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地区交友 上海地区交友 广州地区交友 深圳地区交友 重庆地区交友 成都地区交友
天津地区交友 河北地区交友 太原地区交友 江苏地区交友 杭州地区交友 福建地区交友
长沙地区交友 河南地区交友 东北地区交友 昆明地区交友 贵阳地区交友 湖北地区交友

重庆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故人床事

2016-1-7 15: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317| 评论: 0

摘要: 1、狂欢之夜   C城一家隐秘的俱乐部,每个周末都有狂欢夜,人满为患且不收女客。   台上表演自然精彩,最受欢迎的却是三个客人。这三个男人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条件都属顶级,只1不0,在鞘多剑少的圈子堪称偶像。 ...
无标题文档


  69、干了再说

  只不过喝下一杯酒,怎么能醉成这样?闻熙也发现不对,扶着摇摇欲坠的穆冬城怒视身边那几个人,“酒里有东西?谁干的?”

  几人面面相觑,过半天才有人出声,承认自己丢了几颗带有催情成分的迷幻药,平常用来泡妞的那种。

  闻熙气得暗骂自己糊涂,这种人渣也带到穆冬城面前来,难怪对方反应这么大。他懒得在这群废物身上再花时间,冷冷丢下一句“好自为之”,就扶着穆冬城先行离开。

  他本来想把穆冬城送到医院,但才刚一上车,对方就全身发烫往他这边靠过来,呼吸异常急促,吐出来的空气都是火热的,还不自觉伸手去解他的衣扣。

  闻熙抓住穆冬城四处乱摸的手,忍着欲望大声提醒,“冬城,醒醒!我要开车,你别这样!”

  可这种程度的阻止一点效果也没有,穆冬城无意识地笑了半天,又眯着眼睛动手撕他的裤子。

  这还是对方第一次对他这么热情,他当然招架不住,但心里头一阵阵的发酸。只有被下了药,穆冬城才会这么渴望他,如果是清醒的状态下,根本不想让他再碰一下吧。

  他生着自己的气,抽下领带把穆冬城不安分的两只手绑住,再推到后座,谁知还没起身就被对方伸长的双腿勾住了腰,嘴也急躁地凑近他一阵乱吻,声音沙得很有质感,充满赤裸裸的情欲,“我要!”

  闻熙脑子一昏,也伸出舌头回应起来,吻到对方眼皮上才察觉这人已经热到发烧,眼睛里不断冒出生理性的泪水。

  闻熙再伸手一探他下面,也是硬梆梆挺起老高,只刚一被接触,就整个人抬起腰直往上贴,嘴里发出一连串毫无羞耻感的呻吟声。

  这根本就不是穆冬城……又或者这才是真正的穆冬城。闻熙被对方这幅极致挑逗放荡的姿态深深诱惑,再也没有办法忍下去,把一切伤感和自责都甩到脑后,不管怎样,干了再说。

  把车停在稍微僻静点的地方,用一场快炮稍稍缓解药性之后,闻熙趁着穆冬城还在刚射完精的不应期,一边开车一边给自己相熟的医生打去电话,询问那种药品后遗症如何,要不要送到医院。医生问了药名,只说多喝水让其迅速代谢就好,去了医院也是输液。

  闻熙挂了电话,还是径直把车开回家,上次送穆冬城去医院,就已经惊动自家的父母和小报记者,记者偷拍到的照片被他施压拦下,为此却吃了父亲不少训责。作为性向在家族里公开的负责人,他可以不与女性结婚,但不能闹出强奸虐待的同性丑闻,最好是有一个低调而长久的固定伴侣,日后也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

  他本已想着跟穆冬城商量这些问题,只是没想到他们之间会先闹到分手,导致后面的这些考量都变成了笑话。闹到现在,他也不会再跟穆冬城商量这些,因为他们彼此都已经失去这个资格。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发出无声的苦笑,不知在笑穆冬城,还是笑他自己。

  安静了一小会,躺在后座的男人又开始说胡话,挺动着身体在座椅上磨蹭呻吟,还含混不清叫出闻熙的名字。

  闻熙心情突然变好了一些,无论是憎恨还是真爱,至少穆冬城在意识不清的时候还记得他,住院时晚上的噩梦里也都是他。他守夜时睡得很浅,曾经无聊到数过穆冬城嘴里骂过他多少次。经过简单的统计,“闻熙”出现的次数远超过易、江、闵等等……这是不是说明,他在对方心里已经跃升为最重要或者最憎恨的人了?

  闻熙对于自己还笑得出来也很佩服,反正都变态了,笑总比哭泣要强。

  他开车的速度一点不慢,路上还似乎被拍了超速的相,这时候他也管不得这些,因为后座那个饥渴的男人再次喘息着S淫起来。

  他飞速把车停好,几乎用拖地把穆冬城弄到车外,锁了车门就把对方扛在肩头往电梯里冲。

  70、精疲力尽

  一进大门,他只来得及把门关上,连灯都没时间开,就被穆冬城的手脚牢牢缠住脖子和腰。

  他累到够呛,无力反抗,只得顺势倒下去任对方连摸带啃。先前做过一次,彼此的身体还留着湿润柔软的感觉,穆冬城急躁得润滑剂都没用,就坐在他身上抓住他的家伙往自己身体里塞。

  他痛得直缩腰,伸手在上衣口袋里掏出润滑剂,在手心里捂热了往他们结合处涂抹,穆冬城被他的手指一碰,扬起头叫得特别大声,早已挣脱开束缚的双手抱住他的头就往自己胸前凑。

  他被对方大力的动作弄得快要窒息,苦笑着退开一点才伸舌舔舐逗弄那熟悉的两个凸点,它们早就充血硬起,一被舔弄就发出无比淫靡的声音,甜蜜又粘腻地交替着主动凑进闻熙的嘴里。

  穆冬城闭着眼在他身上摇动起伏,频率不但快而且动作深猛,他都被刺激得不行了,没多久就又泻出来一次。

  闻熙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受不住,干脆把这个沉迷于药性的男人拖到床上绑了起来,用手嘴一起伺候,以阻挡对方太快就把自己榨干。

  尽管如此,到穆冬城尽兴后沉沉睡去的时候,闻熙累得一个指头都不想再动,连洗澡也缺乏力气,腰和嘴不像是自己的了,下床走两步就抖腿。

  这也是第一次觉得床伴猛到吃不消,如果对手不是穆冬城,他倒也不至于控制力如此之差。

  闻熙精疲力尽又心满意足地坐在床边,凝视那个男人很久,给自己默默点燃一支烟。

  休息了二十来分钟,他恢复一点力气就端来盆热水给对方做清理,两个人都是一身狼藉,这样睡觉肯定不行。

  等收拾完穆冬城的清洁工作,他才匆匆洗了个澡,随后爬上床紧紧抱住穆冬城,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晚他也做了个梦,梦到他们彼此都老了,他还这样抱着对方睡觉。一天早上醒来,穆冬城发着起床气把他使劲摇醒,劈面就是一个巴掌,他却傻兮兮地捂着脸笑。

  梦境那么逼真,他竟然有觉得脸痛,于是立刻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了眼前还没放下手的穆冬城。

  他一摸脸,发现是真的被扇了耳光,但他生不起气来,一是因为昨晚太满足,二是因为下药的事他多少也有责任。

  于是他愣了一下,就跟梦里一样对穆冬城笑了笑,用温柔如水的声音打招呼,“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穆冬城扇完这一巴掌之后,也冷静许多,摇晃着身体去找衣服穿,套好干净的内裤才回过身来冷冰冰地开口,“闻少,可以放过我了吗?您让我喝的酒,我已经喝了。”

  闻熙这才意识到这件事在穆冬城眼里是什么性质,顿时整个清醒过来,张嘴就要解释,“冬城,不是我!那个药……”

  穆冬城声音又低又轻地笑了一下,“闻少,我们本来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是我痴心妄想、不知轻重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闻熙的心脏瞬间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那种疼痛让他声音都打结,大叫一声“冬城”,抚住自己的头揉揉眉心,才把那种慌乱的情绪压制下去,换回平稳又认真的语气,“你听我解释,不管怎样,听我说完好吗?我……下药的人真不是我,我都不知道酒里被人放了东西。你后来那么主动,我实在招架不住,而且药性那样才会过去得快。”

  “那我还真是要谢谢您了,没有跟别人一起玩我。”穆冬城也抚住了自己的头,眉头深深蹙起,似乎很痛的样子,但嘴里的话半点不留情面。

  闻熙又是一惊,他说出的每一句伤害,穆冬城都深深记在心里?那只是盛怒之下口不择言的胡话,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当真。

  “我不会的,冬城,我只是为了气你。我怎么可能忍受别人跟你……你跟别的男人多说一句话,我都会妒忌得发狂,你知道的!”

  穆冬城静静看了他半晌,脸上又浮现出跟昨晚在酒吧里相似的笑容,“我信过你,我一直都信你……可是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再也不会信你了。”

  71、答应你

  闻熙实在不想再跟穆冬城吵架,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脆弱地经不起吵闹。

  穆冬城的话让他心很疼,都揪成一团了,还压制着脾气企图说服对方,“你不相信我,没关系,你也瞒了我很多事。我们可以互不信任,但我们照样可以在一起。冬城,我不可能放手,你别再刺激我。”

  他觉得自己是在掏心的说话了,可眼前的男人一点感动的样子都没有,还是用那种漠然到就像陌生人的眼神看他,“你不信我,我不信你,我也没喜欢过你,你还在纠结什么?闻熙,你到底放不下我哪里?你说出来,我改。”

  闻熙苦笑,望向穆冬城的眼神变得疯狂而卑微,“我TMD也想知道!如果说得出一二三四,我就可以放过你去找代替品。但我真的不知道……冬城,我认了还不行吗?我保证再也不弄伤你,你也给我一个保证,不要跟别人上床、不要跟我说分手。只要你答应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穆冬城安静地听完,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眼神变得更加空洞冰冷,想了想才回答他,“我只要你放过我,再也不来找我。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

  闻熙苦苦压制住的怒火被一瞬点燃,从床上冲下来就把穆冬城往地上扑,对方竟然毫无抵抗,继续用那种冷到不带一点温度的眼神看他,“我早就应该明白,你只是不甘心被我甩过,所以一定要把我搞到手。闻熙,这又何苦?我早就被别人干过了,根本不值钱。到现在你也干了这么多次,怎么不腻呢?”

  闻熙身体一震,想要辩解却知道对方什么都不会相信,干脆捂住穆冬城的嘴低吼,“闭嘴,别说了!不管你说什么,无论如何,我不会放你走,你休想再甩我一次!我干你一辈子都不会腻,你就老实受着吧!”

  穆冬城果然闭嘴,也不像以往那样偏开头逃避他猛兽般的眼神,而是又黑又亮地直直盯着他。两人间沉默了半天,闻熙终于放开手,软下声音恳求,“冬城,我们不要吵了,我……我是真的……”

  他嗫嚅几下,一闭眼把那句话说了出来,脸上甚至久违地发红,“我爱你……我要跟你永远在一起。”

  他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来,说完之后才想到对方肯定不会相信。可是不管怎样,他说出来了,虽然抛弃掉自尊和理智,但也获得了一种解脱。

  穆冬城睁大了眼睛,似乎没反应过来,看到他变红的脸才惨然发笑,眼神却变得柔软而感伤,“你说你爱我?呵呵,你以前也说过,那个时候多高兴啊。你姐来找我,我没答应她,后来她去找我妈。我妈收了钱,死活不肯再拿出来,还逼我跟你分手,我没办法,我没有钱去还给你姐……那次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问题,所以我很后悔,我想弥补……我那天看到你,根本不敢期待什么,但又偷偷的想,如果你还要跟我做朋友,我一定拼了命的对你好。”

  就是这样,闻熙欣喜得浑身都在发热,如果这样交流下去,他们之间的问题就能慢慢解决。

  穆冬城顿了一下,被闻熙热烈的眼神吸引住,不自觉伸出手去抚摸他的头发,语气温柔得就像他们正热恋时,“你变了一些,变得更好、更成熟,我真的很开心。你要的我都愿意给,我能给你的太少,但是闻熙……你不相信我,我也不能再相信你了,我们如果继续下去,只能相互伤害。那我再问你一次,你肯不肯放过我?”

  闻熙立刻从暖阳回到冰雪中,咬咬牙摇头,“不。我死都不会放手。”

  穆冬城平淡地笑了一下,“好,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处理些事情就搬过来。”

  闻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了怔才又问一句,嘴角已经锁不住笑意,“你说真的?你答应我了?”

  穆冬城轻轻地点个头,眼神也专注地看着他,“嗯。”

  72、临界点

  所谓的“一点”时间还真的很短,穆冬城当天晚上就提着个箱子来了闻熙这边。

  闻熙一直沉浸在喜悦中,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工作时孟楚看到他的状态,也为他高兴,还劝他以后好好对待穆冬城,不要再因为任何事情动粗。

  他付出十二分的认真郑重点头,每次弄伤穆冬城,其实他也难受心疼,只要对方不说分手,他就能控制住所有负面情绪……他自我反省,就算以后冬城再说分手,他也要自我控制住,就当那是种特殊的情话好了。

  把穆冬城迎进门里,他主动接过箱子往卧室里放,等了一会不见对方进来,从卧室探头往外一看,穆冬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默默地抽着一支烟,动作缓慢、表情似乎带着哀伤。

  他有点奇怪,大声叫对方名字,“冬城?你怎么了?”

  穆冬城身体一抖,把指间的烟在烟灰缸里捻熄,站起身来看向他的眼睛,手上紧紧握着原本放在茶几果盘里的水果刀。

  闻熙吓了一跳,这才发现事情很不对劲,无论是对方先前轻易的妥协,还是现在这种迷乱又痛切的眼神。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稳住声音温柔询问,“我们谈谈,好吗?冬城,你不要冲动。”

  穆冬城静静地看着他,脸上悲伤的表情渐渐退去,变成一种甜蜜的微笑,“我真想相信你,闻熙,但我太累了。你既然不肯放过我,那我就来让你不得不放过我。”

  闻熙眼睁睁看对方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站定在他面前,眼神是再也不闪躲伪装的激烈,一点不比他的疯狂少。

  “我有多恨,你知道吗?那个晚上,我给你打了三次电话,你都没有接。我劝自己不怪你,我们已经分手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去怨。这些事为什么是我?我命够贱?我不想说,尤其不想对你说,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说……”

  穆冬城用那把沙沙的嗓音低声笑起来,性感得无以复加,但充满愤怒与苍凉,“我十八岁生日那晚,庆生派对上喝的酒里有药,那个畜生把我带到他的别墅……我给你、还有我的经纪人打了电话,你们都没有接,我在那里待了三天。后来我是在医院里醒的,躺了半个月才出院。我告他,没有证据,所有人都因为我退学的记录认为是我勾引他,官司打不下来,丑闻满天飞,经纪公司反告我违约,呵呵。”

  听到这里,闻熙已经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耳朵,那份调查里提到这件事,写的也是“做艺人期间因牵涉卖淫及诬告、违约等丑闻退出娱乐圈”,但他又想要继续听下去,想要知道对方身上所有他查不出的事。

  “自从那以后,我就不行了,只要被人靠得太近都会反胃打人。姓易的还想纠缠我,经纪公司让我去跟闵峻达,说他也看上我想包我……后来我去求江先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帮了我,还给我住处和工作。他是个好人……”

  穆冬城顿了顿,嘴角再度浮起笑容,“我把你开给我的支票兑出来留给了江先生,虽然不多,也能感谢一下他的帮助。这些年的薪水大部分在还违约金,剩下的跟这个月的寄给了我妈……她养过我十几年,得到的钱太少,远远不够买断母子情分……差不多,都安排好了,闻熙,现在来清算我们的帐吧。”

  闻熙一直专心听穆冬城说话,对方此时却突然一大步跨过来,高高地举起刀来就往他身上扎。

  他出于本能侧过身一躲,刀锋只在他手臂上掠过,随即跳到穆冬城身后,一手抱住对方的腰,另一手要去夺刀,“冬城,把刀放下!”

  穆冬城挣扎几下,似乎并不太用力,只紧攒着那把刀不松手,间中回头看了一眼闻熙,眼神竟然很有些缠绵不舍的意味。

  闻熙心神一荡,手也松了劲,那把刀就在这时再次落下,猛然插向穆冬城的肚子。

  闻熙反射性地叫了一声,立刻伸手夺刀,穆冬城握着刀柄的手被他紧紧捏住。

  穆冬城的腹部涌出鲜红的血液,速度非常快,察觉到对方还在企图用力,闻熙流着冷汗大喝,“冬城,放手!”

  穆冬城低头看了看闻熙青筋暴出的手,终于慢慢放开刀柄,带着嘲讽的笑容叫了他的名字,“闻熙……我是真的想杀你,你这又何必?”

  闻熙没有心思回话,手极快地抽出刀远远丢开,又随手撕下一片衣服去捂穆冬城腹部的刀口,随后抱起对方就往门外冲。

  73、我认了

  穆冬城伤得不算很重,送院也很及时,腹部的刀口深度不到五公分,没伤到重要脏器,但是失血量很大,有一定的危险。

  闻熙的右手臂有一处很浅的刀伤,血流得不多,早就自己止住,比穆冬城的伤轻多了。他一路上都没感觉到疼,医生给他消毒时才“嘶”地一声。

  当晚闻熙就没有合眼过,唯恐穆冬城术后有什么不适,医生也交代这一晚比较关键。推回病房不到半小时,穆冬城就醒了,看到他一脸的严肃紧张,露出个自嘲的微笑,“你怎么还在?”

  闻熙带着恨意凝视病床上这个狠心的男人,有一点冷酷地说:“你觉得,还有别人会在这里吗?除了我,谁会真的把你放在心上?”

  穆冬城满不在乎地点点头,“嗯,你也应该走远一点。”

  闻熙深呼吸几口,压住怒气,“你需要休息,睡吧!”

  穆冬城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会,大量失血后的疲倦感使其再度昏睡。

  第二次醒来已经是次日清晨,穆冬城一睁眼就看到闻熙的脸近在咫尺,还挂着偌大的一对黑眼圈。

  闻熙把正在抚摸对方头发的手指收回来,十分坦然地询问,“你又做了什么噩梦?吵得我一晚上没睡着。”

  穆冬城皱起眉摇头,“不记得。我说梦话了?”

  闻熙伸手揉开对方的眉心,自己的神色却露出几分苦闷意味,“嗯。你说了很多胡话,翻来覆去又是从前又是现在的……”

  “哦……”穆冬城兴趣缺缺地敷衍了一声,抬起手指拨开闻熙的,“我以为我们昨天已经说清楚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想我再杀你一次?”

  闻熙眼里的痛苦毫无掩饰,但对着病床上脆弱到不堪一击的男人,仍然只能后退几步坐在椅子上捂住脸,使劲捏了自己几下,才又抬起头来换上强硬的表情,“你并不是真的想伤我,否则我已经死了。你是不舍得杀我?所以只好杀你自己?这样也可以逼我放你走?”

  穆冬城沉默半晌,不承认也不否认,脸上又露出那种自嘲的笑,“那你答应吗?就算我杀不了你,杀我自己是没问题的。你可以阻止我一次,总不能阻止我两次三次。”

  闻熙满心都是悲哀和愤怒,双眼像受伤的狼一样盯着对方,“你就这么坚决?再不给我任何机会?”

  穆冬城偏过头去看墙壁,语气并不怎么悲伤,倒有点漫不经心,“我累了,也死心了。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我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这是我的命,我认了。”

  闻熙怎么可能甘心,咬着牙抓住穆冬城冰凉的手,“我不认!我明明对你是真的,你对我也不是完全没感觉,就算……就算你不爱我,也会有需要我的地方。”

  穆冬城转头略带惊异的看着他,眼里的嘲讽更加深浓,“你还想拿钱包我?闻熙,你真有趣。我连活下去都不稀罕了,还要钱干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闻熙移开视线,艰难地解释,“我是说……你可以把我当一个床伴,在你遇到喜欢的人之前……”

  穆冬城愣了一下,随即了然的冷笑,“不必了。这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不跟你上床,也绝对不会跟别人。”

  都已经卑微到这个程度,对方还是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闻熙绝望而暴躁地低吼,“你不可能永远不跟人上床吧?”

  穆冬城笑得更冷,“我可以。在你回来之前,我一直都是这么过的。”

  闻熙震惊地反问,“你是说,在姓易的……之后,你没有跟别的人上过床?这么多年?”

  “有什么奇怪的?”穆冬城也皱起眉反问,“我为什么一定要找个人上床?”

  看着闻熙满脸的不可置信,穆冬城顿时反应过来,明明已经心死,还是忍不住一阵愤怒涌上胸口,“对,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我说这些真是自取其辱。请你出去,我累了。”

  从这段谈话之后,穆冬城对闻熙采取了完全不理睬的态度,又当他是个死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21-9-24 20:59 , Processed in 0.251419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