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地区交友 上海地区交友 广州地区交友 深圳地区交友 重庆地区交友 成都地区交友
天津地区交友 河北地区交友 太原地区交友 江苏地区交友 杭州地区交友 福建地区交友
长沙地区交友 河南地区交友 东北地区交友 昆明地区交友 贵阳地区交友 湖北地区交友

重庆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耽美小说:故人床事

2016-1-7 15: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314| 评论: 0

摘要: 1、狂欢之夜   C城一家隐秘的俱乐部,每个周末都有狂欢夜,人满为患且不收女客。   台上表演自然精彩,最受欢迎的却是三个客人。这三个男人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条件都属顶级,只1不0,在鞘多剑少的圈子堪称偶像。 ...
无标题文档

102、忍着!

  第二次醒来只过了很短时间,穆冬城唤醒他配合警方询问案情。医生交代病人失血很多不能多问,警方也只问了几个重要问题就走了。

  第三次醒来,病房里一堆人,他父母和姐姐都来了,连孟楚也在忙前忙后,穆冬城却已不在。

  他有点担心,一双眼睛瞪着他姐不放,把他姐气得脸都红了,你瞪我干什么?是你那个亲爱的通知我们来的。媒体压住了没报道,但是我们总应该知道吧?

  他母亲更过分,伸出手在他身上一阵乱摸,还好还好没有哪里被打缺了。小熙,你很痛吧?看着真是可怜哦,我看到那个孩子了,长得真好看呀!不过就是太害羞了,看到我们都没怎么说话,打个招呼就跑了。

  他父亲冷着一张脸坐在床边,惜字如金地管教老婆,少说两句,惹人烦。

  等老婆住了嘴,闻父又教训儿子,你说你这次像什么话?你在哪里招惹的那种人?

  闻熙已经没有在吸氧,张嘴就护着穆冬城,您也少说两句什么那种人?我这辈子就他了,您满意是他,不满意还是他

  一连说了这么多话,他喘得厉害,不得不休息一下,闻父却被他惊呆了,什么?被你打死的那个是你喜欢的?医院那个又是谁?你喜欢那个死人干什么,他都拿枪来杀你了不对,你不是把他打死了吗?

  闻熙这才尴尬地笑笑,给自己的父亲道歉,对不起,爸,我以为你在说冬城。

  哦,医院里那个?我听你姐说,他是你中学同学?还进过娱乐圈?那个圈子

  他知道父亲后面不是什么好话,皱起眉头准备忍受,但他爸看了他一眼,语气突然舒缓下来,那个圈子虽然不好,但总有几个人还可以,他也没混很久,是吧?

  他颇感意外地点点头,当然,每个圈子都有好有坏,关键还是看个人。

  他父亲沉吟片刻,叹了口气,你从小就倔,我老了,管不上你的事了。你好自为之。

  说到这里,闻父表情郑重地加了一句,我不管你个人感情的事,你要保证把闻氏带好,还有,记住你自己刚才说的话,别把那些脏事丑事带到家里来,看中一个就好好地过日子,不要今天这个明天那个,闹得鸡飞狗跳!

  他可算喜出望外,虽然早就出柜,父亲多半是无可奈何的妥协而已,像这样跟他认真谈论他感情上的事,还是父子之间的第一次。

  他的性向终于从父亲心里提不上台面的瞎胡闹,变成看中一个就好好过日子的正面认可。

  闻父看着他那一脸的高兴,也跟着笑了,嘴里轻骂道:混小子,你为他要死要活的,肯定是很认真,你这么紧张他,我们谁会动他?

  闻母忍不住八卦之心,又开始插话,我还听你姐说,你以前就跟他有一段?那时候就要死要活过你这么多年不回家也是因为他吧?那孩子还真厉害

  闻熙脸都红了,只得歪过脑袋装累,好困我要休息了

  晚上穆冬城回了病房,只剩他们两人单独相处。

  他贪婪地盯着对方一直看,看到穆冬城坐立不安,脸颊慢慢红了起来,还蔓延到眼角、耳朵和脖子都透出粉色。

  他越看越爱,恨不得现在就扑倒对方做上几个回合,下面还真有了反应,腆着脸低声要求,给我摸摸

  穆冬城惊得目瞪口呆,把手伸进被子下面探了一把,现在?你少开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下去,穆冬城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无语。

  闻熙一脸无辜,两眼快要喷出桃花形状的欲火,我真的很想做

  穆冬城没好气地喝斥,忍着!

  闻熙忍不住撅了嘴,惹得穆冬城一阵恶寒,你做出这种表情真恶心!我不是不肯你现在这个情况不行,起码伤口拆线了再说。

  闻熙胡搅蛮缠道:我哪里不行了?就是因为很行,才要你帮我摸摸我自己又不乱动。

  我也受伤了,闻少!

  你还有一只手是好的嘛来,摸摸!

  穆冬城终于发飙,说不行就是不行!你那个时候也要用力的,万一伤口裂开怎么办?我还不被医生骂死?你也真是够可以的,你伤口不痛吗?还有这个心思!不要说我了,你自己偷撸都不行!从现在开始禁止那种事!

  看对方真的生气了,闻熙忍辱败下阵来,只能用继续撅着嘴的动作来表达内心敢怒而不敢言的委屈。

  辛辛苦苦忍了好多天,每次医生来查房时他都很不要脸的直接询问,我什么时候可以Z爱?

  医生最开始也被他惊到,后来就见怪不怪了,再等等,休养好了就可以。

  闻熙很忧伤,这就是句废话。他觉得医生跟冬城都一样以折磨他为乐。

  103、想好了

  好不容易熬到出院,闻熙欢天喜地,当晚抱着穆冬城连啃带摸,还拿初愈无力的借口要求对方主动骑乘。穆冬城对他千依百顺,温柔体贴,跟多日来在医院里的态度完全相反。

  只是在他爽到最高点,马上就要到了之前,穆冬城贴着他的耳朵轻声问他,如果我说,做完这场,我们就分手,你同意吗?

  这简直是非人虐待!闻熙立刻魂飞天外,下体半软,双手双脚死缠住对方不肯撒手,我不同意!

  穆冬城被他抱得快要窒息,喘着粗气继续问,为什么?你不是愿意放手吗?难道只是那个时候骗骗我?故意让我感动而已?

  他看对方挺认真的,不禁也真急了,心底话不过脑子就冲出来,我当时以为自己会死,为你以后着想才那么说的!我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我也不是骗你,让你感动什么的我都准备去死了,骗你干什么?难道图你在我的葬礼上多哭两声?我是真心的希望我不在了你也能幸福,但是我没死,那我不可能把你让给别人。别的男人就算再好,也不会比我更爱你,而且你也不爱别人,你爱的是我!

  穆冬城盯着他的眼睛,伸手去摸他半硬不软的家伙,你还真自信,那为什么这里都吓软了?

  他尴尬又难过地呻吟起来,挺动胯部把自己更深地送进对方手里,怕老婆是光荣

  经过床上关键时刻吐真言的拷问,他又成功通关,终于攻克敌军的最后堡垒。

  第二天早上,他趁热打铁,在自家厨房拿出个小盒子单膝跪地。

  穆冬城正在煎蛋,努努嘴就让他滚蛋,一边去,油烫!

  你先答应我!他赖着不起来。

  穆冬城一把夺过盒子,拿出里头的东西套在手指上,可以了吧?把碗筷拿出去摆好。

  就这么平淡?没有感动得热泪盈眶?也没有飞奔投怀?

  闻熙无比失落地向外走,走到一半才想起对方的交代,又折回来认命地去拿碗筷。

  早餐进行时,穆冬城开口,挑个时间陪我做件事。

  闻熙赶快摇尾巴,好!

  陪我去探监,看看齐业非。

  竖起来的尾巴耷拉下去,闻熙长长地哦了一声为别人的事这么郑重,亏他以为对方是要约他去国外注册

  我们的事,也挑个好日子办了?穆冬城沉默几秒,勾起嘴角抬头看他。

  好!这才对嘛!闻熙被打击致残的热情又重返全身。

  你想摆酒还是怎样?穆冬城用谈论午餐吃什么的语气问他。

  摆酒,当然要摆酒!说起这个话题,闻熙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哦,那好吧,待会看一下日历,我这边要请的人不多,主要你那边安排。

  闻熙吃了这颗定心丸,整个人都被点燃,但看对方太过平淡的态度,又有点不够自信了,冬城,你真的想好了?不会反悔吧?

  穆冬城白了他一眼,你看我像是一时冲动?

  他有点怯怯地回答,不像但也不像很热衷的样子。

  穆冬城继续瞪他,同时站起身来收碗,我要多热衷?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而已,每天都是一样的过。倒是你,会不会反悔?过个一阵就腻烦了?

  他看着对方探询的目光,这才发现穆冬城其实也不是那么自信,只是表现得足够理性。

  于是他也站了起来,紧握住对方的手,努力回忆着某本小说的对白,再次施展出拙劣的求爱手段向对方做出承诺。

  从此以后,我会尽我所能好好对你,可能仍然会有哪里做得不够,因为我也只是个平凡的男人而已。

  我会拼命让你感到安全,抚平你的伤痕和恐惧,希望你也能容纳我的缺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人是完美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需要更多努力,让自己和彼此都变得更好。

  我没有你也能活下去,但是会活得没有任何阳光和色彩。

  你是我唯一想要共度一生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个。

  我爱你,你也同样的爱我,在我们有生之年,我想要跟你永远在一起。

  我爱你,虽然我那样的伤害过你,但是同样的,也只有你才拥有那份可以伤我至深的权力。

  这些话太过肉麻,即使是他也说得红了脸、别过头。

  可是说了很久,久到他嘴皮干了,穆冬城都没回话。他以为对方是在生气,停住嘴慌慌张张去看对方的脸。

  清晨温暖又干净的光线里,穆冬城并没有在微笑,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分明闪烁着泪光。

  尾声 良辰吉日 1

  那个特殊的日子是由闻老先生定的,全家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一切礼仪按照正式联姻的流程来,发请柬、定酒席,用比较老派的方式公开设宴。

  闻老先生心里其实还有点别扭,那张老脸不太搁得下来,但是他的独生子就为了那么个人,离开家接近十年,这次还差点死了,再不把那个人弄进闻家,指不定儿子以后还会发疯。

  闻熙从来都很正常,唯独在那个人身上发过好几次疯,所以他这个大家长也只有认了。私下问过大女儿和孟楚之后,他还觉得有点对不住那个孩子,闻熙疯起来也够荒唐的,那孩子还愿意跟闻熙在一起,已经让所有人都很意外。

  他也有不善地揣测过对方的动机,闻家毕竟太过有钱。但是转念一想,如果闻熙非要娶个出身寒门的媳妇,也跟现在差不多。娶媳妇嘛,夫家当然是要帮着娘家一些,况且那孩子跟自家走得很远,以后肯定是向着闻家更多。

  闻熙跟他保证了一定会要孩子,这是他的心腹大患。得到儿子这个保证,他几乎立刻就点了头。

  世事不过如此,要有血脉亲情,也要公平交易。他能有一个以上的孙子来继承闻家,对于儿子的性向就可以网开一面,只要儿子能够家庭稳定,不四处乱来,也就能保持闻氏的稳定。

  反正闻家只能娶个男媳妇,找一个人品正直、野心不大,又管得住闻熙的,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至于颜面这种事说出去是有点丢人,免不了被人看闻家的笑话,但真的计较起来,颜面值几个钱?

  深思熟虑的闻老先生跟太太一起端坐主桌,带着慈祥的笑容等儿子和儿媳过来敬茶。他用眼角扫向周围成群的宾客,果然看到不少人窃笑私语,他心里唾了一口,笑吧笑吧,你们也就是偷偷摸摸笑话我,你们敢走过来对我说个‘不’字?一群小人,我呸!

  两个新人都穿着西式礼服,这让他不是很满意。

  他本来想安排中式的大红袍,被儿子当场否决。儿子的原话是,我不介意,但是他肯定不会穿的,大红全套?是不是还要来一套凤冠霞帔?他会立刻跟我翻脸好吗!

  于是他也只有跟着穿了西装,觉得热也不好脱掉,熬到现在,看到那两个人模狗样的家伙,总算在心里暗自骄傲了一把。

  真是一对帅小伙,身高差也很合适,一看就知道谁是夫谁是妻。闻老先生眉开眼笑,接过茶杯轻抿一口,掏出红包放进茶盘,眼神殷切地看向穆冬城。

  被闻老先生这么露骨地盯着,穆冬城忍不住抖了一下,闻熙赶紧小声提醒,快叫人,改口钱都给了。

  穆冬城脸红,但心里又很酸很酸,他已经多少年没叫过那个词了?

  爸、妈。

  真的叫出来,也就是一咬牙的事。再看到闻老先生和老太太那一脸高兴的表情,他心里的酸涩立刻变成了感动。

  但是他知道,这种亲密和关怀只因为他身边的这个男人。

  尾声 良辰吉日 2

  如果不是闻熙固执地追求一个形式,这两位老人跟他不会有任何关系。

  他知道闻熙的心思,闻熙也知道他的心病。他们一起做过很多次心理咨询,已经彻底地沟通过。

  我要你给我最大的安全感,我也同样要给你。光是国外注册不行,我要你正式进入闻家。这样我们生病的时候、遇上危险的时候,才可以为对方做主,而不是像个陌生人一样被排除在外。我要我的爸妈也成为你的,就算将来我不在了,你也可以代替我陪着他们。

  这种话真的太动人,他确实无力招架,被动地一一答应下来,但他心里仍然有个空洞的地方隐隐发痛。

  冬城,你一直很在意我注资的事,你觉得这样让我们的关系变得不单纯,对吗?

  他无法否认,他一直在意。他答应了江品培临终的遗言,接受闻熙的帮助重振品培床业,作为回报,他只能主动陪闻熙上床这让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婊子。

  他为此长期失眠,每周去看心理医生,即使跟闻熙遇险时心意相通,彼此都为对方挡抢。

  在医院里看着闻熙醒来,他决定放下一切跟对方重归于好,但他没有办法百分之百的心安理得。就算他爱着闻熙,闻熙也爱着他,他顶多是个爱上了恩客的贱婊子。

  他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面色平静,并没有哭。闻熙却深深地垂下头去,不敢再看向他的脸。

  你没有在其中获得想要的利益,是我们逼良为娼。冬城,你非要我把这件事说得这么直白只有这样,你才没有拒绝我的理由。我怕你一走了之,再也不愿意见我。我的卑鄙是真的,我爱你,也是真的。就像你爱我,这也是真的。如果是别的人注资,你会跟他上床来回报吗?因为是我你才这么做!冬城,你只是想找一个原谅我的借口,但过不了自己那关,所以用自我贬低的方法来接纳我。

  穆冬城第一次发现,闻熙也在为这件事痛苦,这场隐形的交易把他们的感情变得太过复杂。但这又怎样呢他们都已经做了决定,即使还有隐痛也绝不放开对方。

  他沉默了很久,微笑着伸手抬起闻熙的下巴,我已经答应的事不会反悔。就像你说的,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你和我都有缺点,所以才要相互容纳。如果我因为你有错的地方就放弃你,那我这么多年的感情又算什么?

  在闻熙终于忍不住掉下眼泪的时候,他又皱着眉补上一句,你也一样,不能太挑剔我比如念书不多,做生意很差、那方面技术不行

  闻熙赶紧点头,我保证,你在我眼里根本就没有缺点!

  这是闻熙发自内心的话,半分不假。

  在牵着对方的手跪到父母面前,得到父母正式认可的这一刻,闻熙快乐无比地看着穆冬城,满脑子都是肉麻的夸赞之词。

  跟着闻熙站起身来的穆冬城,被闻家几口人的眼神看得面红耳赤。

  以后他也是这家的人了还真要学着脸皮厚一点。管人家怎么看,自己爽到就好?

  嗯,就是这样。他所有的烦恼都因为脸皮还不够厚。

  他对自己重重地点了个头,也停直身板抬眼看向四周,学着闻老先生和闻熙的样子,在众人或羡或憎的窥视中泰然自若。

  (正文完 | 暗夜流光作品索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21-9-24 20:38 , Processed in 0.302144 second(s), 22 queries .

    重庆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

    © 2014-2016 重庆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