变态!”

“变态?怎么会?他还好心送我回来,也没什么架子。”雪靖不相信。

“刚才我没说话是怕你在他面前难看!其实我昨天晚上回来就看见他在对你XXX,而且还XXX,如果不是我正好赶回来,你一定会被他XXX!你看,这里就是和他打架时弄伤的!”雪彦边吃饭,边象聊天一样说出一连串让雪靖瞠目结舌的专有名词,并展示自己的伤痕。

“小彦!你在胡说什么呀,我可是个男人,东先生也是男人,他怎么可能会对我……那个……你怎么又和人家打架?还有,你在哪学来这些话的?”雪靖张了半天嘴,还是说不出那些直白得过分的词。

“男人也一样!老爸,你真的已经31岁了吗?连这点常识都不懂,所以才老被别人骗!”雪彦觉得自己才象是替“无知”的儿子操心的老爸。

“我什么时候老被别人骗了?快点吃完去上学了。不准老是逃学!”雪靖迅速整理好餐桌,把领带套上脖子。

“好拉,知道了!”嘴里说着,雪彦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交友 天津同志交友 河北同志交友 山西同志交友 内蒙同志交友 上海同志交友 江苏同志交友 浙江同志交友
    安徽同志交友 江西同志交友 广东同志交友 海南同志交友 湖南同志交友 湖北同志交友 河南同志交友 辽宁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云南同志交友 贵州同志交友 广西同志交友 福建同志交友 吉林同志交友 山东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贵阳同志交友 太原同志交友 一同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19-12-10 00:09 , Processed in 0.110006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