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地区交友 上海地区交友 广州地区交友 深圳地区交友 重庆地区交友 成都地区交友
天津地区交友 河北地区交友 太原地区交友 江苏地区交友 杭州地区交友 福建地区交友
长沙地区交友 河南地区交友 东北地区交友 昆明地区交友 贵阳地区交友 湖北地区交友

重庆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故人床事

2016-1-7 15: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312| 评论: 0

摘要: 1、狂欢之夜   C城一家隐秘的俱乐部,每个周末都有狂欢夜,人满为患且不收女客。   台上表演自然精彩,最受欢迎的却是三个客人。这三个男人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条件都属顶级,只1不0,在鞘多剑少的圈子堪称偶像。 ...
广州同志会所

94、不甘心

  闻熙被穆冬城吓了一跳……在这里?

  穆冬城咬着他的耳朵笑了,“去你那边。”

  还是有哪里很不正常……但对方要求,闻熙自然无法拒绝。

  闻熙一路开着快车回到住处,熟悉的电梯直达顶楼。穆冬城在闻熙身后握起双拳,深呼吸一口空气,才脚步平稳地走了进去。

  这个地方有着所有最快乐也最疼痛的回忆,只有走进去、面对它,跨过那一道心上的坎,那些无形的伤口才可以真正痊愈。

  他打开客厅的大灯,看到沙发旁茶几上眼熟的果盘,原先那把水果刀不翼而飞。他只对那个方向看了几眼,闻熙就敏感地察觉到,回身抱住他凑唇亲吻,企图让他忽略或者忘记某些不愉快的画面。

  他带着几分酒意粘腻地回吻,微醺的感觉之下再这样肌肤相贴,简直每个毛孔都是完全放开的舒爽。

  今天的他确实想要放开,他看到了世事仍有公平,长久以来纠结的愤怒得到安抚。此一时,彼一时,所有人的命运都会遵从秘密的法则。

  身为一个平凡渺小的人类,他给自己背负再大的重担,也未必真能改变任何事。那又何必想得太多,做得太多,一不小心就变成庸人自扰。他性格上的毛病就是太过理智,很少顺应自身欲望的需求,但自从尝试着放任自己,才发现无法改变的事情就去主动顺应它,比起自我挣扎却被迫妥协要轻松得多。

  彼此的体温都在升高,被汗水蒸发的酒意散发在暧昧的空气里,他伸出手臂急切地抚摸对方身上每一个熟悉的地方,这是一具早已跟他在床上磨合过的身体。

  只需要简单而粗暴的碰触,他就能被这具身体挑起浓烈的X欲,哪怕是一次长久的注视、一丝来自于对方身上的气味,都能引起他所有关于性的联想。

  这可能仅仅因为,他清醒着享受到快感的X爱体验都是闻熙带给他的。如果不去换个人试试,他永远不可能知道,别的什么人是不是同样也能给他这些。

  可是换一个人……还要承担更多风险,也未必能够强得过眼前这个,起码到现在为止,其他男人从没让他产生过任何的性幻想,甚至太过靠近时他仍然会有打人的冲动。

  不找个男人Z爱,日子当然也可以过,他只是觉得又要劳烦左右手,又要跟自己的欲望较劲,又要跟闻熙较劲,搞得这么苦大仇深,实在是有点荒谬。

  某个电视节目里,老婆蒙面痛诉与老公的婚姻变成鸡肋,不离婚觉得对不起自己,离婚也觉得对不起自己。主持人问她为什么,她哭着说我跟他相爱这么久,遇到那么多阻碍,很不容易才结成婚,可是婚后才发现他好多承诺都兑不了现,他也嫌弃我不如从前美丽。想离婚觉得辜负青春,不离婚怕辜负下半生。我受气忍他这么多年,守着他从叛逆少年变成事业成功的精英,难道让出去送给外面的狐狸精,活活捡一个天大的便宜?

  那你自己心里到底想离还是不想离?

  我就是不知道呀……所以才来问你。他是不够好,让我怎么看怎么不满意,但送给别人去用,我又不甘心!

  他回想那个女人焦虑的哭诉,观众在旁边大笑,唯有一位明星嘉宾坦白承认,她有类似困扰,还自爆追求者虽多,喜欢的那个男人却差她甚远,无论经济还是外表都堪称鸡肋,放弃又心有不甘。

  那你们要怎么办?

  两个女人异口同声,还能怎么办?只能过一天算一天。反正以后的事都说不准,也许他会爱上别人,也许我会爱上别人,那既然现在他还在这里,勉强先用着好了。随缘。

  这是个绝妙的词,随缘。

  当一个人无法做出理智的选择,又无法改变命运的走向,大可以这样摊摊手、耸耸肩,看似潇洒的随缘。

  跟现在的他一样。软弱的心态和行为。

  但是也无所谓,他如果继续适应下去,也许会有那么一天突然就能放下,让眼前这个人变成自己心里真正的“无所谓”。

  拿起来,才是放下去的过程,面对它,才是走过去的途径。找一个心理医生确实有效,他学会了剖析和哄劝自己。

  就连彼此紧紧抱在一起的现在,升腾的情欲里他还有思考的余地,他把身体完全放松,纯粹享受性本身所致的快感,不再像从前那样脆弱,会为对方每一个温柔而色情的小动作感动,或者为对方某句粗野的助兴词而生气。

  那些都只是性行为的一部分,跟内心细微的感情没有什么关系。就像所有的青春电影里,男生在床上都会对女生说“我爱你”,实际上这三个字的意思仅仅是“我想干你”。

  95、很尽兴

  穆冬城这一晚做得很尽兴,痛快淋漓、三次高潮。他不得不承认,闻熙作为一个性对象,确实有无可挑剔的技术和能力。

  他甚至都能配合对方说出粗话了,例如“干我”、“插死我”之类的淫词浪语。

  他以前总是羞于说出,其实试一试还挺有感觉,而且闻熙也喜欢这一套。两个做过太多次的人之间确实要加点料,才会搞出新意,不至于觉得枯燥无聊。

  第一次是在沙发上,急躁得衣服都没脱干净就短兵相接。他比闻熙表现得更贪婪,抓住对方那根硬热起来的家伙含了几口,就强行往自己身体里塞,连润滑剂都懒得用。最近做得比较多,进得也不算太困难,插了一会才觉得太干,闻熙又拖着他去了浴室

  在浴缸里射过一次精后,主动站起来扶着那面大镜子的镜框,对身后的闻熙说:“再来!”

  闻熙吻着他的后颈再一次插了进去,眼睛一直看着镜子里充满情欲的面孔,动作逐渐快速有力,变换各种角度干他,直到他忍不住想要偷撸,才伸出手帮他简单地弄了几下。

  他没有再忍,尽情地射在身前那面镜子上,事后还做出个让闻熙立刻变得更硬的动作……他盯着镜子里自己高潮之后的脸,慢慢凑过去伸舌舔了一口,顺便把镜子上沾着的东西也舔进嘴里,接着小小皱了一下眉。

  “味道不太好……”

  闻熙立刻扳过他的下巴,把舌头伸进他嘴里热烈吮吸,亲到嘴皮发麻才放开他,再从正面狠狠地干了几分钟,就在他身体里交待出来。

  休息之后冲完澡,他本打算到此结束,因为实在吃得很饱了,哪知一要穿衣服就又被闻熙抱住。

  他有点吃惊,即使刚刚复合的那阵子,闻熙也很少要求连来三次。

  尽管有些累了,但他也不介意吃到撑,反正之前的那些年他吃素太久,累积的限额应该可以任性放纵好一阵子了。

  这一次是在床上,还是那张他卖给闻熙的大床,这张床被他们共同使用了太多次,让他心里发酸,被闻熙挑逗很久才能半硬。

  他换了个姿势,不想看到闻熙失望的表情,转过身抱住枕头两腿分开跪好,整个身体伏得很低,只有臀部掘得很高,还用饥渴的语气大声诱惑对方。

  闻熙立刻被刺激得兴致勃勃,插进来一阵猛干,不一会儿他前面也被插到硬了,前端冒出的前列腺液汇成一条丝直往下流。

  这样高频率地操干了几分钟,闻熙缓下节奏趴在他的身上,让他侧躺着抬起他一条腿,一边细致的吻他,一边缓慢地抽&插。

  这个姿势维持了很久,他全身都被对方上上下下、不厌其烦的抚摸。偶尔一个回头,他看到闻熙注视他的眼神,被那股肉麻劲电得打颤,干脆反身坐在闻熙的腰上,扶着对方的大腿开始剧烈摇动。

  最后他根本没有S精,享受到了特别漫长的一个前列腺高潮,躺在闻熙身上细微地痉挛着小声呻吟,感到自己失去了重量,像一片羽毛漂在半空,一切都变得很远很远。

  就连闻熙跟他说话,他都没有注意,叫了好多声他才动了动手指,然后一瞬间回到现实世界,翻个身坐了起来,光裸着下地走到客厅的茶几上去找烟。

  闻熙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已经快抽完一整枝烟,还是全身赤裸着,完全没有穿上裤子的意思。这幅略带放荡的姿态显得陌生,闻熙手里拿着内裤来给他套,“来,穿上。”

  他慵懒地把腿放在闻熙身上,确实觉得没有必要,“窗帘又没开,有什么好担心的。”

  “会着凉。”

  他愣了一下,笑出声来,“怎么可能?你不是经常这样走来走去?我看你都好好的。”

  闻熙有点恼羞成怒,伸长手臂用力抱起他,“好吧,不穿裤子就睡觉。今天不要走了,陪我睡。”

  他抬眼看了下墙上的钟,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他们竟然只玩这一项运动,就玩了两个多钟头?

  “答应我,不然我还可以继续……”

  他这次真的吓到,瞪了闻熙一眼才不情不愿地点头,“好吧。”

  反正睡觉也可以是纯粹的睡觉,他在那张熟悉的床上闭上眼时,还这样哄劝自己,完全没想到这晚他竟然睡得很好。

  看来除了可以减压,性还是很好的催眠药。

  96、患得患失

  闻熙最近心情比较矛盾,算是喜忧参半。

  他跟穆冬城的关系看起来是有很大改善,对方在性事上异常主动,也会隔三差五留下过夜,但绝口不提任何感情承诺,甚至只要他一说到那些,就立刻转换话题。

  他不知道这是还没原谅他、有待考察的意思,还是不再相信他、完全不打算跟他谈感情,只拿他当个送上门的炮友。

  以穆冬城的性格,不太可能是后一种,可他也有发现对方这段时间变了很多。

  除了在床上,他们还真谈不上亲密,每次见面都是他去找对方,每次一起过夜也是出于他的恳求。如果他公司事忙,一连几天无法见面,对方连个电话都欠奉,而且每周有一个固定的下午无论如何约不到人,不知因为什么重要的事情必须空出。

  等到过了那个下午,穆冬城的心情就会变好不少,对他有说有笑,谈话的时间比Z爱多。可过个两三天又恢复原状,只要他说出温柔感性的情话,对方都会直接推倒他立刻做一场。

  他还没有那么自负,以为这是对方太过感动……很显然穆冬城是不喜欢听他说到那些。他不得不怀疑猜忌,对方身边是不是有了新的追求者,但因为自己糟糕的前科,他不敢太紧张穆冬城的行踪,也绝对不能雇人去调查跟踪。

  自从见识过穆冬城真正发火的样子,他再也不敢触及对方的底线。他的冬城非常聪明,一次就找准他的死穴……他的偏执暴力都因为他太过在乎,他迷恋对方太甚,已经到了失去自控的程度,所以伤害他所爱的那个人,远比其他的报复手段更加残忍有效。

  就那么一次,他彻底蔫了,他不敢想象这个世界上如果再也没有穆冬城,他自己孤独一个人要怎么过。

  也还是能活下去……只是会失去所有的色彩和快乐。在他性烈如火的那个年纪,穆冬城甩了他,让他多年漂泊在外不愿回城。他不敢回来,他害怕某日相遇,对方会用看着陌生人的眼光看他,然后平淡地说一句,“你很眼熟。”

  后来他以为自己放下了,以为穆冬城已经变了,不再是他记忆里那个曾经齐集一切美好却能冷酷抛弃他的恋人,那么他必须亲自来面对,打破那个“得不到才是最好”的诅咒,结果却是再一次的深陷。

  这让他确认到两点:穆冬城从到到尾都还是那个穆冬城,没有变过;他是真的很爱穆冬城,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更是。

  现在他不敢太过强势的要求更多,起码对方没有再推开他,用伤害自身来伤害他。他看到了穆冬城承受的底限,也在对方面前显露出最大的弱点。他们不是商场上的对手,如果能让对方感到安全,那么他甘于示弱。

  他只能试探着慢慢往前走,选了个穆冬城心不在焉的时刻,看似毫不经意地提出,“这周陪我回家吃饭?”

  穆冬城的眼睛离开案前厚厚的文件,审视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你哪个家?”

  闻熙讪讪地笑,“我父母那边……”

  “不去。”穆冬城简单坚决的回答。

  “那好吧,晚一点再说。”闻熙怀着意料中的失望,还不敢摆出难看脸色,继续保持讨好的微笑,“午餐想在哪吃?”

  “事情这么多,我走不开。”穆冬城这次头都不抬了。

  “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送过来。”

  “不用麻烦了,我叫员工餐厅那边给我送。”穆冬城挥挥手让他自便……也就是委婉地赶人了。

  “好吧……”他只得站起身来,看对方已经皱起眉头,再缠下去可能要甩冷脸给他看。

  走出去他都还在后怕,刚才穆冬城到底有没有生气?回去患得患失了一会,他又借故打个电话过去,对方表现没有异状,他才放了心。

  可第二天早上电话就不通了,他吓得不轻,怕对方发起狠一走了之,又担心对方出事,马上四处去找。公司跟家里通通寻遍,发现穆冬城的助理好像也不见人,才去问品培床业的副总。

  “哦,穆总去外地出差,让我这几天代管,有什么电话里解决不了的困难就请教闻董。”

  连出差好几天都不跟他讲,这哪里是交往中的恋人?恐怕连关系好一点的朋友也算不上吧?

  就这么一件看起来很小的事,差点把闻熙打垮,近日来所有的心理建设都失去效用。

  97、做贼心虚

  除了初恋时对穆冬城的表白,闻熙其实没有追过人,就连看过的爱情电影都不算多。那些交往过的情人,全是自己主动来倒追他,导致他一直被宠着,每次分手也很干脆,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挽回一段失去的感情。

  他这几天是很痛苦伤心,但没有颓废太久,所谓锲而不舍当然会有难度,如果只是这样就要放弃,那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又算什么?

  他觉得自己需要恶补,于是找了一大堆的爱情小说和电影来看,只要拿出诚意和时间来学习那些哄人招数,感情经验比他更少的穆冬城肯定会被感动。

  在那些好东西里面充了许久的电,他觉得自己已经恍然大悟,接着付诸实践,把孟楚约出来喝酒,如此这般的交代一番,就开始把烈酒当白开水一样的猛灌。

  孟楚哭笑不得,说他这是幼稚和白痴的手段,唯一的作用就是伤身而已。他那时已经半醉,借着酒意半真半假地辩驳,“伤身也没关系……他让我心疼就弄伤他自己,我也想让他心疼一下。”

  孟楚不以为然,言辞犀利,“他要爱你才会心疼你,如果不爱的话,你醉死也只会被骂。我说……你真的是闻熙?没有被什么脑残偶像剧男主角附体?”

  后来的事他就不是很清楚了,脑子迷迷糊糊,身体极度不适。他记得自己好像吐了,也如愿看到穆冬城匆匆赶来的身影,但对方就像孟楚说的一样,非但没有露出感动的表情,反而一脸嫌弃地转身就走。

  孟楚拉住穆冬城说了句什么,手一甩就直接走人,被他死死拉住的穆冬城瞪着他看了一眼,说的话他也记不清,总之还是连拖带抱地把他弄上车。

  第二天清晨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在医院急诊室里吊针,穆冬城一脸郁闷地坐在床边,看到他睁开眼睛就开始冷笑。

  “醒了?我还以为你会醉死。”

  这么凶的穆冬城好久没见……闻熙竟然贱贱地感到了幸福,微笑着想要开口,嗓子却很痛。他撕心裂肺地咳嗽几声,才用沙哑的声音勉强说话,“你……送我来的?”

  “废话。”穆冬城直到现在还没睡过,脾气当然好不起来,也从没想到闻熙身上会有这么幼稚又愚蠢的一面。

  “呵呵……我吐了吧?”闻熙只能蠢兮兮地继续微笑,“弄脏你的车没?”

  穆冬城眉头深蹙,脸色难看,显然心有余悸,“不止吐了,你是昏过去了,还口吐白沫……”

  “哈?”他简直不敢置信,自己喝得有这么多?酒精中毒了吗?

  看来是干了一件大蠢事……本来想让穆冬城心疼一下,同情一下,结果喝到口吐白沫、形象全无地昏迷过去,跟街头那些猥琐醉汉没两样吧?还劳烦对方一夜没睡,弄脏了对方的车,真是……太过糟糕。

  为爱情买醉什么的,小说里看来不是很罗曼蒂克吗,怎么放在他身上就变成笑话了呢。他沮丧地感觉到头也在痛,一抽一抽像要裂开,不禁低低呻吟一声,抬起一只手想要去揉。

  穆冬城沉着脸拨开他的手,用双手的大么指帮他轻轻按揉太阳穴周围,力道十分合适。加上心里的舒服,他顿时觉得所有的疼痛都被缓解了。

  “你真是……以后要是再干这种事,千万别找我收拾烂摊子。孟楚都懒得管你,烦透了你。”穆冬城本来不想骂他,但回忆起当时丑陋又惊心的画面,真以为闻熙会死在这次酗酒上。

  “嗯……再也不会了。”闻熙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温柔,眼睛都眯起来,像一只受伤过后正在被主人照顾的大猫。

  穆冬城冷眼审视他欠揍的表情,突然停了手低声质问他,“你不是跟孟楚串通好的吧?故意使苦肉计骗我?你醉成那副鬼样子,他怎么可能不管你?”

  闻熙背后发痒,滑下几滴冷汗,一脸真诚地连声解释,“绝对不是!孟楚骂我幼稚,才生气走了吧?我都记不清楚……他要是跟你说我坏话,你别信他!他最近嫌我给太多工作他做,早看我不顺眼了!”

  “你解释这么多干嘛?做贼心虚?”穆冬城眼神更加锐利。

  “呃……不是……我头疼,冬城,给我揉揉……”闻熙这次还真的不是说谎,被对方像审犯人似的盯着,他觉得头疼到变大了一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21-9-24 19:39 , Processed in 0.351252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